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耽美】海中篱 > 分节阅读19
    疯虎:“你这禽兽!……你怕以后再落水淹死,就用这种手段抢占了篱的龙珠?!……”

    一脚踢了过来,正中了杨戬的胸口。仿是不解恨,他拳打脚踢地一刻不歇,招招上身,毫不留情。

    ……杨戬冷冷站着,没有动。

    “敖丰,我练的九天玄功刀枪不入,何况是你的拳脚?”等那敖丰打得渐渐力尽气虚,他方淡淡道。

    呆了呆,敖丰喘息着停了手:“杨戬,你不是人,因为你没有一点人心。……”

    静静不动,杨戬没有回应。

    “你真的不会有一点点愧疚?”怔怔看着他,敖丰的眼睛充满了血丝:“他在天宫等过你,在海中救过你啊!就算你再厌恶、再瞧不上他,可你……怎么可以再去抢他的龙珠?”

    “……我没有抢。”杨戬的眼中终于有了一抹掩饰不住的痛楚:“是他在西海海底,自己把龙珠喂给了我。……”

    “你胡说!”敖丰怒吼起来:“失去龙珠他就会死!……你那么折腾他,他会不要自己的命来救你?”

    冷冷看着他,杨戬半晌没有表情。

    “你才胡说。”他忽然冷笑,声音大得出奇,象是为掩盖心中某种忽然涌上的恐惧:“我早派人问过,龙族中人失了龙珠只是不能游水,怎么会有生命之忧?!”

    “那是我们龙族!篱他只是半龙半鱼,元神当然比我们龙族要脆弱!被你剥了鳞,一个月就能长好,可失了龙珠……他只能活三十天!”敖丰大声叫,心里痛得难受。

    忽然心中一窒,他转头看向了一边的孙悟空,喃喃道:“三十天?……从那天算起,今天是第几天?”

    2008-6-20 14:05 回复

    乜亍辰

    8位粉丝

    56楼

    (二十八)

    第十二天,今天是第十二天。……杨戬心中忽然从没有过的清醒,和迷乱。

    从西海上来,自己在昏睡的他身边守了三天;接下来的四天,他带他看遍了人间四季;再后面三天,他为他造了装满海水的湖泊;昨晚……他和他在湖中无尽缠绵。

    而今晨开始,是他和他在一起的第十二天。

    还有十八天,那个在山风中微笑着和他说再见的人,就要死了?象师父所说的那样,灰飞烟灭,永不得生?……

    矗立在风势凛冽的南天门,那一向威武傲岸,仿佛没有什么击得倒的天神,忽然微微踉跄了一下。不为人觉察地,手捂向了忽然痛得有如裂开的心口。……

    一道银光劈面来袭,是敖丰亮出了平素少用的兵器双蛟银勾,骤然刺向了他的前胸:“我杀了你!”

    不躲不闪,杨戬漠然看着那银钩刺近了他胸口,似是一时没了反应。旁边的黑色大犬忽然疾如闪电般露出尖利的牙齿,一口叼了上来。

    慢慢出手,杨戬攥住了那被啸天犬咬住的钩尖:“干什么?……”

    “我挖出你的龙珠来救篱!”敖丰恶狠狠地道:“那原本就是他的东西!”

    静静握住他的兵器,杨戬很久不动。半晌才忽然傲然一笑:“就凭你,也伤得了我的金钢不坏之身?!”

    冷冷抬手,狂风起处,将敖丰荡向了几丈外。一声脆响,那银钩被他强夺在手,“铮”地断成了几截。

    “只要我杨戬,才伤得了我自己。”……他淡淡道,握紧了手中的三尖两刃神刀。

    转身看着四周神情各异的神仙诸佛,他冷冷一笑:“回去吧,呆会儿玉帝绝不会怪你们无能。”

    再回首时,他直直看向了一个人:“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我想求你一事。”

    将飞出去的敖丰牢牢接在怀里的孙悟空眼中冒了火:“你少来!我不杀你给那条可怜的小鱼报仇就不错了,还答应你个屁!”

    “你一定会答应。”杨戬淡淡道,深邃难测的眸子盯紧了他:“这里漫天神佛,我也就只瞧得上你这只猴子。”

    不等孙悟空答话,他已接道:“我想求你的是,拿着那龙珠赶去人间,无论篱怎么不愿,你都要强迫他吞下。”

    愣愣地看着他,敖丰张大了嘴:“你,你不是龙族,怎么能自由吞吐龙珠?”

    “对,我吐不出了。可我挖得出。……”杨戬轻轻指向了胸口。

    “你身上可有一半是血肉之躯。挖开了心口,没什么灵丹仙药救得了你。”孙悟空的眼中精光一闪。

    “我知道。”他冷漠的眸子里似乎有火焰在微微闪动:“可我以前对自己说过,以后无论篱有什么劫难,——都有我来挡。”

    孙悟空心里微微一震,隐约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一向嬉笑怒骂的脸上现了难得一见的肃穆:“……放心,我不会辜负你的托付。”

    心中一松,杨戬静静看着他:没想到这生平唯一看得起的对头,才是惺惺相惜之人。

    “敖丰,……帮我转告篱。”他忽然想起了一句埋在心中很久的话:“以前他问过我:有没有喜欢过什么人?我回答说没有。其实是有的——从海底昏迷时遇见一个人的那刻起。”

    不再看敖丰的震惊和孙悟空的默然,杨戬转眼望向了遥远的人间。

    一片青翠的青城山中,他的目光穿不透重重宫殿,层层云雾,找不到那个身影。

    篱啊篱,纵然你从没想过要惩罚我,可我一直不信不服的天意已经在罚我了。……你刺伤了我能观千里的天目,要我再看不见你最后一眼,就是这一刻最最温柔刻骨的惩罚。

    那把一万三千斤的刀锋划开了杨戬胸膛的时候,被一团罡气阻在他身外的啸天犬忽然瞪大了血红的眼睛,疯狂地鸣吠起来。……泉水般汹涌的鲜血疾喷出来,激射向了晴空万里的蔚蓝天空。

    那一刻,空中忽然下起了漫天的的瓢泼红雨。

    ……

    站在西海上空的雪白云丛中,篱转头看着身后的敖烈敖炎,一直平静的脸上现出了些不一样的神情。

    收去了他们从小就见惯的熟悉忍让,他微微笑了起来:“大表兄,多谢你带我回西海。”

    望着那忽然隐约傲然起来的漆黑眼睛,敖烈不知怎的,忽然心中一怔。“篱,……我们下去吧?回龙宫后,我叫父王给你换个好的住处,再派几个宫女侍侯你。”他道。

    不再看那两个人狐疑的目光,他静静地望向了脚下的西海,眼中和心里,是忽然涌起的热切和酸楚。

    平静的西海象他记忆中一样美丽,在清冷的夕阳下波光如练,粼粼耀金。

    极目眼眺处,有孤帆远影点缀在海天相接的一线,那该是属于人间的东西。

    人间。……那个人生长着、佑护着的人间。

    大海。……自己生长着、梦魂萦绕着的大海。

    默然抬头,他看向了天空。天际泛白,红红的夕阳徘徊在地平线上,开始散着冷冷的光,似乎快要下沉了。……

    没有可以远望千里的眼力,他能看到的,只是碧蓝天空里惊滔堆雪的云,和夕阳边灿烂的霞光万里。

    而那个人,应该就在这云层之上,和自己隔了这九重的天,隔了这一生的情。

    如果可以,原来宁愿最后看一眼初见时他的微笑,也不愿看他一生的懊悔和伤悲啊。可此刻,却再没了选择的余地。

    ……就象很久以前的那个月夜一样,晴朗的天忽然风云变色,毫无预兆地,天空忽然下起了倾盆的雨。

    讶然惊望着四周暗红色雨点倾洒在了西海中,篱抚上了自己被雨点打湿的脸。淡淡的血腥气从指间传来,散发着令人心惊不安的气息。这一刻,他并不知道,这指尖奇怪的鲜血来自于爱人悔恨的胸膛。

    ……纵然这天也发了疯,这海也有了灵,和自己——终究也无关系。

    淡淡一笑,他纵起了身,向着脚下忽然波涛怒卷的大海跳了下去。

    西海,我回来了。……

    深沉黑暗的大海消退了温暖似母的情怀,在他的四周铸起了坚实的牢笼,致命的旋涡。主动地张开了口,向那冰冷海底沉下时,他静静地吞咽着那肆虐无情的海水。

    “沧海月明兮鲛人泪,魂梦相从兮永相随。……”曾经的低语回荡在耳边和心里,是什么火热的东西,顺着冰冷起来的眼角和脸颊,不溶于海水,滑落在慢慢下沉的身际?……

    2008-6-20 14:05 回复

    乜亍辰

    8位粉丝

    57楼

    (二十九)

    南天门前,鲜红的血喷溅于四处,纵有忽然从天而降的瓢泼大雨,洗不去那鲜明惊心的痕迹。

    看着那庞然倒下了多时的巍峨身躯,围在四处的托塔天王诸人,皆默然无语。这行事往往出人意表的显圣真君,如今这番举动,倒当真震惊天界了。

    远处西天,忽然传来玄歌妙乐,隐约奏响;佛号声声,咏哦无量神章。

    金光氤氲中,有宝莲开放,真香暗弥。

    众位仙佛看着西方渐近的宝光,神色一时肃整,这佛光普照,竟然是如来亲临?……

    ……不知多久,轻轻一动,杨戬慢慢睁开了深邃的眼睛。

    眼光迎上那眼前如来的庄严宝象,他似乎想撑着坐起。

    身形方动,胸口一股裂痛传上了心,体味着那巨痛,他看向了胸前。那道鲜红伤口被道金光灿烂的佛印封住了,再没有倒下前如箭的血泉喷洒而出,他心中一阵恍然:自己……没有死?

    “真君殿下,是如来佛祖亲自施法,妙手救你一命。”如来身边迦叶尊者呵呵一笑。

    “如来再生之恩,杨戬永不或忘。”低首轻拜,想起什么,他眼中的恍惚忽然变成了清冽。

    “篱在哪里?……”顾不上再多言谢,他的眼光望向了身边诸人:神色黯然的孙悟空、敖丰和西海王,脸色惊惶的两位龙宫太子,旁边甚至有神情哀戚的小宫女玲珑。

    可就是不见那个人啊,他心中,是渐渐巨大的恐惧。

    没有人说话。沉默不语的敖丰忽然发出声带着哭音的厉叫,拔足狂奔而去。

    “殿下……篱公子他死了。”不知何时赶来的小宫女玲珑再忍不住这低沉气氛,眼中泪水簌簌而落:这事,又怎么瞒得过?

    “他跳进了西海。……没有龙珠在身,他是淹死的。”她低低道,想起了那一次送那个少年回西海看敖丰时,那在海水中遨游的自在身姿,和那回头一笑时惊人的美丽。

    “……胡说,你胡说。”杨戬慢慢的坚决摇头,似是根本不欲再听她的言语。直直向孙悟空殷切望去:“——你答应了我会把龙珠送给篱的,你把他藏到了哪里?!”

    慢慢摊开了手,那颗犹自沾染着淋漓鲜血的龙珠在孙悟空手中散发着凄清刺目的晕彩。

    “杨戬,我赶到青城山的时候,这两个人已将篱接走了。我再赶去西海,就只见他俩在海面上。……”孙悟空咬紧了牙:“我抓了他们拷问,他们却说是那小鱼自己跳下了海去。……”

    “然后呢?然后?……”杨戬喃喃道。

    “看着他溺水,他们却只以为他使计。很快篱的身子就下了沉,竟在他们眼前消失了。他们才觉得不对,可已经再找不到他的踪迹。”

    怔怔听着,杨戬茫然地半晌不语。

    忽然,胸口处那长长的狰狞伤口毫无征兆地迸裂开来,被封住的血泉在佛印下突突乱冲,似是要冲破那阻碍,再度欢流而出。

    伴着声野兽般的低低嘶鸣,那虚弱的身躯晃了晃,靠在了身边那一人高的神犬背上。……

    天宫一向安静,可这一刻仙音缭绕中,却别有种少有的死寂。

    一道金光闪过,如来轻举佛手,再度封紧了他胸前那伤口。

    不知多久,杨戬慢慢抬起了头,血红的眼睛望向了四周。众仙迎着那绝望而疯狂的眼光,忽然均是心中一凛,敖烈敖炎更是忽然打了个冷站。……

    “他死了,为什么我和你们却好好的站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