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穿越修仙的爹回来接我了 > 第26章 天命盘
至于沙漠里为何会有蛟龙, 还是忽然冒出来的, 除魔鬼城之外,其他人都不觉得意外。
    因为魔鬼城的魔族具有两种形态,它们在必要之时是可以变为兽形的。
    可能是谁变身了。
    但魔鬼城众魔此刻却是满头雾水。
    族中没谁变形之后是蛟龙啊?
    和龙沾上边儿的, 唯有他们的老大青霓, 变形后是一头翼龙。
    唯有青霓知道此人是谁,那个位置上站的是项海葵。
    自从混战开始,青霓抽空便会放出神识留意着她, 生怕情况太『乱』, 殃及池鱼。
    项衡失而复得的小女儿,总不好让她出意外。
    原来, 项衡那小情人是个妖族。
    “小葵妹妹, 你在做什么啊?”已经掰下门牙, 准备打辅助的白星现,满头雾水的问她。
    “我不能飞!”项海葵在沙地里打着圈爬行,气的想翻白肚。
    这是什么破蛟龙,不能飞的龙能叫龙吗, 像条大蜥蜴似的。
    好端端的计划搞成这样。
    尤其是在老板面前丢脸, 让老板看到如此无能的员工, 还怎么刷好感, 拿免死金牌啊?
    “天狂你赶紧让我飞起来,不然今后等着和我互相伤害吧!”她厉声警告。
    天狂动也不动,在她意识里咸鱼躺。
    狂意用光了,你自己想办法。
    平时不努力, 变身不能飞,原地徒伤悲。
    怪谁。
    辣鸡剑!
    项海葵将自己会说的脏话骂了个遍,怪不得师父提起“入我剑门”时,总说成“入我坑门”。
    十二神剑,则是十二神坑剑,原来如此!
    而此刻孟西楼和项天晴已经上前来了,瞧见前方忽然冒出这样一条威风凛凛又举止怪异的黑蛟龙,也是吃了一惊。
    “妹妹呢?”项天晴手握着小瓶子,紧张着四下里看,“妹妹刚才明明站在那里的。”
    孟西楼『摸』不着北,但他现在一门心思扑在宝物上:“小晴,先将宝物收服了。”
    “可是……”
    “快。”
    项天晴只能拔开瓶塞。
    情况是真的危急了。
    项海葵如今只剩下两条路走。
    一条是迅速增加足够支持飞翔的狂意,但看天狂波澜不惊的臭德行,估计她要冲过去以蛟龙形态当场将老板扑倒,爪子按住他的肩膀,强吻他才行。
    这个念头浮出水面时,天狂还真激动了下。
    去你妈的!项海葵此刻愤怒上了头,不是不敢,是不想让这辣鸡剑得逞。
    她选择第二条路,硬刚。
    不能飞她还能跑,这腿短是短了点,但好歹有四条。
    还是货真价实的皮糙肉厚,那些剑气光波溅在身上,和挠痒痒差不多。
    众人便瞧见那条怪异的黑蛟龙撒丫子在沙堆狂奔,方向朝着魔鬼城。
    实锤了,就是魔鬼城的人变的。
    剑修和魔教:“真没种!临阵脱逃!”
    魔鬼城委屈极了:“这根本不是我们的人!”
    剑修和魔教:“呸!原地突然出现一条蛟龙,除了你们双形魔族还有谁!”
    边打边骂起来。
    是的,项海葵没有去抢小黑球,反而愈发远离战圈,来到魔鬼城阵营的后方。
    那里停留巨大的魔蜥蜴坐骑,整整齐齐地排列着,
    项海葵颠着四只脚哒哒哒绕后,朝着魔蜥蜴们的大屁股发出一声怒吼!
    惊的那些魔蜥蜴蚂蚱似的跳起来。
    即便属于魔兽也是妖,只要是妖,就存在血统压制。
    蛟龙与蜥蜴,当然是蛟龙的血统更高。
    她甩着尾巴爬进魔蜥蜴堆儿里,张着血盆大口吓唬它们!
    魔蜥蜴受惊之下,疯狂向前逃窜。
    项海葵左右横跳,龙尾狂扫,身姿甭提有多灵活,只为将这些发狂的魔蜥蜴聚拢在一处,确保它们每一条都冲入前方的“足球场”。
    现在的她,自我感觉不像一条蛟龙,更像牧羊犬。
    不过她心中已是十分庆幸。
    真怕自己方才吼叫之时,发出的不是龙『吟』,是鸡叫。
    然后天狂再来一句。
    想要龙『吟』啊,行,得另外加钱。
    她可能会被气的和那辣鸡剑同归于尽。
    一刹那,呼啦啦近百只魔蜥蜴涌入战圈,打『乱』了局势。
    小黑球即将落在一名剑修手中时,那剑修突然被魔蜥蜴给顶飞出去。
    小黑球落在地上,吧唧弹上天。
    呼呼……
    还夹杂着声音。
    一名魔教徒飞身而起,想要将小黑球捞住。
    却被一个变身猿猴的魔鬼城人拽住了脚踝,猿猴将他身体折叠,原地转圈,当铅球一样扔飞出去。
    小黑球吧唧吧唧的弹着。
    项海葵瞅准时机,飞扑上去,张口吸入口中。
    吞了足球大一“海胆”,又噎又扎,却顾不得感受这酸爽的滋味,项海葵拔腿又往魔鬼城的方向撤离。
    “球呢!”
    “被那蛟龙吞了!”
    “抓住它!”
    青天派的剑修举着剑,送你教的教徒们拎着各式兵刃,都追向了项海葵。
    魔鬼城的人是真懵了,这到底是不是自己人啊?
    纷纷向自家老大青霓望去。
    见青霓并不追,反而拦着青天派长老和送你教教主,他们心里有底了,估计真是自己人。
    于是他们也开始出手阻拦。
    “想跑!”方知有冷笑一声,手中长剑被青霓缠住,自灵台竟又飞出一道光剑,是他蕴养多年的剑胎。
    剑胎凛着杀气,飞向项海葵。
    “小白!”项海葵感受到了。
    白星现将天宝双剑做“x”状相接,嘭,接口处爆发出强光。
    瞬间,铺天盖地白茫茫一片。
    所有人都如同得了雪盲症,一时无法视物。
    可那剑胎却并未受到影响。
    剑胎并非宝物,而是方知有以剑修身经百战所积聚的杀伐之气养成。
    锋利、狠戾。
    便在此时,一直没有出声的阴长黎手腕佛珠颗颗亮起。
    自与项海葵聊天之后,他便开始沉心『操』控肉身。
    最终道辰妥协。
    天仁剑也跟着退让。
    阴长黎得以进入天仁剑境,见到了“功德蓄水池”,也掌握了『操』控天仁的秘诀。
    千钧一发,他将佛珠串摘下,朝着那剑胎方向挥出:“缚!”
    佛珠串追上剑胎,且将剑胎缠绕。
    仁义辉光,慢慢侵入剑胎。
    莫说剑胎速度变慢,戾气逐渐消失。
    连百多丈之外的方知有本人,都有一刹那的看破红尘,望着周遭散落的尸体,以及干架干的血头血脑的众人,生出一股悲悯之情。
    “去!”
    见剑胎已无威胁,阴长黎并拢双指,在半空画了个弧线。
    佛珠串从剑胎身上抽离,飞向前方黑蛟龙,挂在黑蛟龙右侧的龙角上。
    得天宝与天仁供养,项海葵感觉一股热流涌入天灵。
    哇,油箱又有油了!
    她后爪一蹬,腾空而起,虽然这点油不够她扶摇直上,起码能离地一丈,不必在爬着走了。
    在银沙地界,无论哪一方势力,没人敢碰道辰大师,项海葵放心的扔下他们。
    “小白,我先跑了,哈哈,咱们佛窟见!”
    *
    上界。
    摘星宫。
    宫殿顶部,布满了闪烁着荧光的小星点。
    那些小星点,被密密麻麻的线错综复杂的链接在了一起。
    这是天命盘。
    和天命笔一脉相承。
    宫殿中央,一名紫衣男子盘膝而坐,正仰头观测命盘中那些星子。
    他已经一动不动,在这里打坐两百年了。
    只为和阴长黎分出个胜负。
    柳一行口中那位,同样擅长玩弄命运的高人,说的正是他。
    在上界,他的地位类似与人间国师。
    “徒儿一直不懂,师父您明明可以趁长黎君休眠时要他的命,为何不下手?”身后的星奴问。
    “长黎兄求的便是一死,我若动手,那是成全他,我就输了。”紫衣仙君淡淡道,“长黎兄守着一个秘密,帝君想知道这个秘密,而我若能套出这个秘密,我与他之间,就算真正分出了胜负。”
    “而且,我还要以长黎兄最擅长的博弈术,来打败他。”
    故而,趁阴长黎休眠期无法反抗时,他动了点儿手脚,压制与封印了阴长黎诸多灵窍,唯独留下“情根”。
    心如磐石,冷血冷情的阴长黎没有弱点。
    那便趁他失忆时,制造一个弱点给他。
    至于这个弱点,紫衣仙君选择了一名下凡渡劫之人。
    “布局已经完成,您也不用时时刻刻守在这里了吧?”星奴还是不懂,“长黎君的确厉害,是您此生唯一对手,可他已经从下棋之人,沦为了棋子……”
    紫衣仙君:“他是失忆了,可在失忆之前,他一定已经找好了一个人,代替他与我继续下棋。”
    这天命盘是有滞后『性』的,不影响整体局势的小变动,是不会显示的。
    他必须得一眨不眨的盯着。
    一旦出现变动,要立刻着手调整。
    变动说来就来,星奴正要开口,紫衣星君抬臂制止她。
    星奴蹙眉,随后瞠目结舌。
    只见原本星盘上一颗原本有些灰暗的星子,突然光芒大作,像是没头的苍蝇,四处『乱』撞,嚯嚯嚯,将整个星盘全部搅『乱』!
    星奴震惊,命运线的变动是需要时间的,长黎君这是找了什么惊世骇俗的高人,竟轻而易举的,便破了主人百年布局?
    不对!
    师父猜错了,长黎君根本就没找人代替他继续与师父博弈。
    他扔了条疯狗入局搅混水!
    而这疯狗像枚霹雳弹,将棋局给炸了!
    长黎君真是『奸』诈,瞧把师父给气的,脸『色』都比衣裳还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