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穿越修仙的爹回来接我了 > 第23章 进化怪
八品沙熊的拳头, 可不是闹着玩的, 何况还猩红着眼睛,进入了狂暴状态。
    孟西楼被锤中胸口,向后退去, 险些倒在沙地上。
    项海葵乐坏了。
    行啊孟西楼, 你恶心我,那我也恶心你。
    来吧,咱俩互相伤害。
    她假装没看到他嘴角都流血了, 小狗作揖般拱着两只小手求他:“大师兄, 求求你了,将熊熊制服就行, 千万不要伤害它呀!”
    熊掌落下, 孟西楼一个翻身狼狈不堪的躲过去, 抹去唇角的血,动怒了!
    这小贱人是在戏弄自己!
    自己这具精挑细选的分|身驱壳,风神俊朗,家世优越, 不知多少女人往他身上扑。
    更别提在上界时, 他只需站在那里, 便能吸引无数女人觊觎的目光。
    他从来都是不屑一顾。
    而今区区凡女, 他连番示好,耗费心思。
    竟遭她百般折磨。
    管他什么幕后高人,杀了她!
    “少主,小不忍则『乱』大谋!”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入他意识海, “您距离成功仅仅一步之遥,莫要在此时放弃啊!”
    “这是一步之遥?”怒急的孟西楼再躲过一记熊掌,被黄沙塞了满口,“而且,你这出的都是什么烂主意,还自称博览群书,阅女无数?”
    给我等着死吧。
    “少主您有所不知。”那苍老的声音道,“‘高人’已经灌输了思想给她,她现在自然看您百般不顺眼,您不如反其道而行之,按她说的做……”
    “她的笑容便会慢慢消失,问您,明知道是戏弄,为何还要照做?”
    “您便默默流口鲜血,淡淡说‘小师妹开心就好’、‘你既然喜欢熊,便送给你’、‘无论真喜欢还是假喜欢,只要你开口。’”
    “老夫还不信拿不下她了……”
    孟西楼想了想:“再信你这一次。”
    但在不伤害它的情况下,怎么打?
    这可是八品沙熊,他必定受伤不轻。
    算了,都走到这一步,他本也不是个半途而废的人。
    天狂在匣内颤动预警,项海葵知他起了杀心。
    可没多久,天狂又平息下来,说明孟西楼忍下来了。
    随后,项海葵瞧见他收回剑,祭出一条闪闪发光的长鞭,和沙熊玩起了“摔跤”。
    听他被揍的骨骼“咔擦”作响,披头散发,形象全无,项海葵一时间还真有点懵了。
    但很快,天狂又在匣子里兴奋起来。
    这是……
    是那只会进化的大怪物!
    没错了,是这种感觉。
    孟西楼应是也察觉到了,所以改变策略,假意认真和沙熊搏斗,引那大怪物过来。
    孟西楼见她笑容当真慢慢消失,更信“军师”之言,咬牙与那沙熊肉搏。
    五脏都快被打移位了,好不容易才将沙熊制服,长鞭做绳,捆个结实。
    还没来得及按照老者教的“套路”,和项海葵“交流”,脚下沙层突然下陷!
    孟西楼速逃离原地。
    站稳后回头一看,沙熊已被吞吃掉了!
    “大师兄这招以身做饵真厉害。”项海葵拔出天狂,真心夸了孟西楼一句。
    演技是真的辣鸡,人确实是个狠人。
    为达目的,对绊脚石狠,对自己也够狠。
    “不是……”孟西楼懵了,挨这一顿,可不是为了抓怪物。
    砰——!
    项海葵抛出天狂,知道这大怪物游走的速度特别快,先分化剑气。
    剑气分化为五道,飞去五个方位,将沙坑围起来。
    这算是结了一个小剑阵,能在短时间内,将那大怪物困在阵中。
    “五矅天罗阵?!”
    她阵刚成,一个颇惊讶的声音传来。
    只见二十几个剑修御剑而来。
    服饰是统一的,脚下踩的飞剑造型非常奇葩,能够在沙面上滑行,像极了滑板。
    项海葵知道他们,是银沙附近的一个剑修门派。
    有个挺奇怪的名字,叫做“送你上青天”,简称“送你派”。
    后来门下出了个『性』格乖张之徒,触犯门规,被逐出师门。
    那人走南闯北之后,落叶归根,选择回母校附近办了个魔教,起名“送你上西天”,简称“送你教”。
    这一正一邪,算是边关地区最大的两股非官方势力。
    剑修门派为了区分,将简称改成“青天派”。
    一众剑修抵达项海葵所在的沙丘后,将脚下的滑板飞剑收起来。
    为首的青年剑修上前几步,似乎忘记自己干嘛来的,仰着头观察,沉浸在五矅天罗阵中。
    他不认识天狂,只询问剑阵:“懂此阵者,世间已是寥寥,不知姑娘师从何人?”
    这阵师父只是随手一教,项海葵也是随手一学,有这么厉害?
    去瞧孟西楼的神『色』,果然,他唇角流出一抹若有似无的讥诮,仿佛在说“乡巴佬,土包子,没见识的凡间渣滓”。
    项海葵回:“家师避世已久。”
    青年剑修又问:“我剑宗有宝剑、剑诀无数,愿拿来交换此阵窍门,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项海葵摇头:“多谢前辈抬爱。”
    青年剑修的脸『色』,便有些不太好看了。
    项海葵心道真是有趣,我换不换是我的自由,你这一副我真不识抬举的表情,是几个意思?
    青年剑修仍不死心,板起脸教训她来:“姑娘,这五矅天罗阵是个多人配合阵,你单独使用,只能发挥其威力之一二,实在是埋没了它……”
    日他妈的,项海葵发现自己真是流年不利,竟遇脑子有坑的神经病,闭嘴不搭理他了,自己叨叨去吧。
    “姑娘……”
    “师叔!”身后的弟子提醒青年剑修一句,劝他切莫误了大事。
    青年剑修回过神,点点头,恢复先前的从容:“姑娘,你不是此妖对手,交给我们吧。”
    此时,孟西楼已经整理好仪容,抱拳道:“方前辈,这片区域,一向是归我们银沙城管理,便无需前辈『插』手了。”
    姓方,项海葵回忆了下梦境,应该是青天派的大长老,八品剑修方知有。
    听闻是个剑痴,平素清修为主,很少出门,突然带着弟子出关,这只进化怪看来比自己想象中来头更大。
    再说方知有根本不理会孟西楼宣誓主权,一扬手臂。
    身后剑修们纷纷拔剑,列队站好,剑指苍穹。
    如放烟花一般,剑尖喷涌出剑气,这些剑气在半空中汇合,凝成一颗巨大的光球。
    嗡……
    光球蓄力完成,向下方沙丘释放出雷链,渗透入沙层下方。
    这很像项海葵先前被困在凤凰园里,头顶上那颗闪电球。
    项海葵收了剑,被排挤出战圈,心中积聚怒意。
    青天派的剑修未免过于霸道,她的五矅天罗阵尚未收回,他们便重新结出大剑阵,覆盖她的小剑阵。
    若非她动作麻溜,就被他们给伤到了。
    不像帮忙,是抢怪。
    他们想要得到这只进化怪。
    而且,还有教训她不识抬举、显摆下自家剑阵更强的意思。
    她能看懂,孟西楼当然看的更明白,心中恼意更甚!
    在他的地盘上,今日一个个的都来打他的脸,是可忍孰不可忍!
    方知有瞥了孟西楼一眼。
    弟子布阵抓妖,他静默不动,防着别人来抢。
    不过在这片沙漠上,能胜过他的唯有银沙大城主项衡,听闻已经闭关。
    而与他有一战之力的共两人,送你教教主,以及魔鬼城内那位双形魔君。
    区区孟西楼,王都来的贵公子,他是不放在眼里的。
    少顷,众人脚下轰隆隆作响。
    那藏在沙层下方的进化怪,被雷链打的破土而出,终于显『露』出的真容。
    项海葵正寻思着怎样搞一搞这群不讲理的剑修,突见一个黑不溜秋的玩意儿从沙堆里崩出来,惊的向后退了几步。
    圆球形状,像极了海胆,周身长满倒刺。
    中间裂开条缝隙,可以瞧见它锯齿状的牙齿,正气呼呼的用尖牙去撕咬周围扎疼它的剑气。
    本来项海葵是没想到的,直到它落地后,在沙地上滚了几圈,她突然就悟了!
    哪里是什么进化兽,这是老板的小黑球宫殿啊!
    光速发动机+戒子储物空间于一体的神品法宝!
    难怪会突然出现在银沙,原来是跟着老板一起来的。
    也难怪青天派会来抢,这宝物莫说凡间要抢破头,估计身后那俩冥界高官也坐不住了。
    凡人不知,他们肯定知道这是老板的“行宫”,里头全是老板的家当。
    那些家当,要远远超过小黑球本身的价值。
    必须抢到手,趁『乱』抢。
    “大师兄。”项海葵赶紧去撺掇孟西楼,“这好像不是个怪物。”
    孟西楼也认识到了,并非怪物,是个连他都没见过的天地灵宝。
    他连忙联络那位老者:“这是什么东西?”
    老者:“不曾见过,我正在翻阅典籍。”
    孟西楼想了想:“将消息送去魔鬼城和送你教,先拖住。再往佛窟送个信,让妹妹过来。”
    老者:“是。”
    孟西楼:“你速速查阅,不知便去问人,我要在妹妹赶来之前,知道这法宝的所有信息,方便妹妹收服。”
    老者:“……是。”
    项海葵其实也很想通知一下老板,不知道老板夺舍之后,亲自过来,小黑球还认不认得他。
    若能将它重新收服,白星现就能将老板带走,便能再次逃出生天了。
    可老板现在是个弱鸡,这边局势太过危险,还是稳妥点,她来抢吧。
    关键时刻,她就耗费所有狂意,化身蛟龙,叼了小黑球便跑,送去佛窟给老板。
    天狂嗡鸣,快乐的增加一些狂意,表示这个计划它批准了!
    项海葵挑挑眉,开始作壁上观。
    看着青天派与小黑球拉锯。
    两个时辰后,天『色』黑沉下来,天狂嗡鸣作响,狂意不断攀升。
    有大佬带着人马来了,藏在暗处。
    又过一个时辰,似乎又来几位大佬,天狂第二重境界的狂意进度条,几乎要满格了。
    充满电的项海葵兴奋的双颊泛红,忽又打了个哆嗦。
    怎么搞的,那个留守儿童般殷殷期待的目光,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