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耽美】海中篱 > 分节阅读17
    r   看着它,篱的语气转了些许的苦涩:“你恨我不争气么?连我自己都恨我不争气。……要说不甘,怎么会没有?……他是那样狠过,坏过啊。”

    怔怔望了望远处的杨戬,他笑得有些淡淡的凄凉:“可我没时间了,赌这最后几天的气,很有意思么?”

    最后几天?小青斑愣了愣,似乎不太明白他的话,忽然蹿上了水面。

    回首望了望一边山腰上遥遥地耐心注视着他们的杨戬,他道:“我支开他,只想和你说说话。……除了你和敖丰,这世上,我没朋友了。”

    微微打了个冷战,他的声音更低了:“今儿白天,我和敖丰他们……告过别啦。”

    ……“小青斑,我快要死了。……以后不能来看你,你记得自己好好修炼,早点能开口讲话,好不好?”

    他微微一笑,轻轻碰了碰小鱼柔软的背鳍:“不过你要是能说话,我也不敢对你说这些了。”

    惊慌地跳出了水面,小青斑忽然焦急地一口咬住了他的衣袖。

    看着那小青斑焦急的神色,篱不再说话了,只静静等着。

    果然不出一会,小鱼耐不住缺水,颓然地掉下了水。哗啦哗拉地急游着,惊怕不已。

    “我走了。”看着远处的高大身影,他的笑容安详而决然:“他在等我呢。……”

    转了身,他不再回头看那身后水中剧烈的跳动水花,一下,又一下。……

    望着臂弯中沉沉睡着的篱的侧脸,杨戬迎来了这几天来又一个不眠之夜的清晨。昨晚水中那情迷的一夜,应该把这一直隐忍着不肯大声呻吟的人,给累坏了吧。……在回来路上就已安静着沉睡过去的篱,终于给了杨戬第一次搂他安眠的契机。

    维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杨戬在晨光中显得朦胧的目光不曾稍离。以往每每被那幽深乌黑的眼眸吸引了去,这样长久而仔细的端详,反倒是他首次正视篱的美丽。

    “殿下?”有人在门外轻轻地唤。

    皱了皱眉,杨戬轻轻抽回了已被压得麻木的右臂,将篱的头安放在一侧的鸾凤青枕上,披了外衣出了门去。

    “玉帝座前木德星官正在大殿中等候,道是玉帝调真君殿下即刻上天,有要事相询。”直健将军低声道。

    “你就回说杨戬有要事在身,恕不听调。”淡淡转了身,杨戬并不多理。

    “殿下……”直健将军的语气有丝犹豫:“听木德星官说,是西海王亲自鸣冤,将殿下你告到了天庭。”

    什么?杨戬怔了怔——篱的舅父?昨日里敖丰明明走得很安心,今日又怎会横出这般事端?

    转身看向了半掩的房门,他微微一愣。床上的人睁着清澈的眼睛,正默默看着他。

    “要去……天宫么?”篱轻轻问。

    “是,我去去就回来。”杨戬心中不能抑制的一跳——昨晚之事,却不知这倔强的人会怎样?

    那已经清明起来的眸子忽然暗了,篱大大的眼睛变得幽深。

    “能不能……不要去?”

    “篱!……你怕我象上次一去,就是人间的一年半载,对不对?”杨戬低低道,眼中光芒闪动:“不会的,这青城山虽地处人间,可却是凡人不得进入的仙灵之地,时光和天庭海中,原是一样的。”

    这明显的挽留,是出于不舍?……紧紧握住了篱冰凉的手,他心中是满涨的喜悦和痛楚:“从今以后,我们每天都在一起,我保证再不会丢下你一个人!”

    2008-6-20 14:02 回复

    乜亍辰

    8位粉丝

    48楼

    静静看着他,篱没有再说话。慢慢低下了那再掩藏不住异样的眼,心里是茫然无助的苦。……这从来都不知情的人啊,怎么会知道他和自己,再没有以后了?

    ……站在祥云上,转身看着宫殿前默默看他离去的篱,杨戬忽然一阵模糊的不安。山风吹动了那单薄的身影上雪白的衣衫,似乎是要将那人吹得飘飘而去,再不回还一般。

    “回房中去吧!”他压抑下这古怪的不安,微笑了:“我很快回来。”

    “杨戬,……”篱看着他欲行的背影,轻轻地叫出了声:“再见。”

    ……

    立在灵霄殿中,杨戬的眉头深皱了起来:大殿之上,仙神林列,分立两旁。神色肃穆的西海王和一脸悲愤的三太子敖丰早已立在殿中,一见他到来,神情俱是一变。

    按捺下奇怪,他向殿上做势一揖:“参见玉帝。”

    “戬儿,西海王和你之间不知有何误会,以致告上天庭——调你上天,只为希望你和敖爱卿解开心结。”

    天帝和声道,心中却是烦恼:这个桀骜不驯的外甥,驳过自己的面子也不止一次两次了,如今又惹了西海王,叫自己可如何调停?

    “玉帝——本无误会,只是事实。”敖闰道:“多日前真君殿下来西海强要走小侄一事,微臣也不多言了——毕竟是我当日慑于真君殿下神威,没敢全力相阻。

    “本想着小侄虽愚钝寡言,却也顺从良善,便是再不善侍奉,也不至惹出多大事端。可前几日犬子敖丰偶去探望,竟得知真君殿下对小侄酷刑折磨在先,狎玩弓虽暴在后。……”

    顿了顿,西海王西海王苍老的嗓音沙哑了:“便是如此,微臣虽心痛,却仍未敢抱怨——可昨夜忽然有西海中一条小青斑冒死前来报信,道是小侄不知为何,竟已被殿下折磨至奄奄将死了。……”

    转向了杨戬,他的嘴唇颤抖了:“真君殿下,小王位轻言微,并不敢求殿下怎样,只想求你网开一面,放小侄一条性命,便是天大恩情。”

    杨戬愕然看着他:小青斑?昨晚它明明在湖中见过自己和篱的亲密无间,又怎会做那离奇之事?

    “西海王言重了。”他皱眉道:“那小青斑绝不会这般胡言乱语。”

    “杨戬!”敖丰再按不住心中愤慨,大叫了出来:“你敢说你没对篱做过那些事?!”

    沉默着,杨戬终于点了点头:“不错。你父王说的前面半段,确有此事——我杨戬做过的,不会不认。”

    傲然扫了殿中众仙神一眼,他沉声道:“可那已经是错,我又怎会再行迫害之事,以至错上加错?”

    “杨戬,你会知错?”敖丰冷笑了:“我再也不要信你这无耻狠毒的小人!小青斑拼了一生修行,提前幻化成人,只为前来求我们救篱一命——它说得清清楚楚,是篱亲口告诉它,他就快死了!”

    猛然一震,杨戬不能置信:“提前幻出人形?……那它岂不是要油尽灯枯?”

    “是!”敖丰怒叫,眼睛红了:“所以它不会拿自己的性命来诬陷你!”

    心中一阵茫然,杨戬怔怔不语。篱说……他快死了?!不,……不可能!昨晚他还在自己的怀中那样鲜活地喘息,今晨他还那样依依不舍地和自己道过别离!

    慢慢抬起了眼,他握住了拳:“篱他好好的,不会有事,我也绝不准他有事!”

    “那你放他回西海,让我们照顾他!”敖丰急道。

    冷冷看着他,杨戬心中一阵刺痛:他还不知道,篱已经不能再回西海了么?

    “不行——从今以后,照顾他的人,只能是我杨戬。”他冷然道。

    “玉帝!”西海王急急叫出了声,神情一片哀苦:“小王之侄从小身份低微,无父无母。胞妹临走前曾求恳小王代为抚养,如今若真害他年纪青青便被人戕害至死,叫小王如何心安?……求玉帝为微臣做主!”

    2008-6-20 14:02 回复

    乜亍辰

    8位粉丝

    49楼

    26——30

    “戬儿,既然西海王如此说了——便将他子侄送回吧。”天帝点了点头:“若真如你自己所认那般,也是你的不是。”

    默然片刻,杨戬淡淡摇头:“玉帝,不是我抗命,实在是那个人——我不能送回。其中原由,我自会于私下和西海王说明。”

    转身向殿上施了一礼:“如果再没其他的事,恳请玉帝准许杨戬先行退下,回人间去了。”

    “戬儿!——”高高在上的天帝神色有点微恼了:今日若不给西海王一个交代,叫这满殿仙佛看着,纵不道是自己偏袒亲眷,难道不暗笑自己天威不存?

    “除了西海王这桩,听说近来你在人间,另有所做所为颇招天怒人怨啊。”天帝冷冷道,看向了一边垂首而立的川蜀土地。

    “是。……小臣正欲禀告。”土地爷心里一慌:原本想瞒报此事,没想天帝早已知晓了。“真君殿下他前些天曾在一日内乱更四季,更招来三天暴雨,以致川中洪z泛滥,生灵涂炭。……这个,已惹得人间民心 惶惶了。”

    “玉帝……”战战兢兢的东海王也踯躅着上了前:“那场大雨是微臣所布,可实是受了真君殿下胁迫,不敢不从。……”

    “杨戬,这事你可有辩解?”天帝道,已是改了称呼。

    2008-6-20 14:03 回复

    乜亍辰

    8位粉丝

    50楼

    漠然看了土地爷一眼,杨戬心中冷笑:若不是自己保佑了这川中数千年,这位表面上仙风道骨的土地爷,还不知在哪里逍遥自在,甚至荒唐不堪!

    “那四季是我所改,暴雨也是我引的。”杨戬淡淡道:“杨戬从不曾位列仙班,川中一带原也不是我管辖之地。如今的确是我为了一己之私,殃及了民间生灵,并无辩解。”

    恼怒地看着他,天帝道:“杨戬,既无辩解,便去灵鹫山下的明镜台面壁三年吧!至于西海王的子侄—— ”他冷冷抬首:“你就不用再强留,便在你上天之时,已有天将奉命下凡,将他带回送还西海了。”

    “什么?!”杨戬勃然变色:“恕杨戬无礼,这三年面壁待我有空再领吧!”转身大步,已是飞身向殿外冲去。

    灵霄殿上,众仙神色默然,心中却都暗暗吸了口气:犯下这数条滔天大罪,只不过罚去面壁,已是大大的网来一面了。可饶是如此,这强驳天威,野性难驯的相似一幕,如今儿,在几千年后又重演了。……

    高坐在金銮殿上的天帝,压抑不住的恼怒神色渐渐平复了:“太白星君,麻烦你去一躺西天如来处,请他再出面一次吧。”……

    三檐四簇的南天门外,声动惊天。团团天将围在正中的,是未披战甲、一身轻装的杨戬。

    2008-6-20 14:04 回复

    乜亍辰

    8位粉丝

    51楼

    “杨戬,同殿为臣,何必非逼我等刀枪相见?”威武的托塔天王李靖左边,是他相貌清秀的的长子和次子金咤木吒。而右侧,竟是他的师叔赤松子、广成子二人。

    “走开!”素来语言冷静的显圣真君眼中现了凶狠:“今日无论是谁挡我,我杨戬一样的杀神弑佛!”

    “戬儿!师叔在此,你也不听一句劝么?”赤松子皱了眉:“玉帝罚你,说来也是……”

    “师叔,戬儿实在是没时间耽搁,恕日后再赔礼吧!”杨戬冷冷截道。

    托塔天王心中一窒:从没见过这天界的第一神将如此暴怒啊,这场仗,竟是不能不打了。可想那五百年前的妖猴尚搅得天宫大乱,如今这降了那猴子的杨二郎真发了威,又该是怎样光景?

    “那就只有得罪了!”他点点头,手中宝塔忽然旋风般飞起,和着四周几件猛然暴长的神器一起,祭向了被围在正中的杨戬和他身边的啸天神犬。

    ……

    2008-6-20 14:04 回复

    乜亍辰

    8位粉丝

    52楼

    静静座在青城山下的清幽湖边,篱仰头痴痴望着天。那个人,会如很久以前悄悄梦想的那样,脚踏五彩祥云,身披战袍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