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穿越修仙的爹回来接我了 > 第36章 老板与老爹
同样的, 这也不是项衡第一次来到阴长黎的行宫, 却依然会被宫殿的奢华吸引目光。
    项海葵初来乍到不识货,项衡却很清楚,从这宫殿里随便挖块儿地板回去, 够整个银沙吃上十几年。
    最重要的是, 行宫内部立着八根直径约一米的灵石柱,每一根灵石柱上都盘着一条金龙。
    龙身是活动着的,在柱身微微游动, 不断从口中喷出雾气。
    这些雾气都是被提纯过的灵气, 在雕梁画栋的宫殿里宛若流云,缓缓浮动。
    项衡怀疑, 身在行宫内修炼一日, 顶的上在外头修炼数十日。
    即便占着中州最大一条灵脉的金灵王宫, 供应的灵气,也不及行宫的零头。
    这圆滚滚的小煤球,也不知是个什么天地灵宝。
    “请坐。”
    上首,阴长黎盘膝坐在案台后, 内穿一袭浅灰长衫, 外罩一件御寒『性』极强的银纹斗篷。
    两鬓贴着两片枫叶状的鳞片, 将黑到发亮的长发都拢去了耳后。
    项衡上次求见他时, 根本没注意他的发型,现在会留意,是因为女儿贴羽『毛』饰品的手法,和他一模一样。
    女儿背后之人, 是他无疑了。
    项衡稳步上前,在案台前盘膝坐下:“前辈身上有伤?”
    “即将进入休眠期,十分畏寒。”阴长黎微微一笑,双手抱着一个铜炉,铜炉在往外冒热气,温暖着他的身体,“换成‘冬眠’一词,你或许更熟悉一些。”
    原来他是妖族,项衡迫不及待的问:“前辈,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此事说来话长……”
    结满白霜的左手从斗篷里滑出,阴长黎提壶斟了杯酒,推去他面前,又连忙将手收回斗篷里。
    接着,将发生在项衡父女俩身上的事情告知。
    “令嫒手中拿的,是神剑天狂。为她做剑道启蒙的师父戚隐,是山海族曾经的王者,诸界公认的剑皇。她的经脉,根骨,都被我悉心重塑过。而她本人虽愚,却肯吃苦,短短时间内,有这般本事,并不奇怪……”
    “我为躲避命运,先前一直不敢接近项天晴,故而并不知孟西楼是上界分|身。此次跟随令嫒来到银沙,见到孟西楼,才知道的……”
    “因我曾在冥界任职,修过秘法,能看到孟西楼的灵魂辉光与众不同……”
    突然抛出来那么多信息,项衡处于茫然状态。
    等他慢慢理出个头绪之后,很明显是持怀疑态度的:“前辈,您那支天命笔……”
    阴长黎知道他的意思:“天命笔可以点入令嫒的识海,因为她当时还是凡人。有修为之后,天命笔是点不进去的,更何况项道友你这般境界。”
    项衡心中再添几分疑『惑』。
    说小晴是天界下凡渡劫的仙女,他可以信。
    说她上界的家族,一直在等自己修至九品,毒入骨髓,入魔后大肆屠杀,他也可以信。
    但说动手之人是孟西楼,他真是不太敢信,也不愿信。
    孟西楼骁勇善战,跟了他将近两百年,守在这贫瘠漠北,从没有半点行差踏错。
    比着叶潜之和无眠,太让他省心了。
    有时候确实目中无人,可毕竟出身王都贵族,倨傲一些也是正常的。
    但项衡又不敢彻底不信,因为这还关系到女儿的命。
    若是真的,女儿被人赤条条摁死在洗澡水里,单是想想,他体内的魔毒便已经开始汹涌澎湃。
    他深吸口气,闭上眼睛压制。
    “这便是令嫒自己扛着,不敢告诉你的原因。”阴长黎骤然释放出妖力。
    正压制魔毒的项衡心头一惊,想要躲闪,但悬在头顶的妖力宛如十万大山,难以挣脱。
    正欲使出全力抵抗,又发现不太对劲儿。
    聚拢在头顶的妖力,并不是想要打压他,反而像一枚磁铁,吸取着他丹田骨髓内的魔毒。
    项衡『摸』不着头脑,抬眸瞧见阴长黎周身渐渐被一些黑气环绕,白皙精致的脸上,开始出现网状的黑魔纹路。
    确实是在吸收他的魔毒。
    “前辈您这是做什么?”项衡惊讶极了。
    “表示诚意、筹谋布局、收买人心,三者合一。”嘴角逐渐有些黑血流出,阴长黎取出帕子,优雅的擦拭掉,笑道,“先前便告诉你了,你父女二人的命运,会在一定程度上,牵连我的命运。”
    “这事儿,得从我的出身说起。我出身山海烛龙族,在我年幼时,山海族与天族曾起战火。天族元气大伤,而我族更是损失惨重。”
    “我的祖父、父母、兄弟姐妹们,都死在那场战争中,而我是个软骨头,投降了,因此被烙上了山海贱民的印记,被天族送去矿场劳作……”
    阴长黎一边吸取着项衡的魔毒,一边怅然感慨,“项道友有所不知,我本是一条白蛇,就是在劳作期间,整日里钻在地下采矿,竟染成了一条黑蛇。”
    项衡目『露』同情,正准备说几句安慰之言,抬头见阴长黎怪异的表情,他怔了怔。
    阴长黎似笑非笑的打量他:“这般荒诞之言,你竟然信了?”
    项衡:……
    阴长黎笑的连连咳嗽:“你们父女俩,当真是人间瑰宝。”
    项衡无语望天,想想也是,怎么可能挖矿挖的颜『色』都变了,是条烛龙,又不是变『色』龙。
    问题是正在商讨大事,谁能料到他猝不及防开起了玩笑?
    这位前辈,明明是个高贵冷艳的外表,怎么一开口就这么欠呢。
    “前辈,说正事儿吧。”人家正帮自己吸着魔毒,项衡即使被耍了,也没脾气。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主要是想让你了解,天族对我山海族忌惮颇深。而他们的忌惮,并不是杞人忧天。”
    阴长黎笑够了之后,继续说。
    “我有一宿敌名叫寒栖,出身你们人族,是个可怕又可敬的对手。他为天族帝君效力,以他所精通的先知之术,一直在镇压我们这些山海余孽。”
    “而我,有幸成为天族帝君目前最忌惮的一个。”
    项衡有点明白了:“抓不住您,便想改动您的命格,让命运置您于死地?”
    阴长黎摇了摇头:“杀我不是目的,他们主要想从我口中得知,前任冥君临死之前,究竟交代了我做什么,因为前任冥君,一直是站在山海族一边的。我此次休眠,如同你魔毒缠身,是一次大好时机。”
    休眠时,阴长黎毫无还手之力,不知自己怎么会重伤失忆,所以选择待在戚隐身边。
    戚隐即使被囚,天族也没有人能够靠近万骨窟。
    在他身边是很安全的。
    再加上有项海葵的搅局,双管齐下,应该能躲过这一劫。
    可就在项海葵离开的前一天夜里,阴长黎突然想到——
    自己此番窥探到命运,若是原本就在寒栖的计划之内呢?
    那么以寒栖对他的了解,必然猜到他会选择在万骨窟休眠。
    戚隐身边,就成为寒栖给他设下的捕兽笼。
    没错,戚隐打遍天下无敌手,但他不够聪明,且有个致命缺点,心肠软,软成一团棉花。
    当年被徒弟背叛,一败涂地,他都舍不得杀掉徒弟。
    阴长黎在心中做了个假设。
    在他休眠之后,寒栖派几个死士演一出戏,比方说,有一对儿被追杀的母子俩,逃难至万骨窟。
    在母亲被杀时,戚隐还能忍住不出手。
    可当孩子即将被虐杀时,戚隐肯定待不住。
    随后,那小孩子便会留在万骨窟养伤,趁机朝锁链上盘着的冰蛇出手,再容易不过。
    戚隐护得住他的『性』命,却防不住别人朝他下咒。
    而且寒栖推算到他休眠之后,很快就会下手,毕竟等他冰层加厚之后,下咒难度会加深。
    阴长黎道:“于是我当机立断,分出一个分|身,而且,那分|身自己都不知自己是分|身,因为我截取给他的记忆,只停留在我做出新决定之前。接着,我便钻进了给令嫒的驱魔『药』中。”
    项衡哦了一声:“所以,您那位宿敌只能伤到您的分|身……”
    阴长黎笑了:“不,我猜到他猜到我猜到他猜到,他肯定知道万骨窟内休眠的只是我的分|身,而非本体。”
    晕了晕了,项衡的脑子不够用了。
    这俩人精得斗了多少年,斗了多少回合,才能彼此了解到这种程度?
    而且整天想这么多事情,头发还这么多,没秃,真不科学。
    阴长黎:“他给我分|身份下的咒,一定可以追溯本体,伤及我的意识海。”
    这样一来,无论他在哪里,都逃不过重伤失忆的命运。
    项衡更不懂了:“既然您算到了,为何还要留下个分|身?”
    这不是留下条尾巴给对方踩吗?
    越来越多的魔毒积聚,阴长黎整个人已快被魔气覆盖:“我一直逃跑,他穷追不舍,终究会将我追进一个死胡同里。”
    那还不如主动应劫。
    横竖是会重伤失忆,那不如借此机会,将项衡的毒给清理掉。
    不知何时会被项天晴搭救,那不如趁着项海葵在的时候,主动来到项天晴身边。
    “稍后我毒发濒死,有劳项道友将我扔去她二人面前,一定要两人都在的时候扔。”
    “然后呢?”
    “然后?我不知道。”阴长黎摇摇头,“令嫒那似荒野般空旷的脑袋里,总是有许多奔腾的想法,我『摸』不透。”
    “那岂不是……”
    “我『摸』不透,寒栖便『摸』不透我。对我俩来说,都是一样的措手不及。”阴长黎这是兵行险着,“稍后,你便在我行宫内待着修炼,仔细看清楚谁是人,谁是鬼,坐等他们将所有招数用尽。不过,担心你会忍不住,我会将你锁起来,七日后再放你出去。”
    “不行!”项衡双手撑着桌面,本想起身,但仍被头顶的妖力压制着。
    他紧咬牙关,强撑站立,以表自己宁死也不躲着的意愿,“若前辈所言都是真的,这七日我女儿在外便是四面楚歌,命悬一线,您让我眼睁睁看着?!”
    “她没问题的。”阴长黎安抚道,“这七日对令嫒来说,才是真正的实战训练,过了这一关,她才算真正的脱胎换骨。”
    项衡誓不妥协:“不行!”
    阴长黎微微仰头,迎上他一双泛着魔气的猩红的眼眸,慢慢收起笑脸,沉声道:“我送给令嫒天狂,又解了你的魔毒,并不代表我就改了你父女二人的劫数。我说过了,渡劫最好的办法不是躲避,是迎劫而上,再浴火重生。”
    项衡当然知道他说的有道理:“可是……”
    “没有可是。”
    阴长黎打断了他,声音徐徐,却不容置喙:“项衡,你们的灾难不是我和寒栖带来的,是孟家带来的,原本是必死无疑的。我和寒栖的加入,只是让事情变的更复杂一些。我不欠你什么,相反,是你们欠了我,想活下来,就必须按我说的做。”
    他的强势,并未令项衡萌生退意。
    在他开口之前,阴长黎再道:“当然,你舍不得女儿冒险,我可以体谅。你若能拍着胸脯告诉我,在你的庇护之下,能保证她今后不遭苦难,此生长乐无忧,我放你走。”
    “我……”喉结上下滚动,项衡双唇颤颤。
    女儿年幼时,他掌握不了自己的生死,丢下了她。
    而今在修仙界,修到这般境界,更让他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紧绷的神『色』慢慢松动,他闭了闭目,缓缓坐了回来,问道:“前辈,真的认为小葵能行。”
    “我总不会拿我自己的命运开玩笑。”阴长黎的态度也随着他的软化而和善,再次提壶为他斟了杯酒。
    此刻,他手背上覆盖的冰霜开始融化,生出黑『色』的蛇鳞。
    他淡淡笑道:“合作愉快。”
    项衡看一眼从容自得的阴长黎,低头沉思良久。
    心一横,端起那杯酒仰头一饮而尽!
    且信这一回,拼这一回!
    阴长黎满意着微微笑,再从袖筒中取出一枚传信玉简,搁在案台上,朝他推过去:“七日后,麻烦转交令嫒。”
    项衡蹙眉捡起:“这是……”
    “我为令嫒逆天改命,自然是指望在我渡劫期间,令嫒能够为我披荆斩棘。”
    阴长黎微笑着说。
    魔气已令他一双眼眸晦暗不明,他不加抵挡,任由魔气侵袭意识海。
    他不会像人类一样入魔。
    身体会自发形成保护,比如暂时清空前后灵境,以免被魔气感染。
    可他心中却涌起几分戾气。
    仰起头,隔着殿顶窥探苍穹,阴长黎冷肃一笑,杀意弥漫:“待我的劫难结束,便是尔等劫难的开始,我且看尔等,还能嚣张到几时。”
    ……
    项衡所中的魔毒,悉数给阴长黎给吸收干净了。
    且魔毒拔除后,他竟没有一丝虚弱的迹象。
    等阴长黎化出本体,奄奄一息之后,项衡按照他的吩咐,离开了小黑球宫殿。
    一手小黑球,一手小黑蛇,又离开闭关的密室。
    不知道阴长黎施了什么法术,现在整个地『穴』内的时间像是凝固住了。
    在他两人商讨大事时,他那两个女儿保持着走路的姿势,却如同蜡像一般纹丝不动。
    项衡经过两人身边,看了看项海葵,又看了看项天晴。
    无论目光注视着谁,他的心情都很复杂。
    项衡叹了口气,撇下她们继续往上走。
    来到地『穴』门口时,他掌心蓄力,朝天空挥出一掌。掌风卷动风沙,原本万里无云的大漠,即将酝酿风暴。
    这是为了将她们堵在地『穴』里,确保她们能够看到小黑蛇。
    项衡又寻了个废墟,将小黑蛇埋了进去,只『露』出尾巴。
    他蹲在小黑蛇身边,心里对阴长黎也是佩服的紧。
    “吧唧!”小黑球从他手里跳出来,变大,从当中裂开一条缝隙。
    阴长黎即将完全失去意识,地『穴』内的封印法术即将消失,小黑球也即将上锁,这是在提醒他快快入内。
    项衡略一迟疑,咬牙躬身进入行宫。
    小黑球迅速合拢,缩小成葡萄大小,啪嗒落在角落。
    项衡藏身宫殿,盘膝打坐,利用宫殿内的灵气提升境界。
    他的神识无法穿透小黑球,看不到看面的景象,只能听见两个女儿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听着她们被风暴阻隔。
    听着大女儿发现了小黑蛇。
    又听见小女儿怂恿着大女儿将小黑蛇放点盐巴腌一下。
    项衡心里咯噔一声,一口血差点儿喷出来。
    可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默默听着。
    这小黑球在阴长黎沉眠之后,也开始狂野起来,让它去银沙它不去,在沙漠里四处找驼兽吃。
    甚至还遇到了路溪桥。
    项衡一看这作死精居然偷跑出来了,担心他会出意外,便央着小黑球吃掉他的驼兽之后,先将他定在原地,不准他再继续出关,等人来抓他回去。
    没想到,来救路溪桥的人竟然是项海葵。
    那也是项衡第一次见识到天狂剑的威力。
    随后,是无眠与项海葵打架,将项衡气的不轻,求着小黑球将无眠给拽下来……
    再然后,是孟西楼与项海葵打沙熊,引来几方势力。
    他听到了孟西楼喊来项天晴,意欲让她收服小黑球的一番对话。
    那一刻,项衡终于确定孟西楼果然不是寻常人……
    而这两日,小黑球一直在白星现手上,他对外界发生的事情,也都心里有数。
    原来,瞧着平静美好的湖水下面,竟是暗『潮』涌动,危机四伏。
    ……
    项衡从回忆里抽身,同时收回看向道辰的目光,转望荆问剑尊。
    对于他的突然出现,荆问同样沉默了半响。
    那封信不是说项衡魔毒缠身么,可这般精气神,哪有一点儿中了魔毒的迹象。
    他想开口询问一下情况,但事已至此,问不问没有差别。
    项衡是否中毒,都不是自己的对手。
    管他在银沙有多少威信,他荆问想杀人,谁能拦得住?
    但在动手之前,荆问还是先传音质问:“项衡,你承不承认你从前叫做卫晟瑄,是我金灵剑道院的弟子?”
    项衡一口认下来:“应该是的,我是附魂重生之人,这具身体原先的主人的确是个剑修,储物镯内拥有许多宝物。”
    当时他就觉得,这身体的原主应不是个籍籍无名之辈。
    荆问冷冷道:“附魂重生……”
    “您可以检视。”项衡二话不说,解除自己的护体真气,“以您的修为,应该不难得知。”
    他这般坦然,倒令荆问微微一怔。
    项衡不怕他突然攻击自己,荆问是不将他放在眼里的,有没有护体真气,在荆问看来都是一样。
    荆问灵台飞出一道剑意,钻入项衡灵台内。
    项衡面上微『露』痛苦之『色』。
    城中一众城民们都紧张起来。
    项天晴几乎昏厥,语无伦次的传音给笼子里的项海葵:“肯定是爹‘夺舍’的事儿被王都知道了,荆问是奉命来拿人的,怎么办啊小葵?”
    夺舍行为在中州是严令禁止的,无论是谁,一旦发现,就会被诛个魂飞魄散。
    项海葵知道真相,倒没那么担心。
    只要荆问还稍微有一点点剑尊大佬的『逼』格,知道原主已死,应就不会再难为父亲了。
    碍于这桩陈年往事他自己也嫌丢人,父亲夺舍的事儿,他不会说出去,往后两人一起保持沉默。
    父亲完好无损的从小黑球里飞出来了,猜不到原因,可项海葵悬着的心已经放下了。
    她现在担心的是老板。
    道辰的情况看着很不妙,老板只会更差。
    城楼上渡劫期的剑气飞溅着,她的传音被阻隔,只能眼巴巴看着,传音问白星现:“你能联络上你叔叔吗?”
    白星现心头也是七上八下,摇摇头,不只是安抚项海葵,还是安抚自己:“我叔叔很强,没事儿,别担心。”
    项海葵暗下决心,无论是从前的帝国总裁老板,还是如今的小『奶』狗老板,总之这份恩情,往后哪怕刀山火海,她也一定得还了。
    荆问检视过罢,收回意识剑胎,喃喃:“真的已经死了……”
    项衡拱手:“两百多年前就已经死了。”
    荆问沉默良久,周身剑意逐渐消褪,微微颔首:“那好,此事我便不追究了。”
    这肉身看着虽碍眼,很想将其碎成齑粉。可项衡的行事作风,人品秉『性』,他一贯是颇为欣赏的。
    何况他还想收项海葵为徒。
    荆问勾了下手指,项海葵身边的木柱轰然消失,化为一支木簪飞回他手中。
    他望过去,项海葵也正好回望他,眼神锐不可当。
    真是他喜欢的『性』子,修剑的好苗子。
    视线一偏,又看到了项天晴那张熟悉的面孔。他的眸光微微一凝,生出了将两人都带走的心思。
    正准备开口问项衡要人,项衡先说话了:“荆前辈,我附身之时,修为虽是六品,但肉身已是五劳七伤。而肉身乃剑修,我对修剑一窍不通,便弃剑重修。”
    “至于他储物镯内那些宝物,我更是一分没用,全都拿来供养天晴了。”
    荆问蹙眉:“所以?”
    项衡的神『色』越来越冷淡:“咱们得捋清楚,我占据了卫晟瑄的身体,欠了他的,我都还了。他欠您的和我没有关系,可您却伤了我的女儿,这事儿怎么解决?”
    荆问楞了一下:“解决什么?”
    项衡看向一身血的项海葵,心痛不已:“认错!”
    “认错?”荆问难以置信,“你让我向一个黄『毛』丫头认错?”
    项衡道:“与年纪无关,做错了事就必须认错!”
    早听说银沙大城主是头倔驴,荆问好笑道:“我若不道歉,你又当如何?”
    项衡数罢项海葵身上的伤痕,多半是由淮灭的鬼爪造成,荆问的剑气只占少量。
    他心中有了计较。
    “前辈若不道歉,那我便只能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了。”
    周身涤『荡』起滚滚战意,他朝荆问做出邀战的手势,“今日项衡便是战死,也必让前辈身上带些伤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