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穿越修仙的爹回来接我了 > 第40章 老板的嘱托
确实是说不出话了, 像是被施了禁言咒。
    阴长黎猜, 应该是本体出了问题,且是大问题。
    脱离本体的意识,就像从枝头掉落的花, 很快会枯萎。
    同时, 还会受到本体状态的影响。
    他现在思考起来就非常吃力,如同一个昏昏欲睡的人,处于半梦半醒之间。
    在项海葵觉得他死鱼眼的时候, 他并不是故意的, 是真有点儿迟钝,见她试探自己, 顺势作弄她一下。
    笑一笑, 乐一乐, 让僵硬的脑子慢慢活过来,才好交代她正事。
    自己的本体这阵子到底遭了什么罪,想问,但是不能问, 问了就会忍不住指指点点。
    哎, 还真是有些心疼自己。
    “前辈?”项海葵见他收起笑容, 天生上扬的嘴角都瘪了下去, 心里头瘆得慌,不知道他又想干什么。
    她抽了下手臂,挣脱他的禁锢,踮着脚往后挪, “咱们还是赶紧说正事吧,您也知道我理解力比较差,得预留点时间给我消化。”
    阴长黎未作回应,指腹按压唇瓣,朝她摇摇头。
    这是干什么,打哑谜吗?
    平时也就算了,项海葵现在的心情非常糟糕。
    “行,那您想说的时候再说吧。”她蹲下来,一手托着腮,一手在海面上画圈圈。
    海水像橡皮泥一样黏糊糊,还挺有趣的。
    刚画好一个五环,一只银白『色』的长靴踩了上来,将她的杰作践踏一空。
    阴长黎撩开长袍一角,微微屈下左膝,半蹲在她面前。
    浓密的长发铺在地上,有几缕落在项海葵手指上,她想将手收回来,猝不及防的,手腕又给握住了。
    阴长黎将她略显枯瘦的小手翻个面,掌心朝上。
    她本能卷曲手掌,却被他抚平。
    多数剑修手上都有茧子,即使能用『药』水抹去,也一直留着,这是属于剑修的荣誉。
    项海葵也有,修剑之前就有。
    除了茧子,还有不少深深浅浅的疤痕。
    项海葵蹙了蹙眉,也不挣扎,上一次被人抓着手掌看手心,是一年前在天桥底下花十块钱算命的时候。
    阴长黎用指尖在她掌心写字,似是蘸了岩浆为墨,十分清晰:“怎么了?”
    手心像被羽『毛』掻的痒痒的,项海葵心道这话该她问吧,好端端说着话怎么改写字了?
    “没什么,就是突然感觉特别累,还有些烦躁。”
    之前一直提着一口气儿,这口气儿在今天卸掉了。
    阴长黎慢慢写:“我知道你累,但你没有资格喊累,知道原因么?”
    项海葵抿紧了唇,过了一会儿答:“因为我还没有跑赢命运。”
    阴长黎摇摇头。
    项海葵『迷』怔:“那是为什么?”
    阴长黎写:“你看海面。”
    项海葵低头看脚下,海面倒影着她的丸子头和瘦成瓜子的脸。
    阴长黎:“可看明白了?”
    项海葵看了半天,一头雾水。
    阴长黎写道:“你瞧你本就相貌平平,丧气喊累的时候,就会变的很丑。”
    项海葵:……
    草!
    就知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阴长黎唇角飞扬,无声的笑意沁入眼底,『揉』了『揉』她头顶的花苞,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总想往她头发上瞟。
    滚蛋!
    这手法跟撸宠物似的,项海葵没好气的甩头,甩开他。
    “行了,说正事儿。”阴长黎含着笑,继续在她手心上写,“照顾我是第一件事,第二件事,这枚玉简并非普通的传信简,储存着许多我闲着无聊,看人决斗时的留影,你闲来无事,可以进来观摩一下。”
    随着他一挥袖子,海面倏然飞起浪花,浪花凝结出场景和人影,是一群法修在打群架。
    哗!
    另一侧,海水似水龙冲天而起,凝结成一座陡峭的山峰,峰顶站着两个剑修在比拼剑意。
    哗啦啦!
    除了脚底下这片区域,四处都在翻炸水浪,玉简内的汪洋大海,此刻成了一座巨大的演练沙盘。
    她兴奋极了,能让老板记录下来的决战,绝对是相当精彩。
    1就是……
    这些影像中好像还有螃蟹与虾打架,老鼠和猫追逐,滴水怎样穿石,看的出来他的确是闲着无聊才留影的。
    “第三件事。”
    项海葵看周围看的入『迷』,直到阴长黎将一颗夜明珠塞进她另一只手里,她才反应过来。
    阴长黎写着:“我的本体可以自我修复,但时间太久。吸收其他妖物的力量,能促进我的修复。”
    “但我也不是什么妖力都吃,当你有想杀的妖怪时,用这颗灵珠测一下,若珠子发光,就可以作为我的补『药』。”
    项海葵忙应下:“好的。”
    说起来,她最喜欢老板哪一点?
    他会强迫她做事,却从不强迫她违背本心去做事。
    就比如将她换成小白,老板嘱咐的肯定是:“拿着这颗珠子,但凡能让珠子亮起来的妖,统统给我杀了。”
    阴长黎:“还有这三支箭,你收好了。”
    三支灵箭化成三支玉簪,斜『插』在她的丸子头上。
    阴长黎写:“当你遇到无法解决的难题时,就随便抽出一支,在箭头上刻下你的问题,『射』出去。”
    项海葵纳闷:“随便『射』?”
    阴长黎微微颔首:“放心,当它们飞出去时,没人看到的。三箭的终点,分别是三位山海族的巨擘,和你师父是同时期被囚禁的。”
    项海葵震惊,她语文有点差,巨擘这词不太懂什么意思,现在看来就是巨佬。
    阴长黎啼笑皆非:“你莫先高兴,他们若是顶用,也不会被囚禁起来,比你师父那喊一声能不停回音五千年的脑袋,强不到哪里去,很有可能会给你出些馊主意……”
    项海葵:……“那我找他们干什么?坑我自己吗?”
    阴长黎:“也别太嫌弃,总归是多给你一条路走,将就着用吧。”
    好叭,有总比没有强,提到师父,项海葵想师父了:“前辈,您有和我师父联络的箭么?”
    阴长黎摇头,写道:“万骨窟的禁制是众封印地中最强的,我的灵箭无法穿透。”
    项海葵耷拉着脑袋,有点儿失望。
    阴长黎写:“但那里小白认识路,等我本体恢复三成左右,能够『操』控行宫,小白可以带你过去。”
    项海葵又活过来了!
    “接下来是我要交代你的最后一件事,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
    阴长黎的表情逐渐严肃,项海葵也跟着严肃起来。
    “您说。”
    “在这期间,你要驱赶走所有试图靠近我的女人。”
    项海葵打了个哆嗦,心道你现在是个圣僧,没有女人想靠近你,是你一直腆着脸想泡我啊!
    好想告诉他,可他又不让说。
    阴长黎:“正常情况,失去记忆之后,我的品位是不会改变的,但是……”
    寒栖通过分/身给予他打击,下的咒应该会保留他的情窍,封住其余灵窍。
    不然就算失去记忆,想让他红鸾星动也不容易。
    项海葵有点儿理解了,原来真是的降智打击。
    阴长黎纠正:“降低的不是智力,是理『性』思维。”
    项海葵仔细做阅读理解,老板的意思是,灵物都是情感与理『性』/交织,他的那个敌人,封印住了他的理『性』思维,留下了感『性』思维。
    而且,理『性』刚开始还留下一些,随着时间久了,会越来越被感『性』所压制。
    现在的『奶』狗老板已经很可怕了,往后难道更可怕?
    项海葵好像已经看到不远的将来,老板流着眼泪去葬花的情景了。
    “此事当尤其注意。”他着重强调。
    “逃开了项天晴,别的女人也会对您造成影响?”项海葵很想知道这个,关系到她会在此事上尽多少心,“还是,您单纯不喜欢有女人……折辱了您?”
    阴长黎垂眸思忖,手指有节奏的点在她手心。
    项海葵也不去打扰他,以他脑子的转速,自己多说句话的工夫,可能已经耽误他绕地球转一圈了。
    “其实,前冥君制造了一件武器。”
    火红的字体再次在掌心浮现,项海葵一眨不眨认真看着,生怕错过了一个字,“这件武器就像烟花一样,只需点燃,便会砰一声冲上天,将上界给炸个洞。”
    项海葵的眼睛越睁越大,真的假的?
    听着就很假。
    但感觉上,老板只是使用了一种形容。
    “但那件武器并没有完成,被上界帝君察觉了,再加上前冥君自身也寿元将尽,便将武器转交给了我,由我来继续完成。”
    “如今,武器已经打造完成,可时机还未到,必须等待…所以你明白了么,上界耗费心思的抓我,就是想从我口中得知武器的下落,提前销毁。”
    既然是个重大秘密,项海葵不信他就这么说出来了,不过在意义上应该是相近的,于是她谨慎点头。
    阴长黎微笑着再写:“我所有的亲人都死于战争,又因我投降,被烙上了山海贱民印记,山海族早已将我除名。在此生唯一挚友也死去之后,我已是孑然一身,没有任何弱点可被攻击……”
    所以他们奇计百出,意图给他制造一个“英雄难过美人关”的弱点。
    项天晴是寒栖的第一个选择,但也不是非她不可。
    此后,必定还会牵动其他的红鸾星。
    “我明白了,往后不会让女人靠近您的。”项海葵吞了吞口水,“可是前辈,那个……”
    阴长黎眨了下眼睛,似乎在说:“嗯?”
    项海葵超小声:“帮您赶桃花不是难事儿,但我也是个女人,咱们朝夕相处的,万一……”
    阴长黎竟微微一怔,似乎从来都没有筹谋过这个问题:“你也未免太多虑了。”
    项海葵:wtf???
    这也太伤人自尊了吧,她的内心奔涌出滔滔邪念,好想接受天狂的怂恿,趁『奶』狗老板倒贴的时候睡了他,看这总裁狗比清醒之后怎么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