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穿越修仙的爹回来接我了 > 第51章 金灵惊魂夜(一)
项海葵震惊且无语, 叮的一声, 那根刻字的绣花针被她夹在两根手指之间撅断了。
    草,刻了那么久全白刻了!
    心疼自己的同时,她顺带鄙视一下自家老板。
    吹什么一步三算, 算无遗策, 怎么没算到无相是个文盲啊!
    她没好气:“那您现在告诉我,就好意思啦?”
    ——“你并不是我的晚辈。打个比方,你会对自己的晚餐, 有羞耻之心么?”
    他轻笑一声, 项海葵打了个哆嗦。
    ——“别怕,在我修出人身之后, 就已经不吃人类了。更何况你还是老戚的徒弟。”
    项海葵抚了抚胸口, 吓死她了。
    她会怕, 但不会觉得可怕。
    她是个吃肉狂魔,可若是“食物”已经修出人身,哪怕会说人话,那就从她的食谱中排除出去了, 说不上原因。
    “我师父可不老, 年轻着呢。”项海葵纠正。
    他知道她是谁, 看来已经被老板安排的明明白白, 省下她不少功夫。
    担心白星现的情况,项海葵切入主题:“那我再和您说一遍我遇到的情况吧。”
    她将神塔描绘了一遍,包括自己面对神塔时的反应。
    ——“听你之言,这并不像神器, 塔的外观只是遮掩,其本质更像是一种植物。”
    “是不是树妖?”项海葵也觉得那神塔是有生命的。
    ——“一时有些想不起……不过既然来了,陪你过去看看。”
    “多谢。”
    神念通常消散的很快,项海葵不知道他可以支撑多久,赶紧将血滴在天狂上。
    她不确定这段时间内,路家有没有将白星现转移走,仍然需要天狂引路。
    看方位,指向的还是路家。
    赶路的时间里,她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前辈,您是山海无相族,无相是哪一类物种?”
    这个世界的山海族,和华夏《山海经》不完全一样,但具有一定的相似度,穷奇和烛九阴她都听过,对无相却没有一点印象。
    “我没有固定的形态,山川河流,闲云野鹤,只要周围有什么,我就可以变成什么。所以才叫无相,无本我相。山海先祖曾因我族是物还是兽,研究许多年。”
    既然最后接纳了,那应是兽。项海葵心里浮现出变『色』龙的形象,变『色』龙的超高级形态。
    这种难搞的巨佬,项海葵很想问问他是怎么被天族囚禁的。
    但其实不难理解山海族干不过天族的原因。
    山海族天生强悍,但弱点也非常明显。
    比如师父是只穷奇,勇猛无匹,但是特别好战,还容易冲动。
    身为全族战斗力最强的扛把子,正带头打团之际,被天族第一剑独孤壑刺激两句,就扔下大部队孤身和他约战去了。
    甚至在被徒弟穿胸一剑后,依然如约而至,最终败于独孤壑剑下,沦为阶下囚。
    又比如老板,内外兼修,几乎完美的毫无缺点,却每隔数百年便要冬眠,冬眠时期就是一只任人宰割的小白兔。
    只需针对山海各族的弱点,逐个击破,一打一个准。
    ——“我想起来了,那神塔应该是小建木所化。”
    项海葵脚下不停:“小建木?我只知道建木神树,在我家乡的神话传说里,好像是世界树?连接天地的通道?”
    ——“不知,我也没见过建木神树。但小建木我见过,听说是从建木神树上分裂出来的,每隔几千年就会分裂出一株,它很矮小,会像人参一样四处移动,成熟时会结出两颗小果子,一清一浊,一善一恶。渡劫巅峰的正道修士和魔道修士,分别吃下清、浊果,可以提高合道成功的几率,又叫合道果。”
    ——“合道果,在我被囚禁的那处地方,是很抢手的宝物,倒是没人抢过小建木,可他们不知道,小建木其实也有价值。”
    项海葵认真听着。
    ——“好像是将它缚住之后,根系会向地下不断延伸,穿透虚空结界,进入……进入哪儿来着?记不太清楚了。”
    项海葵屏息:“您再仔细想想?”
    ——“你手中还有没有灵箭?”
    “用了一支,剩下两支。”
    ——“再用一支。”
    三根救命毫『毛』一下就要用掉两根,项海葵心疼啊,但也没办法,停下了脚步。
    现在她位于剑道院与主城区之间的一片林地里,现在又是夜间,四周没人,便又抽出一支箭:“该写什么呢?”
    针都撅断了,现在刻字更难。
    ——“让他也分一缕神念过来,留我的名。”
    项海葵蹙眉:“有这个需要么?”
    听无相的意思,都已经确定是小建木了,箭指的那位大佬确认一下就行,一缕神念过来也没什么用啊,还白白损伤身体。
    项海葵依然照办,『射』出去之后道:“其实前辈是想和老朋友叙叙旧吧?”
    可以理解。
    ——“一辈子不见他们,我也不会想念他们。只不过我既然损伤了身体,有个同族陪着,心里会舒坦点儿。”
    项海葵:……
    你们山海族不战败真是没天理了。
    无相估计是猜到了她在想什么。
    ——“长黎这些年,至少找到了二十几个关押地,可他却只给你三支灵箭,你知道原因么?”
    其他大佬更不靠谱吧,项海葵在心中想。
    ——“因为我们三个是他可以完全看透,完全掌控的……当然,除了我不识字这一点,毕竟我伪装的年头,比他的年龄还要大。”
    项海葵明白他的意思了,她是让自己别小看山海族,他们仨代表不了山海巨佬们的整体水平。
    正想着,天狂再次疯狂预警。
    这一次项海葵非常淡定,等短箭飞来,她仍是一把抓住,这次抓出了一堆土渣。
    等那些土渣凝结,又往她灵台钻。
    她听见无相喊一声:“爸爸?”
    新的声音颇为激动:“相相!”
    项海葵惊了一跳,这次请来的难道是无相前辈的父亲?
    不对,无相前辈不是说他这个种族一代只有一个,难道是干爹?
    无相:“先和老戚的徒弟打声招呼。”
    “哦对。”新的声音自我介绍,“吾乃山海霸下族,霸英。”
    霸下?项海葵反应了一下才想起来是赑屃的别名,龙九子中的老六。
    原来是这个霸霸,她满头黑线:“项海葵见过前辈。”
    霸英嘻嘻笑:“葵葵乖,别叫那么见外,我喊你师父是喊叔的,咱俩算平辈,通常平辈们都喊我霸霸,可你年纪也未免太小了,就,喊我声霸哥吧。”
    项海葵:“霸哥!”
    霸英哈哈大笑:“不愧是戚叔的徒弟,就是爽快!”
    废话,当然爽快,连无相都喊爸爸,她喊哥,简直不要太赚。
    项海葵腹诽过罢:“咱们还是说正事儿吧,霸哥,您知道小建木么……”
    她又讲了一遍,顺带连无相的推测也一并讲了。
    霸英拍板钉钉:“肯定是小建木了,长了脚到处跑的小树,一旦缚在某地,久而久之,根部能伸进冥界去。”
    “冥界?”项海葵诧异。
    霸英:“对,算是打通人间与冥界的一个通道,但这是很难实现的。”
    项海葵:“怎么说?”
    霸英:“就那两颗果子,清善果和浊恶果,是被正邪两道哄抢的对象。果子一离开树,树就死了,此其一。”
    “即使没人摘果子,果子成熟后,会化成人形,脱离树,树还是会死,此其二。”
    “就算果子不脱离,将小建木缚在凡人界的土地上,需要耗费巨额天晶石来养,天晶石乃上界之物,凡人没有获得的渠道,此其三。”
    无相接着问:“你说你那姓路的朋友,自小住在神塔上?”
    项海葵:“是的,他家里说他短命,将他保护的……”
    无相又问一句:“他还有个孪生哥哥?”
    “对。”
    “哦,我明白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儿。”无相道,“这两兄弟就是小建木结出的两颗果子,落地成人了。路家从前不让他出塔,现在不许他离开王都,都是怕小建木枯萎。小建木的根系,估计已经蔓延全城了……霸霸。”
    霸英:“葵葵你跺个脚。”
    不知他释放了什么力量,项海葵骤然觉得双腿像是灌了铅,费力抬起,“嘭”的落下。
    一道环形波纹自脚下散开,项海葵呼吸凝滞,波纹散开那一刹,她看到地面数百丈之下,密密匝匝全是盘根!
    霸英好奇:“可路家哪来的天晶石呢?两百年将小建木养起来,这般阔绰,唯有上界的大世家供养着,才有可能。”
    无相:“我更好奇路家养小建木是干嘛呢?”
    霸英:“想去冥界逛逛?彼岸城挺美的。”
    无相:“那要看小建木的根是扎去哪里了,如果不是彼岸城,而是九苦之地的话,那里可全部都是凶兽和无法超度的恶鬼,若是从小建木通道里爬出来……”
    不必多,王都必定遭殃。
    九苦之地面积广袤,距离彼岸城甚远,等冥界高官发现的时候,足够血流成河了。
    项海葵听的心惊肉跳:“路家擅长发战争财,难道这次准备趁着过几日金灵王寿宴,玩一票大的?!”
    霸英:“葵葵你再躲个脚。”
    他又释放了点力量,项海葵跺脚之后,下方盘根又显影一刹。
    霸英道:“还不够,起码还得在养个两三年,才能穿破冥界的屏障,除非他们能抽个天族人的生魂,以生魂献祭……”
    天族人的生魂,项海葵『迷』怔片刻,脑袋里嗡的一声:“真有啊!项天晴啊!”
    “糟糕了!”项海葵拍拍额头,想让接受了太多信息,已经混『乱』的脑袋清醒一下,“他们可能真的预计在几日后打通冥界通道,但现在被小白发现了,我又追了过去,他们肯定要提前行动了!”
    “项姑娘。”
    她正在想自己此时应该最先做什么,突然又一个声音传入意识海。
    声音来源不一样,是附近有人传音给她。
    她循着声音望过去,瞧见不远处的一株大树冠盖上,倏地浮出一个黑影。
    她瞳孔一缩,是先前出现在老板身后的黑影!
    那黑影此次没有消失,反而变得越来越浓郁,似一团墨汁,稍后凝结出一个人形。
    此人瞧着身材偏瘦,身穿朱红长袍,有一双长而魅的眼,一张薄而红的唇,像只狐狸精似的。
    可惜左边脸颊一道疤破坏了颜值,是陈年剑伤。
    意识海里无相和霸英的声音同时响起:“雀迟!”
    无相:“看来小建木树的根,是真的扎去九苦之地了,我听说雀迟就是被封印在那里的,竟然跑出来了。”
    霸英“呸”了一声:“真是冤家路窄。”
    项海葵:“两位的仇人?小金……上界的人?”
    和善的霸英凶巴巴道:“他是我们山海朱厌族的,不,他已经叛族了!”
    雀迟这名字,项海葵想起来了,曾在老板的梦境里听到过:“他吃过阴前辈的哥哥!”
    “何止啊……”无相一直慢慢悠悠的声音,也终于浮现一丝丝波澜……
    当年雀迟临阵倒戈,联合另外一伙族民叛族,就是为了趁着山海族大『乱』之际,大肆捕杀同族,以此增强自身。
    山海族被镇压之后,对于这位有功之臣,前帝君私底下还给予了奖励。
    但和山海族交好的太子却气不过,单枪匹马四处追杀他们,将那些叛族者能杀则杀,杀不掉的就全丢进了冥界的九苦之地囚禁起来,其中便有雀迟。
    正是因为这件事,他才彻底丢了太子之位,被前帝君扔去了冥界。
    霸英:“但是葵葵,现在主要是你和他冤家路窄。”
    “嗯?”朱厌好像是一种主战争的凶兽?项海葵不知道自己和他有什么牵扯。
    突然,她想到了,抬眸盯紧了雀迟,目『露』凶光:“你是我十八师兄,那个欺师灭祖的叛徒!”
    雀迟咧开唇角,笑声刮骨而过:“真是想不到啊,师父这么死『性』不改的么,还敢收徒弟,而且还收个没什么天资的女徒弟,以天狂相赠,啧啧……”
    上下打量着项海葵,他眯起眼睛,“师父该不是被囚禁的太久,太寂寞了,饥不择食了?”
    项海葵怒道:“我一定割了你的舌头!”
    “就凭你。”雀迟不屑,换成别的小姑娘,他根本看不进眼里去,不值得他浪费一手指头。可眼前的少女是自己的小师妹,那感觉便不同了,“可你也不用怕,我不会杀你。”
    项海葵:“那你……”
    雀迟:“我只想睡了你。”
    项海葵:?
    雀迟忽然很兴奋:“然后,你记得去找师父哭着告状啊,哈哈哈哈……”
    卧槽又一个死变态!
    项海葵恶心的想吐,发现人若是活的太久了,不是容易变成神经病,就是容易变态!
    “来,不要浪费时间,我还要去吃那条烛龙。”雀迟朝她眨了下眼睛,身前慢慢凝结出一柄气剑。
    他人站在树盖顶部一动不动,气剑倏然朝项海葵飞去!
    项海葵立刻挥剑抵挡,那气剑竟拐了个弯。
    项海葵忙不迭侧身,剑却同步翻转。
    在一个瞬息之内,项海葵连续变化好几次身形,都能被雀迟准确判断,那气剑最终她肩头割出一道伤口,瞬间消散。
    可见并未出几分力,只是逗弄着她玩儿罢了。
    雀迟挑眉:“小师妹,你跨境界挑战别人可以,可你我同是一个师父教出来的,学的东西一模一样,你的路数我一清二楚,这可如何是好?”
    *
    路家,神塔下方。
    “项师妹?”路溪桥拍拍项天晴的脸。
    项天晴幽幽转醒,头痛欲裂,待视线聚集,瞧见是路溪桥,她猛然惊醒,从他怀里坐直:“是你将我打晕的?”
    她先前在房间里打坐,察觉门禁波动的瞬间,便昏过去了。
    路溪桥冤枉极了:“瞧你这话说的,我有这本事,我就不叫路溪桥了。”
    说的是,项天晴看看周围,好像是个地牢:“这里是哪里?”
    路溪桥叹气:“在我的塔里,我从来都不知道,我住的塔底下,居然有个『迷』宫。”
    昨天他带白星现来玩儿,白星现也学着他的样子伸手去拽垂下来的藤蔓,可藤蔓并没有将他拽去塔顶,反而燃烧起来。
    路溪桥又从塔顶下来,小白一伸手,手心燃起了一簇火,很惊讶的说:“我叔叔曾在冥界任职,这是叔叔送我幽冥火种,怎么突然燃烧起来了?你这木塔,怎么会有冥界之气?”
    路溪桥听的一头雾水。
    就看着小白举着手里的幽冥火四处探索,竟打开一层结界封印。
    两人进入塔下世界,发现有一条一直延伸下方的甬道。
    走到尽头之后,又见一团暗红『色』的小旋涡,小白便惊讶的说,这旋涡是什么门,对面应该是冥界。
    还说这并非神器,怪不得天宝没反应。
    这是一株小建木,根部能扎进冥界去云云。
    路溪桥听天书一样,直到他大哥忽然出现,骤然出手便攻向小白。
    小白不是他的对手,路溪桥也阻拦不住,甚至被定在了一边,眼见小白快要被他打死,掌心那团幽冥火倏地暴涨,反将他大哥给困住了。
    重伤的小白得了个空,跳入那旋涡,堕入冥界去了。
    是冥界。
    在小白跳进入时,路溪桥隐约窥见旋涡对面的景象,暗红『色』的世界,无星无月,年年岁岁,不见天光。
    接着,路溪桥便开始怀疑人生了。
    “项大小姐醒了。”路溪谷走了进来。
    项天晴『摸』不清楚状况,她平素和路家根本没有什么交集:“你们抓我干什么?”
    路溪谷负手上前,微微一笑:“抓你开门啊,我的好姐姐,这株小建木,可都是用养你的钱养起来的。我告诉孟家,我需要大量的天晶,来养一些异界物种,以便你积攒功德。老爷子为了你这个最疼爱的小孙女,当真是舍得,由着我要多少给多少。”
    想积攒功德?
    呵。
    “我偏要用你的生魂,来一场生灵涂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