天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耽美】海中篱 > 分节阅读8
    运。”

    “戬儿,你错了。”玉鼎真人摇头,神色颇是肃整:“凡人以我们为天,可便是在这九重天上,也自有冥冥之意,是连如来佛祖也违逆不了的。”

    杨戬怔了一怔,不语了。半晌道:“或许师父说得对,我只知混沌之初有盘古女娲,却没想过……他们是从何而来。”

    “戬儿,你要借那宝鉴查看旧日景象原本无妨,可你需得知道——此镜不仅能映过去景象,也同时可预见将来。而将来之事实乃天机,先知了……未必是好事。”

    杨戬愣住了。先知天意,便会强求改变,而结果反倒无法掌握的道理,他并非不知。

    玉鼎真人凝神掐指,半晌皱了眉:“为师只能算出那人和你之间尚有三劫,度过了,便可安然相守。若度不过……”

    “怎样?……”杨戬的心跳了一下。

    “那人元神脆弱,若度不过那三劫,自会灰飞烟灭,永不得生。”

    杨戬沉默了,半晌抬头,神色凝重:“师父,你是说:若我此时强行找他,怕那个人,会受不住天谴?”

    “戬儿,既然尚有三劫要过,便是说你们自有相见之机,何必急在一时?”玉鼎真人心中叹气:关心则乱,这孩子,竟连这个都想不到了。

    微微松了口气,杨戬微笑起来:“徒儿明白了。师父,那宝鉴我不借了——让戬儿先陪你下完这局。”

    祭起云朵,杨戬踏上了回往天庭的路。海外一日,天上百天,而人间,却是百年。

    自己这一去整整五天,那谴云宫中,可是五百多天,一年有余了呢。

    抚了抚身边啸天犬的脊背,他心中砰然一动,脑海中一张美得不染尘世污秽的脸孔幽幽地浮了上来,——那个倔强的少年,已给了他足够的时间忘记过去,现在,也该习惯天宫的生活了吧?……唇边一抹悠然的笑意现了出来,杨戬忽然发现,自己很想再看见那双哀伤和热情交战的眼睛。

    2008-6-20 13:42 回复

    乜亍辰

    8位粉丝

    22楼

    (十二)

    目送海龟总管福伯慢腾腾的身影消失在云层中,篱转过了身。

    远远的看着谴云宫里通明的灯火,他的心忽然狂跳了起来。已经很久很久,夜晚的宫殿没有点过如此明亮灿烂的灯火了。

    什么人,能叫这黑暗了几百天的谴云宫的夜,重拾他和杨戬初来那晚的辉煌?……

    站在正殿的大堂上,篱有那么一刻停止了呼吸。

    杨戬。……高高坐在那正中的,是杨戬。依然是冷如刀削的面容,深沉淡漠的眼光,和在龙宫相见时并没有不同,却让篱的心忽然充满了满涨的柔情和酸楚。

    他回来了。……虽然始终相信他会回来,可经过了五百个日夜后,再见的喜悦和惊讶仍是不能承载。

    杨戬静静起了身,穿过群群侍卫宫女,来到了篱的面前。抬手轻轻捉住了那尖尖的下巴,看着那微微红肿的娇艳双唇,半晌不语。

    被动地,篱抬高了眼,望着他。

    “回来了?……”杨戬的面上没有什么表情,那握住篱下巴的手忽然加大了力,痛得那手中的人一阵微微一颤。

    “是。……你……也回来了。”篱有点失神,完全没有看见一边匍匐在地的玲珑张大了嘴,眼中盛满的担心。

    “很好,你总算记得回来。”杨戬冷冷一笑,口中吐出的话却似一把刀锋:“再不回来,我就要带兵去龙宫捉奸了。”

    篱没有说话,又或者是没法子理解这样的话。怔怔看着眼前那高他一头的男子,他忽然在那眼中发现了一种熟悉的东西,是那个晚上似曾相识的轻蔑。

    “听说这一年多,你似乎没照着我说的话去学着忘记,倒是把和旧情人幽会的地方换到了我谴云宫的床第间?”杨戬的话轻描淡写,却让一股寒意透进了篱的全身。

    不。……怎么可以总是这样?

    深吸了一口气,篱眼中热切的光芒隐尽了:“殿下,龙宫三太子是我的故人,更是篱的表亲——时常往来天宫看望,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挺直了脊梁,他面上是隐约的骄傲:“殿下如此出言,羞辱的不是 篱和敖丰,是殿下自己。”

    “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杨戬阴沉沉一笑,转头看向了一边的几个宫女:“把你们刚才招认的话再说一遍吧。”

    立在旁边瑟瑟发抖的几个宫女“扑通”跪了下来:“殿下……篱公子他和龙宫三太子差不多三两天一见,这一年多来从不间断,有时……三太子还在宫中篱公子房中过夜,……同榻而眠。”

    篱的脑中“嗡”了一声,忽然得,发觉自己的心在下沉。

    “她们有说谎吗?”耳边,那人轻轻问。

    “没有。……”篱木然道。

    “那敖丰不过几日没来,便忍不住寂寞了?篱——你还真是个热情的小东西。”杨戬淡淡道,转手指向了另一边阴暗的角落:“热情到连我这宫中的宫女,都被你的真心感动了。”

    惊讶地顺着他的手指看去,篱震惊无比:堂前一边的石阶上,浑身鞭痕的玲珑背上仍不停地渗着鲜血。

    看着他,玲珑微微啜泣起来:“篱公子,……你为什么要回来?”

    “玲珑姐姐?!……”篱扑上了前,手足无措地看着那娇弱的女子。回过头,他的眼中全是不信:“你做什么?”

    “这是她自找的。”杨戬冷笑:“既敢送我杨戬的人去和情人私会,怕也是心中把我当成了个笑话。”

    “殿下!奴婢绝不敢。……”玲珑一颤,匍匐下了身子:“只是奴婢见殿下久久不回,又觉得那三太子是真心对篱公子……”

    “住口!”杨戬忽然截道,脸上一片再压不住的怒:“把这个满口胡言的奴才给我拖下去!”

    “不要!”篱叫了一声,扑到了玲珑身前,护住了她。转头看着那高高在上,一年多不见的男子,忽然觉得竟是如此遥远的陌生。

    “殿下……”他低低叫:“你是天朝之神,是这宫中之主,要做什么,本无人能阻。所以——你更要处事公正。”

    “公正?”杨戬眼中一派轻蔑:“告诉我——你心中的公正。”

    “别为难她,你不过是不满意我。”篱淡淡道,心里无边的失望涌上来。“既然在殿下心中如此不堪,篱也没面目在留在此处。就此拜别吧……当日龙宫中解围之恩,日后有缘再还。”

    2008-6-20 13:42 回复

    乜亍辰

    8位粉丝

    23楼

    转了身,他欲行的修长身躯隐约透着骄傲和坚持。

    静静看着那便欲远去的傲然身影,杨戬心中忽然恼恨得不行:这个小小的龙鱼混血的精灵,凭了什么可以这样把自己看做一个大大的笑话?

    两道如枝闪电忽然凌空而起,交叉拦在了巍峨的大殿门口,阻挡了篱的去路。

    默然看着那穿越不过的闪电,篱回转了身。

    “当日在龙宫,可是你自己说自愿一去,生死不论的。”杨戬咬牙:“没有我的允许,你敢走?这谴云宫,就这样任人自来自往?!”

    “殿下,篱本不是真的侍童,更不是卖身为奴。”篱漠然道。

    “我若要你是,你就是了。”杨戬冷笑。

    愕然看着杨戬,篱不再掩饰失望:“欺凌弱小,倚势压人,难不成是天上海中,再难改变的规矩?”

    “你错了。那不是天宫的规矩,——是我的。”他咬了牙,劈手抓过篱的臂膀带向了怀中:“知不知道为什么你我身世相似,我可以劈山救母、逼天帝收回成命,而你却只能逆来顺受?”

    篱静静看着眼前那放大的傲然面孔:“为什么?……”

    “不是因为我是玉帝亲眷,是因为我自己足够强大。强大到神力无穷,变化无常;强大到撒豆成兵,神魔畏惧。”杨戬的声音低沉而傲岸。

    “殿下……你定的这规矩,和天庭那一套,并无二致。……”篱看着他的眼光没有畏缩,是浅浅的蔑视。

    对视着那目光,杨戬将那彻底将他激怒的人儿向着后殿拖去:“来,让我告诉你另外一些属于我的规矩!”

    ……一路被反剪着手,篱觉得自己的手臂快要被那天神的力量折断了。危险的预感让他在路过那琼池时,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将怀中装着那小青斑的瓶子远远扔进了水中。……

    直到被重重推在那陌生的大床上,他才从单纯的一片疼痛中微缓过来。

    四周景物奢华,不是自己的住处,应该是他的……寝宫了。

    “我记得我临走时告诫过你,叫你忘了你的旧情人!”蓬勃的怒气不知怎么,竟似是冲天的烈焰,灼烧着杨戬素来冷漠的心:“这里是我母亲曾住过的地方,就算再忍不住,你也该好歹把腿夹紧些!”

    蜷缩起身子,篱震惊地看着那怒气冲天、天神般英武的男子,这就是他一见难忘的人,这就是他日夜想念的人。……脑海中有些画面清晰地浮现,有关遥远如前世的海底,有关温柔在今生的等待,丝丝缕缕,不 绝于心。

    不行,这样不行,他怔怔地想。这是误会啊。可我为什么,要因为一时的骄傲放任这足以毁灭我的误会?

    ……

    困难地开了口,他直视着那冷酷的眼:“杨戬……听我解释。三太子常来天宫看我不假,有时过夜也不假。……可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表亲,玩闹嬉戏……是常有的事。”

    挣扎着,他一字字地道:“我从没和他有过任何肌肤之亲,从没有过。……”心中忽然被些热切的希望填满了,他幽深的的目光散着光华:“我……一直在等你。”

    信我,信我。……他听着自己热烈而固执的心跳,从不知道自己会如此渴望一个人信任的眼神

    2008-6-20 13:42 回复

    乜亍辰

    8位粉丝

    24楼

    (十三)

    “篱,你有一双极会骗人的无辜眼睛。”沉默了似乎有天荒地老的时间,杨戬冷冷的唇中吐住一句。

    欺身上前,眼光如刀般刺向了篱的领口下一片暗红的吻痕,慢慢举手,撕开了他微散的衣领。……雪白的胸前片片红肿的痕迹赫然在目,两点微微挺立的红樱绽放着诱惑的光泽,仍透着一场情事的痕迹。

    “若不是这些,我怕我会真信了你。……”强压了一晚的不甘和恼恨瞬间涌上,让杨戬失去了向来自傲的冷静。将那满嘴谎话却面不改色的人儿压倒在床上,他的手强硬地撕开了篱身上所有单薄的衣杉。

    “啊……”篱惊叫一声,忽然惊恐地看着自己身上的那些吻痕,手无助地遮了上去:“不……不是你想的那样!这是……是我两位表兄做的,不是敖丰!”

    “西海的太子们,还真是兄友弟恭。”杨戬怒极反笑:“篱——既然可以同时服侍三个,何不试试我?”

    打开了他的双腿,杨戬的眼中是篱从没见过的轻蔑:“保证我不会比你三位表兄来的差。”

    口中念动了定身咒,杨戬重重扯下了床边的一片罗帐,双手一分,紧紧缚住了那再动弹不得的修长双腿:“今晚,我不想再看见你那条讨厌的鱼尾巴。……”

    定身术解开的时候,篱被高高吊起的腿大大地分在了床柱两侧,……无法并拢它们,他的鱼尾将再不能变化出来了。

    “杨戬,请你……”篱的眼黑得象暗夜里微弱的星,闪着凄凉的光。

    “怎么?”身上的人慢慢压了下来,是他难以承受的重量。

    “……请你信我。”篱的唇轻颤,绝望地看着自己屈辱的姿势。

    “篱,你不配。”简单而冷酷的几个字,粉碎了篱最后的坚持和期望。

    撩开了下身的衣襟,杨戬胯下的御望,早已和他的怒气一样,一柱擎天。……

    埋首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