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耽美】海中篱 > 分节阅读18
    日落前回来,看着他死去吗?

    他曾那样的坏过啊,要是临死前想看一看他痛苦的样子,会不会有点过分?想得他一生一世的懊悔,会不会有点贪心?……他悠悠地想,嘴角的笑有丝苦涩。

    太阳已在半空,刺眼的光线从茂盛的林木间直射下来,灼热,同时冰冷。

    2008-6-20 14:05 回复

    乜亍辰

    8位粉丝

    53楼

    “篱表弟?……”轻轻的呼唤在身后忽然响起,却象一声惊雷,在这晴空骤然炸起。

    僵直地挺起了脊梁,篱慢慢回过了头。……刺目的正午骄阳下,敖烈和敖炎两道熟悉的身影幽灵般从树后冒了出来。

    “我们来接你回龙宫。”嘻嘻笑着,二太子敖炎一步踏上了前,抓住了他的手臂。“早知道这般兜兜转转还得绕回来,还不如当初就留在宫里专心侍侯我和大哥,对不对?”

    满涨着酸楚的心转瞬间浸沉在了冰水中,篱的呼吸急促了,脚向后移了移:“你们怎么……会来?”

    皱了眉头,大太子敖烈的眼光有点阴沉:“篱,看来你果然过的不好,比上次在龙宫见时,又瘦了几分。”阴沉沉将脸凑了近,面上两道微微泛着淡红的伤疤逼近了篱:“上次回龙宫探望三弟时给我留的这纪念,我特意没用灵芝草消了去——知道为什么?因为我知道,总有一天你会老老实实趴在床上,帮我敷药, 求我饶你的冒犯。”

    静静看着他,篱不动声色地继续向后面移动了些许。——身后,湖泊中微咸的味道飘在咫尺间,随着清风散发着诱惑的气息。

    “杨戬就快回来了,他不会让你们带我走。”他开了口,没有什么表情。

    “父王和三弟因为你的事把他告到了天庭,就算他回来,也得把你交还给龙宫。”二太子敖炎笑了,举手抚摩上了他尖尖的下巴,啧啧道:“听那条小青斑说:杨戬的手段可比我和大哥厉害得多,快把你的小命 给折腾完了,倒也可怜。”

    “小青斑?”篱惊疑地看着他。

    “对啊,那条小傻鱼对你倒忠心得很,拼了命前来西海替你求救,现在已经死了。”敖炎笑道。

    死了?!……心里忽然痛得象是被什么撕了开,篱踉跄着,抓住了胸口的衣物,手指颤抖了。……

    一直脸色暗沉的大太子敖烈皱了眉:“怎么了?”一把抓过了他来,心中一片狐疑:那小青斑说他快死了,该不会是真的有什么不妥吧?

    扭头想躲避那轻辱的手,奋力挣扎,胸口却空荡荡地几乎全无力气。那根曾一样地刺伤过敖烈和杨戬的骨刺早不在身边了,如今,也再变不出那骄傲的鱼尾。

    慢慢停了那毫无作用的反抗,篱明白了一件事:这死前最后的时光,竟怕是不能安静度过了。……

    天空中忽然一大片云彩翻滚而来,随着风声响动,转眼飘到近前,一群天兵天将在一员盔甲鲜明的天将带领下,施然而降。

    “原来是西海的两位太子,这可正巧了。”巨灵神见了个礼,呵呵笑将起来。

    敖烈敖炎对视一眼,连忙也还了礼道:“不知神君前来有何事?”

    “末将是奉天帝之命,前来解救这位篱公子回西海的。”巨灵神看了看敖炎臂膀中扶着的那少年,心里暗暗一动:果然是副祸害的容貌呢!……

    按下心中遐想,巨灵神神色一整:“正好逢上两位太子在此,就劳烦两位太子护送回去罢。”

    心中一动,仿佛看见了唯一的希望,篱拼尽了全身的力气挣扎起来:“我不跟他们走,带我去天庭!……”

    他身侧的敖烈脸色一变,扶住他腰间的手上暗暗加劲,直痛得他一窒,低低喝了一句:“住口!”

    随即赔笑道:“神君见笑了,我们这小表弟想是被那杨戬摧残地心智有些糊涂,竟是不认得自家亲戚了。——放心交给我们就好。”

    巨灵神点了点头,强定了心神,不再看那绝色少年眼中急切的求恳:“既如此,我就不多跑一躺了。”

    ……茫然望着渐渐远去的天兵天将,篱不再言语了。

    脚步若有若无地滑向了湖边,他瞥向了那致命的深水。

    “干什么?想逃到水里?”禁锢住他腰肢的硬板大手忽然收紧了,阻住了他正想纵身一跃的最后念想。

    “……篱,就算你比我和敖炎游得稍快一点,你以为在这弹丸之大的小湖里,能逃得过我俩的追捕?!”

    敖烈恨恨地将他的脸强扭了过来。

    篱怔怔看着他,黑黝黝的眼睛幽深得惊人,方才看向巨灵神那最后的热切消失了。

    2008-6-20 14:05 回复

    乜亍辰

    8位粉丝

    54楼

    (二十七)

    敖烈盯着他,忽然一阵窒息:这眼睛,从小时候起,就是那样牵着自己的心!可无论他再怎么挑衅撩拨甚至折磨,这美丽的眼睛中从来就只有看着敖丰那小子时,才会微笑和温暖起来!……

    “篱……好好跟我回龙宫做我的人,我保证,再不打骂你了。好不好?”他的声音忽然局促而颤抖了:“以前我脾气太暴躁,可自从你走了以后,我经常想你想得发狂。……”

    “大哥?!”二太子敖炎惊异地叫了一声:“你对这小贱人说这些做什么?带回了龙宫,你怕他会不任由我俩摆布?”

    “住口!”敖烈阴沉地喝了一声,转眼看向了篱,在他耳边轻道:“你要是不喜欢被人欺辱,我保证就是二弟他,从今后也别想沾你的身。”

    敖炎冷笑了一声:大哥今天竟失心疯了,竟想撇下自己一人独占这美味的小鱼!心中虽是暗怒,面上却是不显,只是暗暗盘算。

    静静望了敖烈半晌,又转眼看向了敖炎,篱清澈的眼神有丝古怪的沉思。半晌忽然微微一笑,竟是他俩少见的温柔:“大表兄、二表兄,其实……我对你俩一样的想念。”

    呆了呆,那两个人都没有反应。

    “真的啊。……”篱轻叹了一声,神色幽幽的:“这次被那杨戬带走,就如你们所知,其实……过的都是生不如死的日子。回想起来,其实以前你们在龙宫对我,已算是极好的了。”

    抬起了头,他咬住了唇,语声有点不稳:“而且不瞒你们说……自从被那人强迫着行了情事后,我方知道以前自己坚拒的,其实是大有趣味。……”

    眼前那两个人听着他忽然羞涩而艰难起来的表达,呼吸忽然都有点粗重了。

    “篱?……”敖烈喃喃道,忽然心中一阵火烧火燎。

    “开了苞,就食髓知味了。……”二太子敖炎低低地冷笑,心中也似有什么抓挠起来。

    屈辱地闭上了眼,篱不敢再让自己的眼睛对着那两张欲火焚烧的面孔,语声却继续着:“可杨戬那人性情粗暴,又不识闺中情趣。……有时我便常想,要是……要是换成是两位表兄,说不定会温柔地多。”

    湖泊边的树林静了,只听得见两道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和树梢忽然骤起的凄厉蝉鸣。

    “篱!……你想我?”敖烈忽然猛地一个拉扯,将那低低垂首的人压倒在了湖边的草地上,眼中一片痴迷:“是真的?”

    冷冷笑了一声,敖炎在一边道:“他明明说的是想我俩,大哥就不用自做多情了。”

    胸口剧烈起伏了几下,篱强忍住了呕吐的御望,脸上的笑更是柔美:“大表兄,是真的。……可二表兄他对我一样好,我不能伤他的心啊。”

    阴沉地看了看一边死死盯住自己举动的敖炎,敖烈道:“你到底想怎样,篱?”

    “大哥,既然这样,我就尊重兄长先来好了。”敖炎忽然奸笑起来:“呆会儿我再回转时,大哥记得让我留下疼表弟就是。”

    “不,不行!……”篱脸上似乎是紧张的羞涩:“那杨戬说不定就快回来了,他虽然只当我是个玩物,却……怕也是看不得我们在这里行这种事。……”

    “篱……我忍不了啦,现在就给我。”敖烈的眼中有了血红的红丝,手已是侵入了篱那忽然颤抖起来的下身:“那杨戬好几桩大罪在身,哪里那么容易脱身?……”

    “不,不要在这里!”篱深深吸着气:纵然一切都没有他做主和反抗的权利,但是决不能昏过去啊,在这最后的赌博里。

    “大表兄,带我回西海,好不好?……”他听任那让人反胃的动作继续游走,语声颤抖的几欲断开:“……我们都是龙族,在水里……才会体会得到真正的……鱼水之欢,对不对?……”

    “好!”敖烈狂喜着起了身,抱起了他轻得象羽毛的身体:“我们到湖里去!”

    “不……大表兄,带我回西海。”篱看着他,眼中的求恳浓得让一向暴戾的敖烈有丝走神:“你方才刚说要对我好,算我第一次求你……你都不肯应承?”

    搏着这最后的赌局,他的眼象那平静中蕴藏波涛的深沉海洋:“我想念西海了。……”

    ……

    “孙悟空!你到底上不上去?”敖丰愤怒地吼了起来。

    2008-6-20 14:05 回复

    乜亍辰

    8位粉丝

    55楼

    苦恼地挠了挠已经被他抓得一团糟乱的金发,孙悟空望了望南天门。

    罡气隐约的战圈里,那一身玄衣的高大天神手中的三尖两刃刀,已不知砍翻了多少天兵天将,破解了多少法器神物,陷在了苦战里。

    原先只是笑而观战的的赤脚大仙和翊圣真君早已祭起了手中法器,陆续加入了群战。而荡魔天尊诸仙,也正神情肃整地候在了一旁。

    孙悟空手中的金箍棒举了又放,叫了起来:“和这帮混人一起围攻那三只眼,我干不来!”

    “好!你现在跟我讲英雄好汉!”敖丰低低地咬牙切齿:“昨晚儿在床上……”

    慌忙惊跳起来,斗战神佛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小蛇儿!……”

    死命挣开了他的手,敖丰一脚狂踢向了他:“那三只眼前日说的好好的,等我们一走就露了本性了——他这般卑鄙行径,也用得着同情他?”

    看着他动了真怒的模样,孙悟空张着嘴,没声音了。

    半晌呐呐道:“可我总觉得那三只眼不象个明里一套背后一套的,说不定……有什么解不开的绕?”

    “我不管,要是降不了杨戬这混蛋,以后永远是祸端!”敖丰冷笑:“你是个大大的英雄,是做不了围攻这种卑鄙之事的,我现在去人间救篱,你少跟来!”

    摇身一晃,已现了龙身原形,一道清风呼啸,便向天门下疾翔而去。

    冷眼一扫,杨戬已瞧见了他的举动。忽然手臂倏忽暴长,竟已长了数丈,在漫天光影中疾闪而出,从背后追上了那正往人间飞去的白龙,抓住了他的后颈:“回来!”

    “放开!”一声暴喝,一直袖手观战的孙悟空大怒了,手中金箍棒狂扫而到:“你敢伤他试试?!”

    金光如电,不由人小觑。咬牙松了手,杨戬另一只手中的神刀架住了数件兵刃,脸色阴沉了:“敖丰,你又知道什么?!”

    揉了揉被他抓得生疼的脖颈,敖丰恨声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我再不带篱回西海,他就被你折磨死定了!”

    回西海?……杨戬心中一绞,终于忍不住脱口道:“他若回西海,才真的死定了。”

    手中三尖两刃刀一摆,咬牙划断了头顶呼呼盘旋的几道捆仙索,他心中一阵痛楚,低低道:“他的龙珠如今给了我,……再不能下水了。”

    “什么?!”惊呼了一声,敖丰象是听见了什么再可怕不过的事,忽然呆立在了当场。

    皱眉看了看呆立不动的两人一眼,孙悟空烦躁地将手中的金箍棒挡向了杨戬身后的来袭:“等他俩说完话再打成不成?——到时候我也帮你们揍这三只眼!”

    象是很久才反应过来,敖丰忽然狂冲过来,势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