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穿越修仙的爹回来接我了 > 第1章 接错人了
犯罪嫌疑人项海葵正准备录口供时,警局突然停电了。
    黑暗持续一分多钟,等恢复光亮时,她竟然从警局小黑屋,来到一座古代风格的宫殿里。
    她还保持着坐姿,只不过是坐在地上。
    屁股底下是座金『色』六边形的阵盘,头顶上,悬浮着一个金印。
    很显然,这是一个玄幻世界。
    遇到这种情况,现代人脑海里第一反应估计是自己穿越了,但项海葵清楚原因,她是被自己“去世”十二年的老爸,用一种秘法大阵强行“拽”来的……
    ……
    说来话长,五岁那年,项海葵没了妈,她爸项衡原本是个长途货车司机,为了照顾她,改在城市里开出租车。
    可这份工作只干半年,又干不成了。
    她爸精神上出了问题,总是突然浮现幻觉,正开着车呢,前方一会儿蹦出一群踩着光剑飞天的古代人,一会儿狂奔过去一头长了三个大脑袋的怪兽,这谁顶得住?
    只能辞去工作,在学校门口摆摊子卖起了小吃,父女俩的小日子还算过得去。
    但在项海葵九岁那年的冬天,她爸早起出门摔了一跤,后脑勺砸在冰块上,当场没气儿了。
    她就这样成了孤儿,被送去孤儿院。
    小姑娘生的白净漂亮,想收养她的家庭真不少,可一听说她爸有精神病,立马打消念头。
    有一家收养手续都办好了,还是摇了摇头,退货。
    精神病是有遗传几率的。
    现在瞧着挺正常,将来未必。
    事实上,项海葵好端端长到二十一岁,一切正常。
    只除了做过一个怪梦。
    梦里,她像是灵魂出窍,漂浮在一个发光的台子上,有个长发美男子手捏莲花,盘腿坐在台子中央。
    项海葵正好奇,他忽然睁开眼睛,惊喜的四处张望:“小葵,是不是你?”
    容貌,声音都变了,可海葵知道这人是爸爸!
    原来当年他死了之后,在异世界一个修道者的肉身里苏醒过来,这个异世界,正是他从前出现幻觉时经常看到的世界。
    两个世界时间流速不同,他已经修仙两百多年了,是个坐拥一城的大城主。
    这些年来,他一直没有放弃寻找与海葵团聚的法子,终于得高人指点,修习了一种牵魂阵,可以将她拽过来。
    以他目前的能力,想团聚,只有这一种办法。
    但在施展之前,他得问问海葵愿不愿意背井离乡过来生活,因为海葵没有灵根,他只能用功法和丹『药』助她强行筑基,加上寿元果一类,顶多活个两百多岁。
    项海葵当然愿意了,青春不老两百年,简直是在做梦才有的好事儿。
    何况,就算没有这些福利,能回到爸爸身边,她也满足了啊。
    结果等醒来之后,发现真的只是一场梦,她心情低落了好一阵子。
    直到几天前,项海葵终于知道这不是梦,爸爸真像小说里写的那样,魂穿修仙界了!
    真的启动阵法,来接她了!
    却,接错人了!
    提起这事儿,项海葵就想吐血。
    她爸启动阵法接她那会儿,她正在参加登山社的团建活动。
    晚上在山顶『露』营,她将暗恋已久的男神约了出来,表白完,紧张的等待男神回应时,突然听见一阵电流滋滋的声响。
    抬起头,上空竟然出现一个光圈,圈里伸出一只干枯的爪子,扣住了男神的肩膀。
    眼见男神一脸懵『逼』的腾空,她反应过来后,立马跳起来抱他大腿,却只把他的运动裤给拽了下来。
    下半身只剩条卡通裤衩子的男神,就这样离开地球表面,去往了另一个世界——
    而项海葵,则成了a大天才校草失踪案的重大嫌疑人。
    局子里,望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标语,她老老实实的陈述了经过,并举双手保证!
    等十天!
    最多十天!
    她爸就能养好身体,重启法阵将天才校草完好无损送回来的!
    负责侦办此案的年轻刑警边听她讲述,边翻她档案,看她的目光带了点同情。
    然后……
    给她申请了精神鉴定。
    就在刚才,项海葵耳边突然又听见了“滋滋”电流声,和先前一模一样,随后像是跳闸了,警局内灯光全暗。
    她表面淡定,心头狂跳,只盼望着爸爸这次千万别在搞错了。
    ……
    以上,便是项海葵出现在这座宫殿之前的经历。
    “爹?”不知有没有外人在,她入乡随俗,换成本地称呼,“您在哪儿呢?您把我同学送回去了吗?”
    她从地上爬起来,拍拍屁股,仔细打量宫殿内景。
    她爸说,他们家那座仙城位于中州边陲,挨着沙漠,条件比较艰苦,可瞧瞧这低调奢华有内涵的装潢陈设,也太谦虚了。
    “项姑娘,这里可不是令尊的银沙城。”有个男声轻笑一下。
    柔和温润,不是爸爸的声音,项海葵转身望过去。
    男人穿着件浅灰『色』的儒生长袍,秀眉凤眼,挺鼻薄唇,五官精致的像是精修过的杂志封面照,没有一点儿真实感。
    所以她内心没有什么惊为天人的触动,倒是他这把乌黑亮丽的及膝长发,比较吸引她的眼球。
    “请问您是……?”
    “阴长黎。”
    项海葵转了转眼珠,咦,这个名字听着有点儿耳熟,一时又想不起来。
    直到瞧见他左脚边蹲着一只猫咪大小,白白胖胖的囤囤鼠,她才反应过来。
    阴长黎就是那位“高人”!她爸的牵魂阵,正是从他这里学会的。
    听说,博学广识的阴长黎是这处修仙世界里一个奇特存在,没人知道他的来历和修为,只知道他拥有数不尽的财富资源,可没有几个人敢打他的主意。
    就连神隐境界的大佬们,彼此间也都有默契,尽量不去招惹他。
    肯定是曾经吃过他的亏,或者见谁吃过他的亏。
    再来,别说找事儿了,想找他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阴长黎居无定所,总待在一个小黑球里。
    小黑球内部是个宫殿,外观则像小铃铛似的,挂在一只囤囤鼠的脖子上,随着囤囤鼠满世界溜达,寻宝。
    所以,哪个秘境有高级宝物现世,找到他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她爸就是依靠这条线索,耗费三十年,才找到他。
    阴长黎闲庭信步般,走去案台后盘膝坐下:“你现在是不是在猜测,是你父亲接错了人,耗费过多法力,故而请我相助,接你过来?”
    并不是,项海葵的脑筋转的真没那么快。
    她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面对这么一位大佬,对她一个普通人来说,和神仙差不多了吧?
    她要不要先跪下磕个头啊?
    可她爸好像也是一方大佬,按照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会不会给老爸丢脸?
    阴长黎:“然而,令尊会接错人,是我在从中作梗。不然,牵魂大阵不可能出问题。现在,我偷偷将你接来,他也毫不知情。”
    项海葵一愣:“为什么?我爹难道得罪您了?”
    除了得罪他,她想不出他干嘛要私下里搞破坏,阻止他们父女团聚。
    阴长黎摇头。
    还好,项海葵松了口气,这就好办了。
    “是我有一件宝物,能够窥探过去,预知未来。”阴长黎说话之时,给脚边的囤囤鼠使了个眼『色』。
    囤囤鼠用两只小爪子『摸』『摸』脸颊,卟的一声,张嘴吐出一支笔。
    很普通的一支黑『色』『毛』笔,从食囊里飞出来之后,就开始在半空中写字。
    空气作墙,它写的龙飞凤舞,项海葵居然能够看懂:“阴长黎!你真打算就这么逃亡一辈子吗?你以为将我盗走,提前洞察天机,你就可以逃开制裁了?没用的!我劝你苦海无涯及早回头!我劝你……”
    阴长黎冷道:“闭嘴。”
    『毛』笔继续:“纠正你多少次了,我没有嘴……”
    阴长黎凤眸一眯,囤囤鼠立马咧嘴,呲出金『色』大牙,做出扑上去咬断它的狰狞表情。
    『毛』笔瞬间停下,还突突突将前面写的“警告”全给擦干净了。
    妈耶,这淋漓尽致的求生欲,看的项海葵佩服不已。
    这一段小『插』曲过后,阴长黎整理表情,微微莞尔:“见笑了,它是我的宠物,神算子。”
    项海葵偷眼瞧见算命笔抖了抖『毛』,明白它肯定不叫这个充满江湖骗子味儿的名字。
    阴长黎继续:“先前,令尊来寻我相助,听他讲完的经历,我觉得挺有趣儿,便留他一缕灵魂气息,作为交换牵魂阵的报酬。等他走了以后,我用神算子帮你们卜算了一下未来。”
    项海葵紧张:“您算出什么了?”
    阴长黎笑:“你猜。”
    他的笑容明明十分温和,项海葵却觉得心底有点泛冷:“我……爹将我接来之后,难道影响到了您的安全?”
    刚才看算命笔的意思,阴长黎似乎是个“逃犯”?
    若是与他人身安全无关,像他这样的大佬,估『摸』着不会『插』手。
    “的确算出了一些有趣的事情。”阴长黎优雅的抬手,指了下算命笔,“你亲自看一下吧,看完就会知道,我捣『乱』,是在帮你们。”
    算命笔麻溜的飞来项海葵头顶。
    不知它要做什么,项海葵本能的想躲,忍住。
    笔尖在她眉心轻轻点了一下,她感觉像是被人重重一锤,锤的眼冒金星。
    一幅幅画面,疯狂涌入她脑海里。
    她像是又做了一个离魂梦。
    梦境里,时间倒回去几天前。
    她站在山顶上和男神表白,男神回了一句“我现阶段的主要目标是好好学习”之后,她就被父亲的阵法接来了修仙界,成为了大城主的小公主。
    原本以为总算苦尽甘来,没想到仅仅半年,她就死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