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穿越修仙的爹回来接我了 > 第4章 剑道课
见项衡说着就打算点亮阵盘,景然必须做选择了:“伯父,我能不能留下来?”
    项衡的手顿住,心中却并不惊讶。
    凡人来到修仙界,见识过玄妙的力量之后,自然会有修仙觅长生的冲动。
    但项衡并不鼓励:“小兄弟,此路……”
    此路不易,在这个世界里,许多人修炼,只是为了生存。
    但这小哥的根骨确实不错,悟『性』亦是极佳,既然生出入道之心,断人道途,等同杀人父母。
    项衡:“这样吧,我先送你回去,让你与父母告别,过阵子,我再接你过来。”
    这会耗费项衡许多精力,但想到因为自己接错人了,他的父母怕是遭了大罪,心中实在过意不去。
    景然却摇摇头,拒绝了:“不是说修道的人,斩断尘缘会更好?就让他们以为我死了,伤心一阵子就过去了,反正我还有个弟弟。如果说我去修道,他们反而会牵挂一辈子。”
    项衡一时无言以对。
    越发觉得,这小哥还真是适合修道,修无情道。
    项衡先应下:“行,你后悔了随时和我说,但我必须告诉你,筑基之后,你想回去就不容易了,这阵盘承受不住。”
    景然从阵盘上走下来,行了一个当地标准的拱手礼:“多谢。”
    回去时,正好与项天晴走了个对脸。
    这位银沙城的大小姐一袭红裙,身材高挑,艳若桃李。
    景然与她点头示意了下,便错开继续走了。
    倒是项天晴转头看他一眼,收回视线,又往前方高台上的项衡望去。
    项天晴的一声“爹”卡在喉咙里,她的心情一直都十分矛盾,希望父亲得偿所愿,将亲生女儿接过来。
    可是,自己心里又很忐忑,很苦涩。
    父亲说手心手背都是肉,真能做到么?
    亲生的,终究还是不一样的吧?
    ……
    项天晴看别人时,方圆也有人在用神识窥探着她。
    那男人有一双漂亮修长的手,他正翘着指节仔细欣赏。
    “手心手背都是肉?”他嗤笑一声,“这些卑贱的凡人,总喜欢惹得大小姐不开心呢。”
    *
    万骨窟内。
    项海葵盘腿坐着,将天狂剑搁在双膝上,等着听自己人生中第一堂剑道课。
    戚隐也盘腿坐了下来,带的铁链哗啦啦作响,磕碰出火花。
    “通常我教徒弟,会根据他自身情况,选一柄合适他的剑,赠给他一套合适的剑谱,再嘱咐他一句话。”
    项海葵竖起耳朵。
    戚隐:“用剑之前,要先学会用脑子。剑再强,不过是手臂的延伸。”
    项海葵点头如捣蒜:“徒儿记住了。”
    “但是。”戚隐突然拐了个弯,“你不同,你不用动脑子。”
    项海葵:?
    戚隐微微垂目,看向她膝盖上的天狂剑:“此剑出自一个上古剑派,入我剑门。剑门老祖穷毕生之力,锻造了十二柄神剑,分别是:天恸、天伤、天劫、天贤、天残……”
    天狂,是十二神剑中的最后一柄。
    “十二神剑修炼的方式,与一般的剑不太一样。”
    项海葵懵懵懂懂:“有什么不同。”
    戚隐:“每一柄神剑的修炼方式,都封存在剑境之中,你先将天狂拿起来。”
    项海葵照着做。
    戚隐:“闭上眼睛,用心去看着它。”
    这『操』作难度有点大,项海葵花了好一番功夫,意识终于进入天狂的“剑镜”中。
    修炼天狂很简单,就是要够狂,天狂剑认同的狂。
    当你够狂时,便会生出一种叫“狂意”的玩意儿。
    狂意会被天狂吸收,当积攒足够多的狂意时,剑主便会进入狂化状态——相当于玩游戏时的放大招。
    剑主头顶会长出蛟龙角,唇『色』变成黑『色』——一副入魔中毒的样子。
    当达到一定境界时,剑主会直接与剑合二为一,变身一条黑蛟龙……
    看完这些,项海葵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
    这是剑?
    那位剑门老祖,其实是位游戏技术小哥穿越的吧?
    她颤巍巍:“师父,那我岂不是会修炼成一条蛟龙?”
    戚隐:“天狂原本就是一柄妖剑,适合狂傲不羁的妖修,所以对灵根什么的没有任何要求。”
    她哭丧着脸:“哦。”
    戚隐厉声质问:“你歧视妖修?”
    “怎么会?”项海葵不明白他为何突然就恼了,忙解释。
    她就是觉着吧,旁人修剑,修的那叫一个潇洒飘逸,一剑光寒十九洲。
    自己却修成个大妖怪,靠一身糙皮去和对手刚。
    戚隐竖起眉『毛』,正要骂人,想起是个女徒弟,又压住脾气。
    “许多年前,有这样一条蛟龙。他所在世界的龙族认为蛟这种生物,拉低了龙族的血统,就不该活着,对它整个族群进行屠杀……”
    突然讲起故事来了,项海葵一边收拾心情听着,一边看一眼天狂剑上盘着的蛟龙。
    故事中,那条蛟龙是真的惨,被龙族杀的东躲西藏,凄风苦雨,好不容易有个家,可没多久,他的妻儿也都被虐杀……
    他心中的愤怒,再也积压不住。
    立誓要爬到巅峰,回来报仇。
    “他付出了常人所不能想的努力,终于,在渡劫巅峰期,合道化龙时,他感应到了天命。”
    海葵好奇:“什么天命?”
    戚隐:“天煞孤星,一千岁成龙,三千岁成应龙,六千岁得成天龙。”
    海葵惊叹:“那他现在已经是天龙了么?”
    不对。他若成了上界的天龙,怎么会被下界的人拿来铸剑?
    “他失败了?”
    “嗯。”戚隐叹了一声,“他窥见天命之后,突然发现,自己这一辈子的努力,都失去了意义。他父母惨死,他前半生的痛苦不堪,不是那些仇人的错。”
    他报仇了吗?没有。
    害死全族的凶手,是天命,是他自己。
    所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
    那么,他的全族,妻儿,都不过是成全了天道降给他的大任罢了。
    于是他放弃化龙,一头撞死在了天道山上,叛了天道给他的命。
    是剑门老祖去给他收的尸,得到他的允许,以他蛟龙珠、蛟龙骨,造出这柄天狂剑。
    项海葵:……
    这不是狂,这是疯吧?
    但疯和狂之间的界限,似乎并没有那么明显,而他的是非对错,也没人可以评判。
    沉默片刻,海葵伸手『摸』了『摸』腿上的天狂剑。
    再看剑身上盘着的黑龙,她的眼波渐渐起了些变化。
    时机正好,戚隐问:“天道让蛟龙以万劫入道,得长生不老,蛟龙却选择死的轰轰烈烈。今,天要亡你,你当如何?“
    项海葵一咬牙:“我偏要活着,活他个逍遥快活!”
    戚隐满意的大笑起来。
    ……
    项海葵的第二堂剑道课,戚隐只教了一些砍、劈、挑之类的基本功,让她每日抽出三个时辰练习。
    第三堂课,讲的则是对敌策略。
    戚隐:“其实,修天狂的精髓就一个字,干。但也不能蛮干。遇见重剑型的对手……,轻剑型的……”
    项海葵听的特别认真:“师父,我有个疑问。”
    “你问。”
    “那如果我要是哪天招惹了像您这样强大的对手,我应该从哪里入手?”
    戚隐沉默了下:“你只需说一句话。”
    项海葵:?
    戚隐:“朝他喊,老子做鬼也不放过你!”
    项海葵哈哈哈:“师父您真会开玩笑,哈哈哈。”
    戚隐拔高声音:“还哈哈哈,是你在跟我开玩笑!你吃饱了撑的,为何要去招惹我这种级别的?还问我怎么对付他?你怎么不问问我,你该怎么去把天给戳个窟窿?!!”
    项海葵非常淡定,因为她根本不知道师父骂了什么。
    她的耳朵已经被震的耳鸣了。
    ……
    第四堂课,是实践课。
    戚隐被囚禁着,是不可能带她出去实践的,这个任务落在阴长黎身上。
    阴长黎愁了两天。
    因为戚隐在听说天狂开窍与他挨骂有关之后,就『逼』着他也加入教导项海葵的阵营。
    任务只有一个,提供“狂意”。
    如此一来,百日集训结束时,项海葵便不只是脱胎换骨,而是扶摇直上了。
    阴长黎有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感觉。
    出了小黑球,两人落在一处峡谷上方。
    阴长黎指着谷中三只妖兽:“项姑娘,就先从这些小狗练起吧。”
    项海葵望过去,嘴角就是一抽,这是欺负她不懂修仙界的动物种类是吗?
    可惜了,这动物地球也有,是鬣狗。
    长的像狗,名字里有个狗,却不是狗,凶残的很。
    而这些生在修仙界的鬣狗,可能还是有点道行的,更加凶残了。
    如今她有些基础,打三只没问题。问题是鬣狗是群居动物,这峡谷山洞里,搞不好有一群。
    峡谷风大,阴长黎的头发被风吹的四散,他优雅的拢了拢:“你不喜欢,可以换一个打。但是万物相生相克,在这疾风原十万妖兽之中,你专克制这种小狗。”
    拢也没个鸟用,长发糊了项海葵一脸,她离他远一点,从剑匣里抽出天狂剑:“天狂竟然专克鬣狗吗?”
    阴长黎避而不答:“我送你下去,不会接你上来。”
    她点头:“那就是血战到底了。”
    现在她还不能飞檐走壁,更别提飞了。
    阴长黎一拂袖,她被风托起,落下峡谷中。
    不等那三只鬣狗反应过来,她先提着剑纵身一跃,冲了过去,腿在半空劈了个叉,重心向下,一剑斩下!
    一套连招,便搞定了三只,她正惊叹自己的力量,只见一大群鬣狗从十数个山洞冲了出来,将项海葵团团围住。
    尽管早有准备,项海葵依然吓了一跳,这数目远远超出她的想象!
    阴大佬肯定是对她之前的放肆耿耿于怀,故意坑她!
    这根本没法打,她只能侧闪,猫腰闪,躲避闪。
    而且,克制个鬼啊!
    被鬣狗围攻的快要崩溃的时候,她突然知道阴长黎所谓的“克制”是什么了!
    鬣狗最擅长的就是掏肛,特别变态,专门攻击其他动物的肛/门。
    她的名字叫什么?
    项海葵。
    “海葵”是一种水生腔肠动物,有口无肛/门。
    所以海葵专门克鬣狗?
    这是在嘲讽她爸给她取的名字?
    爸爸是她的底线!
    峡谷上方,阴长黎伸出手,囤囤鼠biubiu吐出来两个小泥团子。
    他用泥团子塞住了两只耳朵。
    峡谷下方,传来各种声音,最清晰的是项海葵的怒骂声:“阴长黎,你这狗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