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穿越修仙的爹回来接我了 > 第63章 彼岸城
寒栖想,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 那帝君应该已经采取行动了。
    按照以往的行事风格,帝君喜欢和狮子玩心计,与狐狸斗狠。
    寒栖想到了那个眼神倔强, 背影却有些萧索的姑娘, 一时之间,竟无法分辨她究竟是个大气运者,还是劫运缠身。
    “师父。”星奴迎上来, “刚收到消息, 孟家老三也回来了。”
    “嗯。”寒栖点头,“孟家除了被帝君看上眼的孟三, 都要倒霉了。他们在下界的所作所为, 被帝君逮了个正着。”
    星奴眼睛睁大:“帝君下界了?那也不至于吧, 毕竟孟家……”
    “原本是不至于,可惜孟家这次惹错了人。”
    寒栖没有回宫,转道再次出门。
    “师父您去哪儿?”
    “孟家。”
    ……
    此时孟家。
    孟南亭跪在厅中,魂魄离体多年, 损伤极大, 不住的颤抖。
    家主孟瀛洲一边为他稳定魂魄, 一边无法理解:“你筹谋多年, 为何只差一步……”
    “父亲,不收手不行,是帝君的命令。”孟南亭当时表面镇定,吓都要吓死了, “帝君命我放弃合道建木果肉身,还警告咱们孟家安分一点,不得再多生事端。”
    “帝君?”孟瀛洲愣了片刻,震惊,“你确定吗?”
    孟南亭笃定点头:“绝对是帝君无疑。”
    天族的外貌与人族是一模一样的,与人族的区别在于寿元长,天生“灵感”强大。
    人族需要修炼才能得来的力量,天族生而有之,全依赖于“灵感”。
    这个“灵感”如同山海族的“血统”,有优劣之分,分三六九等,凭血脉魂力传承。
    帝君这一族的“灵感”,是天族之中最优等的,对所有天族人都存在压制。
    当时路家院子里,孟南亭的两个心腹正在蹲守,其中一人,突然被一股强大的“灵感”冲击,承受不住直接昏死过去。
    另一人一看这状况,便知是灵感传信,便用特质的玉符将信息接收,根本不敢查看,直接拿去给孟南亭。
    孟南亭一打开,凭他孟家的上三等“灵感”,竟也被冲击的头昏目眩。
    “除了帝君,还能是谁?”
    *
    项海葵从彼岸花构建的甬道内一出来,步入了一处山谷。
    整个世界,都像是开启了滤镜,朦朦胧胧,昏昏暗红。
    世界内浊气极重,凡人是无法呼吸的。但传送之时,老板喂她吃了一颗灵丹,现在靠灵丹“供氧”,没有任何不适感。
    但是……
    老板人呢?
    项海葵诧异的看着甬道关闭,四处张望:“前辈?”
    呼喊许久见不到阴长黎,让她想到了从前集训时被他坑的经历,就是这样忽然消失不见,将她丢在一个陌生环境里。
    项海葵在心里骂了一声,又非常抱歉的看向身边的景然:“我刚才得罪了他,他这个人……”
    “走吧。”景然并没有接她的话,沿着谷道往北面走,“这里是彼岸城正门外,他应该在侧门或者后门,我们入城,总归是能遇见他的。”
    项海葵提步跟上去:“你怎么知道?寒栖的灵藏空间内有关于冥界的书籍?”
    当时项海葵看到了,那灵藏空间就是座巨大的藏书库。
    学长这十年待在里面,等同是读完了博士后出山了。
    她也没指望景然回答,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总是要先观察一下环境。
    这山谷像是有一层皮肤,可以瞧见皮肤下流淌的鲜红血『液』,应是岩浆之类。
    但踩着也不觉得烫脚。
    在往前走有一条河流,九曲十八弯,因为足够长,所以曲度看着并不怎么明显。
    河流两岸的谷地里,盛开着簇簇花朵,左侧是白『色』的,右侧是黑『色』的。
    项海葵跟着景然走的左侧,她仔细一瞧,发现那并不是花朵,而是像蜻蜓一样的昆虫。
    而河流里漂浮着许多莲花灯,像是华夏古代过节之时,民间放的河灯。
    莲灯散发着光芒,一团雾气被包裹在光芒中。
    景然:“那些是已经枯萎的灵魂。”
    莲花灯顺水漂流,吃水深浅不同,有些明显吃水比较重。
    项海葵好奇:“灵魂的重量不一样?”
    她在河岸边停下脚步,打量那些莲花灯。
    景然也停下来,与她并肩临河而站:“物种不同,自然不一样。”
    “那些蜻蜓呢?”项海葵看到两岸的蜻蜓会离开枝头,飞去河面,停留在莲灯上。
    景然看向她手指的方向:“那并非蜻蜓,是白仙灵和黑仙灵。”
    项海葵认真听学霸讲课。
    景然道:“仙灵可以感知灵魂中的气息,生前怨念缠身,灵魂会散发出类似腐肉的气息,那是黑仙灵喜爱的食物,会吸引它们过去啃噬。”
    海葵吸了口气:“那灵魂有痛觉吗?”
    景然点头:“非常痛苦。”
    项海葵道:“这一条河,搁在咱们世界的神话传说中,就是忘川河了吧?”
    景然“嗯”了一声:“差不多。”
    项海葵心道一个世界来的,交流起来就是方便。
    “倘若抵达彼岸城之时,灵魂里的怨念都被吞噬干净了,便会有投胎的机会。”
    “那白仙灵呢?”
    “与黑仙灵相反,它们喜欢功德念力。白仙灵在吸食之后,会将自身的福缘作为回报。进入彼岸城后,灵魂会进入极乐宫,来世福缘不浅。”
    景然说到这里时,项海葵惊讶的看到一只白仙灵竟然化成人形的模样,慢慢俯身,亲吻了一下自己停留过的莲花。
    “这是怎么回事?”
    景然望过去:“用咱们的家乡话说,这是被天使吻过的幸运儿。”
    再看一眼项海葵的表情,“项同学很羡慕?”
    海葵感慨:“看样子我上辈子应该不是什么好人,捅过黑仙灵的窝!”
    景然侧目看一眼她背后匣子内的天狂剑:“短短十年,项同学已有八品境界,身边往来之人,亦是当世之巅峰。无论从前如何,阴长黎改过你的命之后,你绝对是一位大气运者。”
    “气运强弱,仅仅是用修为高低来衡量的?”项海葵苦『逼』的摇摇头,也不解释什么,反正自己的苦『逼』只有自己知道,说给别人听,别人只认为自己矫情。
    正难受着,身畔的男人忽然递来一根……棒棒糖?
    手工糖,用彩『色』的卡通糖纸包着。
    项海葵微讶:“难道是从家乡带来的?”
    “嗯,是我亲手做的。当时在上衣口袋里放着两根,一起带过来了。便当成个纪念品,以法力封印起来。”景然解开封印,“所以还在保质期内,放心吃。”
    项海葵眼睛一亮,赶紧接过去,剥开糖纸塞进嘴里。
    一扭头,瞧见他也慢慢剥开一根。
    如此长发飘飘,黑袍宽袖的,站在忘川河边吃棒棒糖。
    项海葵的感觉就是魔幻,特别魔幻。
    但是这久违的棒棒糖真甜啊,丝丝入骨,甜进心里去了。
    这阵子所有的压抑,仿佛都伴随着棒棒糖融化掉了。
    项海葵“啊!”了一声,兴致高昂,继续沿着河边向前走,原本还担心着周围会不会突然冒出来怪物,或者冥界的守卫,并没有。
    “而且学长说的巅峰人物,指的是阴长黎和寒栖吗?你也太高看他们了。”
    心情一愉悦,小嘴就开始叭叭叭,“他俩争执的挺厉害,各种大道理。可他们无非是在讨论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到底哪个更好。”
    “还让我点评?咱们可是社会主义接班人,谁要去点评他们这种落后的制度?”
    “要我说,不管阴长黎还是寒栖,都是傻『逼』。”
    她没有注意背后的景然弯了下唇。
    “哦对,还有那个天族帝君。”项海葵突然想起来,“差点儿忘记他,那也是个傻『逼』,还是傻『逼』中的战斗机。”
    景然的笑容凝固了下。
    项海葵将自己这几日的愤怒全吐槽出来,用的都是家乡话,通俗易通。
    景然的手倏然从后方伸了过来,横在她额头前。
    项海葵一愣,这才发现前头有一堵墙,似水幕一般,察觉不到气息,不仔细看还真是看不清楚。
    景然绕过她,穿过这堵墙:“来。”
    项海葵赶紧从他走过的位置穿过去,有些疑『惑』他怎么像是来过冥界似的,难道寒栖的书里,还能梦游冥界?
    但穿过这堵墙之后,项海葵的思绪,便被眼前的景象吸引住。
    正如河流终将并入大海,无数忘川河抵达尽头之后,汇聚成一片汪洋大海。
    和人间的大海相同,海浪起伏,波澜壮阔。
    上空无星无月,海面飞满了闪着光的小虫子,宛如铺了一层星星。
    莲花灯流入后,开始在海里浮浮沉沉。
    “彼岸城在海对面?”项海葵眺望过去,一望无际。
    “在那里。”那支棒棒糖已经吃完了,景然擦了擦手,指向海中央。
    “哪里?”项海葵仔细看。
    远方的海域骤然升起一朵巨大的彼岸花,数不尽触手般的花瓣摇曳舒展,托举着一簇簇或华美、或巍峨的宫楼,灯火通明。
    项海葵还没惊讶完,再是一朵巨大的彼岸花从海下升起。
    一朵接着一朵,不一会儿的功夫,满眼的花瓣摇曳,在这永夜世界里,汇聚成为一座……不夜城!
    这就是老板从前待了数千年的工作单位吗?
    这也太美了吧!
    自己真是没赶上好时候,只能跟在他待在小黑球里。
    她正感慨之时,听见景然淡淡道:“项同学,你知道么?在家乡的时候,我无论学什么都学的很快,小学时就念完了整个初高中的课程。”
    “我又去学散打搏击跆拳道一类,学个一周便能将教练打趴下,这样的人生真的是……索然无味,十分无聊。”
    项海葵:……
    这是来自学霸的暴击。
    不过项海葵可以作证他说的是真话,他平时确实不怎么学习,课桌里全是漫画书。
    面朝大海,吹着海风,景然的声音添了几分柔和:“我家境不错,父母也都没得挑剔,可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没有真实感,像是……活在梦境里。”
    “记得看过《楚门的世界》之后,我一度产生了深深的自我怀疑。”
    项海葵摩挲着那根糖棍,心道这难道是天才的苦恼?
    项海葵转头打量他线条分明的侧脸。
    学长浓眉凤眼,五官深邃,过于冷硬,其实并不是她喜欢的模样。
    一年四季穿着一身黑,整张酷脸上写满了“我不好惹,我很不爽,别来烦我。”
    上高中那会儿,各个班暗恋他的小姑娘实在太多了,项海葵是不屑一顾的。
    她可没空捧这种人的臭脚。
    但那个小雨夜他出手相救,又用伞尖拉她站起来之后,项海葵才明白他并非高傲,而是天生臭脸。
    十年前来到这个世界,父亲对景然的评价并不好。
    认为景然过于冷血,对父母完全没有感情似的,项海葵在心里给他找了无数理由。
    总之,在项海葵心里,学长是冷漠,骨子里是有正义感的,心底也有温柔的一面。
    这样的人,不可能无情无义。
    她问:“那你找到原因了没有?”
    “找到了。”景然看向前方灯火辉煌的彼岸城,“我被你父亲带来这个世界之后,找到了一些真实感。”
    项衡认为,凡人来到修仙世界之后,都会想要修仙觅长生。
    但景然知道自己不是,他对长生似乎没兴趣,单纯不想回去了而已。
    “我被寒栖锁在灵藏空间,待了十年,直到你拿着一把封魂刀,往我脊柱骨捅了一刀。”
    景然指了下自己的背后。
    项海葵解释:“我是为了控制寒栖……”
    景然:“我知道,但你那一刀,封住了寒栖的魂,也开启了我的魂。”
    项海葵不懂:“嗯?”
    景然:“你令我想起,我原本就是这个世界的人,因为渡劫转世去了地球。项同学,你来此是背井离乡,而我则是重返故土。我,回家了……”
    项海葵睁大眼睛,难以置信。
    但好像也不是很难接受,毕竟学长天才的不像普通人。
    项海葵小心翼翼地问:“既然是渡劫,学长从前应该是个大人物吧?”
    “是。”景然毫不谦虚的点头,“你没见过我,但听过我的名号。”
    项海葵猜:“难道是另外两位剑尊之一?”
    景然摇摇头。
    项海葵正要再猜,忽见两人面前的海面,升起无数莲花灯。
    不是先前那种承载魂魄的莲花灯,是金『色』的莲花。
    金莲铺成一条路,直通前方的彼岸城。
    而项海葵又瞧见前方各簇城楼,有些人走了出来,其中有她认识的洛云羞。
    洛云羞见到她时,显然是一怔。
    项海葵早已察觉异常,但她并没有挪动脚步逃跑。
    在金莲出现之后,她的天狂剑突然开始狂跳,狂意不断攀升。
    她舍不得逃,也逃不掉。
    就瞧见众人飞身来迎,躬身请安:“臣下(卑下)拜见帝君。”
    项海葵看向景然:“学长难道是现任冥君?”
    “她才是。”景然指了指正踩着金莲迎面走来的飒爽女子,又仰头望向上空,“我则是你口中,那三个傻『逼』中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