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穿越修仙的爹回来接我了 > 第56章 金灵惊魂夜(六)
项海葵靠墙坐着休息, 将那些『乱』七八糟的邪念都扔一边去。
    今天是个意外, 往后再也不会了。
    她之前一直担心龙族的“『淫』”会影响到自己,如今看来根本没必要。
    龙族会“『淫』”应该是比较爽的吧,而自己去“『淫』”是找罪受。
    经脉气『穴』都被老板疏通的利索, 她此时什么都不用再做, 只闭着眼睛放松心境。
    她放松的很快。
    对面靠墙的阴长黎,很艰难的才慢慢平复下来。
    今日的猝不及防,其实也本该在意料之中才对。
    选中项海葵来破局改命, 本就是看中她的“无法预估”。
    他早有觉悟, 玩弄命运,必遭命运玩弄, 这可能就是自己的报应。
    观她骨龄, 似乎才过去十年, 他提前醒来,除却添一道腰伤,一切安好,她应是十分尽心了才是。
    阴长黎想回收这十年的记忆, 一时之间办不到。
    尽管不太想面对, 他还是睁开了眼睛:“项姑娘, 如今你我是什么境况?”
    项海葵昏昏欲睡, 被这一声“项姑娘”给惊醒了,『奶』狗老板多年不曾这样称呼过她了。
    她刷地睁眼,一眨不眨的回望他。
    说实话,现如今他头发散『乱』, 左下巴靠近耳朵的位置,被她咬出一个血印子,无论怎么看都很狼狈。
    可项海葵硬是能从他的神情中看出几分优雅高贵,这个感觉……
    脑袋里“嗡”的一声,项海葵瞪眼:“您是谁?”
    阴长黎:“你觉得呢?”
    项海葵深深吸了口气,半响没有呼出去。
    挺直了腰,整个背部贴紧墙壁,恨不得将自己整个嵌进树里去。
    浑身每个『毛』孔全都张开了似的,一时间凉意顺着『毛』孔钻入身体,骨头都被冻成了冰溜子。
    “哈,前、前辈……”项海葵皮笑肉不笑,“您是什么时候苏醒的?”
    刚刚打坐的时候吧?
    阴长黎却将视线一垂,微微倾身,从垫子上捡起一绺被项海葵扯下来的长发,微笑:“大概,就这时候吧。”
    项海葵毫不容易恢复的体力,刹那又被抽空,差点儿就给跪下来。
    怪不得狂意升的这么欢畅,原来……
    老板中途会停,是他醒来了!
    项海葵后怕的捂住自己的脖子,眼眸里透出惊恐,他那会儿是真想掐死自己!
    阴长黎看她惊惧的模样,想解释一句,他当时只是过于慌『乱』,难堪所致,并不是故意的。
    但这样解释出来,似乎更难堪。
    罢了,也没必要解释。
    “项姑娘。”他又问,“现在是什么处境?”
    项海葵糊里糊涂、语无伦次的从头讲一遍。
    阴长黎只在听到寒栖分|身下界,以及小白堕入冥界时,才蹙了蹙眉头。
    关于被砍两截之事,他或许已有心理准备,并不在乎的样子。
    等她讲完,树洞内沉默的令人窒息。
    项海葵小心翼翼打量他的神情。
    阴长黎忽然开口:“你抵达八品巅峰了吧?”
    项海葵的双手还护着脖子,点点头。
    阴长黎:“你得了我的元阳,稍后再闭关个十数日,轻易便可突破九品。”
    失去元阳之力,他往后休眠期的时间将会增加一倍,可能还不止。
    元阳是什么东西?项海葵思考了一下,惊讶,老板还是个处男?
    阴长黎似是犹豫片刻:“项姑娘,我虽不是你的师父,却也一手将你栽培起来的。令尊如今也只是九品中后期的境界,你小小年纪,这等修为已是极为难得。”
    项海葵忙不迭点头,她这速度是真的坐了火箭。
    阴长黎的目光笔直的望进她眼底去:“我改你父女的命,是为了我自己,算是两相抵消。而今日双修,为你疗伤……算我谢你十年照顾之恩,从此之后,你我两不相欠。”
    项海葵除了点头还是点头,老板说什么就是什么。
    她明白,劳工合同期满了。
    老板肉偿了工资。
    阴长黎:“我再调息片刻,稍后带你上去,我便会前往冥界寻找小白,你不必担心他。”
    “好的。”项海葵听明白了,金灵的事情他不会管。
    原本也和他无关。
    唯一有关的是小白被路溪谷打伤,路溪谷已经死了。
    “嗯。”他稍迟疑之后,又问,“你……可还有其他需要。”
    “没有了没有了。”脑袋拨浪鼓似的摇,项海葵知足且庆幸。
    毕竟项海葵隐约感受得到,方才的事儿令他感觉到了莫大的耻辱,他憋着一肚子的闷气,脸上惯常的假笑都不见了,分分钟要杀人的节奏。
    即便如此,还能冷静与她说话,仅仅是表现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已是超乎想象。
    不愧是干大事的人,气量和胸怀真不一般。
    “我失忆期间……”阴长黎欲言又止。
    “嗯?”项海葵望过去。
    “哦,没什么。”他重新闭上眼。
    项海葵却突然有个疑问:“前辈,我会不会怀孕啊?”
    这个世界有许多半妖,人与妖之间好像没有生殖隔离。
    虽然几率不大,万一一发入魂,怀孕了怎么办。
    他俩马上分道扬镳,瞧老板的意思,是要和她划清界限。
    往后他神龙见首不见尾,上哪儿找他去?
    这事儿必须提前说清楚,风险不能让她一个人承担。
    阴长黎闭着眼:“不会。”
    项海葵好奇:“这么肯定?您绝育过?还是年纪大了生不出来了?”
    阴长黎的嘴角微微抽动,牵动下巴上伤口,眉头痛的轻皱。
    他看向她:“我们山海族和人族之间,从未有过混血后代。”
    那就好,项海葵松了一口气。
    还有点儿时间,她要在歇会儿,恢复一下/体力,等下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闭眼睛前,却瞧见阴长黎看她的目光有些耐人寻味。
    项海葵琢磨半响,又回味了他先前的欲言又止。
    突然明白了,他可能是想质问自己一句。
    失忆期间,自己有没有勾引过单纯无助的他,图谋他,算计他,从他身上获取更多利益。
    草,瞧瞧这拔d无情的态度。
    她这些年一直坚守内心,绝对不向『奶』狗老板的糖衣炮弹妥协,就是知道迟早会面对这幅局面。
    不过项海葵还真是心虚。
    她确实馋他来着,想从他身上榨来更多狂意。
    可天狂是他送的,他该了解才对。
    委屈。
    树根结节内的浊气越来越多,那颗夜明珠逐渐晦暗。
    小树洞内被黑暗笼罩,项海葵抱着膝盖,将额头埋进手臂里,突如其来的伤感漫上心头。
    对面的男人,将自己放在心尖珍爱了十年,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就疏离的成为陌生人。
    还以恶意来揣测自己。
    从小到大,不管手里握着什么美好,似乎都不能长久。
    这也是项海葵能够抵抗诱『惑』的一个原因。
    这世上,从来就没人真正在乎过她的感受,为她考虑过。
    就算现如今的父亲也是,他会在意项天晴的各种小情绪。
    对自己,似乎更多的是愧疚。
    项天晴会有这样多莫名其妙的小心思,何尝不是父亲宠出来的。
    有些事情不能多想,一想就容易像项天晴那样,钻进死胡同里出不来。
    而项海葵打小就懂得一个道理,凡事往好的一面去想,会活的更开心一点儿。
    阴长黎感受到她呼吸沉了许多,似乎是在压抑情绪。
    他又朝她望过去,她正埋着头,瞧不见表情,只能瞧见一双赤着的微微弓着的脚。
    即使两人保持着最远的距离,然而树洞本身便很狭小,距离也是很近的。
    空气里还弥漫着欲的味道,阴长黎在想自己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方才,他宛如一个着急进京赶考的莽撞少年人,只顾着尽快抵达目的地,手里的皮鞭抽的又快又狠,完全不曾考虑胯/下马儿的感受。
    此时回忆起来,他好像懂的自己苏醒破冰之时,那令他通体舒畅的温暖海水,是打哪来的了。
    嗯,那的确是一种从未感受过的,新的境界。
    下巴疼了一下,他伸手抚『摸』,那里有一排细小的牙印。
    再看一眼她的脚,不知为何,总觉得那双脚是冷的,很想捉过来放在自己衣裳底下暖着,这股念头强烈得很,从前就有过这种想法?
    阴长黎发现自己的身体逐渐起了变化,刚疲软下去的欲,竟然又抬头了。
    他狼狈的收回视线,这应是咒的影响还未散去。
    他不再打坐了,他想尽快逃离这个令他难堪的树洞,这真的是他从不曾经历过的难堪,来势汹汹,无法自控:“项姑娘,我们走吧。”
    项海葵连忙收拾心情,跟着他站起身:“好的前辈。”
    临走前,她将角落里的夜明珠收起来,递过去。
    这是他的东西。
    阴长黎看了一眼:“扔了吧。”
    “您不要了吗?”真是暴殄天物,项海葵收入自己的储物戒里。
    ……
    寒栖正在上方的民宅里坐着,一坐就坐到了天亮。
    他以为他会看到一条小蛇从洞里钻出来,后面跟着一条小蛟龙。
    结果面前虚影晃动,两道人影突然出现在面前。
    “这……”寒栖起身,难以置信的看着阴长黎,“你法力怎么恢复的这么快?”
    原本只有微弱一点,现在起码恢复了四成。
    阴长黎瞥他一眼:“惊讶么?还有更惊讶的,我解开了你的咒。”
    寒栖震惊:“这怎么可能?”
    “是真的。”项海葵说了一句,提着剑出门,“两位前辈慢慢聊,我去做事了。”
    寒栖没注意她,只盯着阴长黎:“这不可能啊,我做过众多解咒的实验……你是怎么恢复的?”
    阴长黎也没有去看她,面对寒栖时,他方才的窘迫与尴尬收的干干净净。唇角微微一勾,恢复以往的潇洒淡然,微笑道:“我方才在底下钻洞,钻着钻着便想起来了……你那诸多实验中,不曾试过去下方钻洞吧?”
    寒栖:?
    难道是头部在阴暗的环境里不断用力,能将咒给冲开?
    “寒栖,回去告诉你那位主子,他的好日子即将到头了。”阴长黎懒得与他废话,冷笑道,“你们唯一制裁我的机会,已经失去了。”
    他手中凝结出一朵彼岸花,准备前往冥界。
    寒栖蹙眉:“你就这么走了?”
    “你难道不走?”阴长黎问,“你还要看谁的热闹?”
    彼岸花慢慢舒展,冥界传送阵正要打开时,却见项海葵又拐了回来。
    就这么分道扬镳,项海葵心里不舒坦。
    阴长黎停下手里的动作:“项姑娘还有何事?”
    “哦,前辈,您想走就走吧,我不是找您的。”项海葵传音给寒栖,“寒前辈,我能问您一个比较私密的问题吗?”
    寒栖:“嗯?”
    项海葵:“您和阴前辈比了这么多年,比过谁和女人双修的时间更长么?”
    寒栖:……?
    寒栖还真回了:“这个没有,我俩都不是纵欲之人。”
    项海葵眯起眼睛:“那您不如和他比比,我刚和他双修过,他啊,就能坚持大半个时辰,不过腰伤挺厉害的,算是打个折吧,您只要坚持一个时辰,就算赢过他了。”
    寒栖真没想到她如此敢说,『露』出诧异的表情。
    忽地明白,阴长黎是靠双修打通了灵窍。
    可是他有找过一对男女做实验,并不会啊。
    项海葵再眯眼:“而且作为女人,我的感受全程痛苦,他的技术就两个字,辣鸡,您再烂也比他强,真的。”
    “就这,还觉得自己是个香饽饽,谁都想咬他两口,也不知哪里来的自信心哦。”
    说完,她利索的背着剑转身走了。
    阴长黎手里的彼岸花光芒熄灭,一直也没走,几番欲言又止之后,还是忍不住问道:“她和你说什么了?”
    “哦,说你辣鸡。”寒栖不是个爱说谎的人,而且他明白项海葵告诉他这些,就是让他转告的。
    于是他一字不差全部重复一遍,瞧着阴长黎的下巴一点点收紧,脸『色』越来越差。
    “我原本觉得挺对不住你,害你和一个天狂莽夫扯上了关系。”寒栖指了下她的背影,笑了笑,“接触之下,我发现这小姑娘还挺有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