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耽美】海中篱 > 分节阅读22
    高大的天神之躯。脑海中那些深深埋藏的前尘往事,如浮光掠影般,闪动着温柔刻骨的记忆之光,一一重回了这今生的躯体。

    ——关于这深沉的故乡西海,关于曾经为之心碎神伤的爱情,也关于那不堪的前世和懵懂的今生。

    “篱?……”杨戬深深注视着他的沉默和恍惚,心中分不出是狂喜还是伤悲:该是想起所有的事了吧?包括伤害与痛苦的记忆。

    目光转向了身边的大海,篱依然静默。眼光捕捉到礁石边那跳欢畅地急游着的青斑,却大大地震动了:“小青斑?是你吗?”急切无比地扑到了礁岩边,他的眼中一片光华灿烂。

    狂喜地点着头,那条大青斑傻笑着张大了嘴:篱啊,是那个记得它,认得出它的篱回来了!

    心中一动,篱痛惜地轻抚上了它光滑的背,想起了方才差点勒死它的那一幕。

    “它没死。”一边,杨戬静静地看这他们道:“它油尽灯枯之时,尚不曾修炼成精。所以我闯去阎罗殿找你的踪迹时,正好看到它的魂魄,就逼着阎罗王放了它重回轮还。”

    转了头,篱的眼睛里眸光闪动,和天上的星辰掩映生辉:“谢谢你。”

    起身深深吸了一口气,他漆黑幽深的眼睛里看不出情绪,看向了那条大青斑,喃喃低语:“我想念敖丰他们了,和我一起去龙宫看他,好不好?”

    淬不及防地,他纵身一跃,跳进了脚下深邃的西海。矫健如昔,轻灵似鱼。

    是的……似鱼。修长健美的双腿碰到那久违海水的那刻,一条金光闪闪,鳞片密盖的鱼尾骄傲地幻化出来,忽然地,便刺痛了礁石上那僵直挺立的男人的双眼。

    “篱!……”看着那转眼间已游出几丈开外的健美身姿,忽然的恐惧袭上了他的心,杨戬忽然大喊了出来。这样的篱,是要准备一走了之,骄傲地回到他熟悉的大海,再不回头了么?!

    那身体略略停了停,篱在满眼雪白的波涛里慢慢回过了头,一缕笑意似有似无地浮现在他唇边:“杨戬,下海吧!”

    悠然拍打着身下的细碎浪花,他的笑容温柔而骄傲,有如那场遥远的初见:“追得上我,我们就永远在一起……”

    2008-6-20 14:07 回复

    乜亍辰

    8位粉丝

    64楼

    番外 神仙的住处

    惊天的巨浪在深蓝色无垠的海水中忽然拔地而起,“砰”的一声撞击在一起,形成一个急流的漩涡,雪白的浪花飞散开来,直震得西海龙宫隐约摇晃。

    “滚!”隔着水墙,一个身形玉立的少年举着手臂,死死顶着面前的水壁,冲着对面不得而入的人狠狠地啐了一口。

    “喂!我都说了要打要杀随你了……”抓耳挠腮地退了后,孙悟空脸涨得通红,“你这小蛇儿怎么这么难说话?”

    ==============================================================================================================================

    见他退了后,敖丰也放下了酸软的手臂,身子晃了晃,又死硬挺住。

    “滚……”他精疲力尽地重复着这一个字,觉得身上的伤口已经开始拼命地叫嚣了——这只死猴子再不走,自己恐怕会被他活活累死。

    歪头看看他苍白的脸色,对面那张嚣张的脸忽然有点担心的神色,凑近了水墙:“喂,小蛇……小白龙……小师弟?你没事吧?我打伤的地方,你涂了龙宫的灵丹没有?”

    冷冷瞪着他,敖丰眼里的神情从愤怒变得冰冷,依旧一言不发。

    被他那冰冷的眼神看得心里一阵发毛,天不怕地不怕的齐天大圣心里的懊悔象这眼前的海浪一样排山倒海的,涌到嘴边,却都被打结的舌头缠住了,不知说什么才好。有心拔出金箍棒把那水墙砸个大窟窿冲过去,刚把金箍棒掏出来晃了一晃,就被对面那美丽眼睛里焚烧的烈焰吓得赶紧收了回去。

    ……真把他变的玄水之墙一棒砸破了,那条爱面子的小蛇儿不恼羞成怒地气昏过去才怪!

    唉声叹气地,孙悟空在那水墙外急得团团转。三天多了,除了这个咬牙切齿的“滚”字,敖丰没对他说过一句话。虽然对于情情爱爱缺乏必要的敏感,可如今孙大圣的心里,也开始隐约意识到这一次,这条又倔又拧,脾气又坏的小蛇儿怕是真的受伤了。

    愁眉苦脸地望着敖丰越来越萎顿的脸色,孙悟空觉得心里似乎有东西在撕扯着。定定地看着西海龙宫三太子,他终于不再坚持了:“小蛇儿,那我先走了……你赶紧躺下养伤,别费力气顶这水墙了……”

    望着那高大的男人身影消失在龙宫外,敖丰虚脱般地松了口气。慢慢地倒在了珊瑚床上,龙宫太子殿前透明晶莹的水壁消失了。看不到那人邪气又纯真的眼神里的担忧,听不到那笨拙的焦急解释,身上的伤忽然变得剧痛无比起来。

    前几天在花果山苦战前来滋事的铁扇公主,一不留神终于让那婆娘得空掏出芭蕉扇,一阵摧山断岳的狂风扇过来,自己被那大力冲击到了山峰的岩石上,肋骨立时就断了两根。想起当时那几乎把人疼昏过去的剧痛,敖丰恨恨地咬紧了雪白的牙:早知道自己就不该那么死撑,明知肋骨断了也要打下去!早知道就不该拼命护着那帮唧唧歪歪的小猴子,让它们被那泼婆娘全都杀个精光才好!……

    艰难翻了个身,娇生惯养的三太子疼得一阵抽搐:背后的淤伤有好几处,什么样的睡姿都难免碰到。愣愣地,想起三天前孙悟空不分青红皂白冲到龙宫来把自己一顿暴打的情形,小白龙的眼眶悄悄红了。

    这算什么呢?……就算是两人刚刚为住在西海还是花果山大吵了一架,就算自己发狠胡说了一句“要我去你那花果山住,除非我先把你那群欺负过我的小猴子杀个精光”,难道那个男人就可以死死认定自己是跑到花果山砸山伤人的罪魁祸首吗?……自己在他眼里,居然是那种能狠得心下去杀害那些弱不经风的小猴子的妖魔?……

    在一起走过了十四年的取经路,经过了五百年的五行山岁月,假如还不能让那只臭猴子明了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这段感情,又算什么呢?

    呸!那个人根本是没有心的!他的心——根本就是石头……

    ……

    明霞掩映,金壁辉煌的天宫在清晨里格外显得云蒸霞蔚。

    “澎澎澎!……”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在缱云宫门前响了起来,火爆的声音在天宫回响不断:“二郎神,快出来!”

    似乎连一时半刻也等不得,声音的主人已经在下一刻冲了进来,立在缱云宫广的大殿上高叫:“杨戬!……三只眼!”

    2008-6-20 14:07 回复

    乜亍辰

    8位粉丝

    65楼

    门帘叮咚作响,一个身批淡青天蚕云丝中衣的男人懒懒从厅内走出,眉间的轻怒于压迫感呼之欲出:“孙悟空,一大早就来我这缱云宫大呼小叫,不知有何见教?”

    看看杨戬那微微皱起的眉峰,焦躁不安的齐天大圣忍了忍,口气意外地软了下去:“喂,二郎神,我来是请教你一个小问题的。”

    “哦?”淡淡不答,杨戬扬眉。

    “那个……那个……”孙悟空抓了抓头,“我听说你刚把你那条小鱼儿找到,人家说了一句‘追得上我,我们就在一起’,你可是在海里追了三天三夜也没追上的,是不是啊?”

    从鼻子里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杨戬点头:“是,怎样?”

    “唉,你后来怎么把那条小鱼哄得回心转意的?”苦恼地问,孙悟空在杨戬面前发出了一声难得的叹息,直让杨戬瞪大了眼睛:……自己没听错么?这只没心没肺的石猴居然也会叹气?!

    露出一丝轻笑,杨戬不动声色地披上童子递上的外衣:“怎么?和敖丰闹别扭了?”

    “假如只是小别扭就好了。”孙悟空的神色难得的沮丧:“我把他暴打了一顿,他记恨死我了……”

    “哦?”探究地看着他,杨戬不语。那三太子脾气够火爆,可是论打架,他倒是真的差了孙悟空十万八千里。

    “孙悟空——”他顿了顿,慢条斯理地系着腰间的深蓝丝绦:“你该不是一个不称心,就把那条小蛇揍个鼻青脸肿吧?不是我说你,你既然本事比他大,就不该拿这个欺负他。”

    “我没有!”孙悟空委屈地狂叫起来,因为知道自己手重,生怕伤了那只小白蛇,从来都是他对自己又捶又踢,自己何曾再敢动过他一根寒毛?

    “我只打过他这么一顿,而且是误以为他去我花果山打死了几只小猴子的情况下!”

    “误认为?这么说是你错怪了他?”抓住重点,杨戬似笑非笑。

    “是啊。”泄了气,孙悟空垂下头:“我和他老是为住在哪里吵来吵去,他说西海好,我说山上妙。我耐着性子在那又闷又黑的西海里住了半个月,急着要回花果山住,结果就和他吵了一架,那只小蛇……是他自己发狠说要把我的水帘洞砸个稀巴烂的,我从蟠桃园里一回去就看到满地狼藉,还有几只小猴子被打死在洞口……”

    “不会是他。”叹了口气,杨戬道:“把水帘洞砸个稀烂敖丰做得出来,可他绝不会杀你那些猴子猴孙。”

    孙悟空张了张嘴,有点愣住了:是啊,纵是杨戬,也能一眼看破敖丰绝不会作出那样的事,怎么自己,反倒浆糊迷了心眼呢?……

    “实际是谁做的?”

    “铁扇公主……那贼婆娘前一阵跑去看他儿子,正巧看见红孩儿被几个仙童欺负,又不敢干涉,就跑来我这里撒气。”

    “哦。”杨戬重重摇头:“你该不会这么愚蠢,以为是敖丰做的,结果就这么杀到龙宫把他痛打了一顿吧?”

    ……没有回答,孙悟空的脸红了又白,白了又青。

    “打得很重吗?”杨戬淡淡问。

    “不知道。我火气一上来,就留不住手。”闷声闷气地,齐天大圣的表情懊悔万分。

    “唉……那只小白龙有时候也的确太嚣张,偶尔教训教训他也是正常的。”杨戬的表情似乎有点幸灾乐祸的嫌疑。

    像是牙疼的厉害,孙悟空倒吸了口气:“三只眼!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是我错在先啊!”

    “那能怎样呢?最多你陪个不是,任他打骂消气就是了。”杨戬打了个哈欠,有点心不在焉起来:篱一向喜欢早起,醒来看到自己不在,会不会不习惯呢?……

    忍耐地压了压胸中的焦躁,孙悟空挠头:“喂——当初你在海里追了你那条小鱼三天,最后说了什么好听的话把他弄得消了气的?说来听听,我看能不能学学。”

    似笑非笑地盯着他,杨戬压低了深沉的声音:“真要听吗?”

    “当然!”孙悟空急切点头。

    “其实很简单。我看追了三天也追不上,就使了定身术,把篱定住了。”

    惊讶地望着杨戬,孙悟空半信半疑:“接下来呢?”

    “接下来我就冲上去把他接到怀里,带回了缱云宫,放到了我的床上……”

    2008-6-20 14:07 回复

    乜亍辰

    8位粉丝

    66楼

    长大了嘴,孙悟空忽然使劲摇头:“不对不对!你家那条小鱼表面上脾气好,弱得风浪一打就倒,可是你要是敢用强,他会气得比敖丰更长久!”

    “唉……”慢条斯理地,杨戬叹息:“孙悟空啊孙悟空,你怎么这么不开窍呢?敖丰那种硬脾气的性子,就算早心软了,嘴巴还是死硬的。真到了床上,你就不会说点好听的话?难道你不知道——无论是谁,在劳累的时候都特别软弱?……”

    “劳累的时候?”歪头想了想,孙悟空有点茫然。

    神色微微邪气起来,杨戬英俊深沉的面上有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