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穿越修仙的爹回来接我了 > 第64章 彼岸无归路(一)
话音落下半响, 不听项海葵吱声。
    景然的视线回落, 从她脸上瞧不出多少惊讶之『色』:“你猜到了?”
    项海葵怎么可能猜的到。
    她是傻眼了。
    摇摇头,她反手拍了拍背后的剑匣:“难怪我的天狂忽然开始涨狂意了。”
    估计他身上有个“开关”,先前一直是藏着的。
    海上这些通往彼岸城的金莲, 是他释放出的特殊力量所化。
    有金莲在, 即使顶着一具转世后的躯壳,这些冥界高官们也会毫不怀疑的出来拜见。
    众目睽睽之下,冥君都快走到他面前, 景然依旧转头继续看着她:“项同学的反应, 出乎我的预料。”
    项海葵尴尬着呵呵两声:“骂都骂了,我……还能怎么办?收回来不成?”
    景然失笑:“我没说你骂我的事儿, 我指的是我的身份。”
    “哦, 身份啊。”项海葵蹙了下眉头, 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时之间觉得有点茫茫然,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她只能道:“学长刚才也说了,我现在是个大气运者, 朋友圈一堆大佬, 您这身份吓不到我了。”
    不过, 自己当面辱骂天族帝君, 天狂这狂意长的有点儿可怕。
    她还不曾见过寒栖的真身,就目前为止,除了骂老板之外,这是飞涨最快的了。
    她几乎都能听到天狂在兴奋大叫, 啊,又是一头大肥羊!
    抓紧他!
    升级要紧!
    景然点头:“说的也是。”
    “反倒是我觉得我自己挺厉害的。”刚才像做梦一样,项海葵这会儿慢慢『迷』怔过来,『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低声喃喃自语。
    头一次暗恋一个人,就特么暗恋了一位渡劫转世的天族帝君。
    喊着玩儿的“男神”竟然是真正的男神。
    这双眼睛怕是开过光。
    这双手也是,还扒过帝君的裤子。
    也太刺激了。
    景然微微倾身:“你说什么?”
    她连连摇头:“没、没什么。”
    “帝君。”冥君金迎踩着金莲走上前来,拱手请安。
    这位女君是天族人,肤白貌美大长腿,和景然一样,穿一身黑袍,只在袖子上绣了一朵彼岸花,代表着她冥界之主的身份。
    项海葵听白星现讲过,金迎从前也是十二宫的宫主,与老板是同僚,一贯与老板不和。
    前冥君挂了以后,她成功上位,追杀老板许多年,极有手腕与魄力。
    “恭迎帝君渡劫归来……”金迎说了一通场面话。
    说话时,眼神往项海葵身上瞟了三次。
    景然吩咐她:“我初醒,法力并未恢复,需要借魂池一用。 ”
    他这个等级转世渡劫,一旦魂魄解封,修为便会慢慢恢复,随时可变回自己真正的肉身。
    “臣下这就安排。”金迎侧身让路,“帝君请。”
    并没有询问项海葵的身份。
    景然走金迎身边经过时,传音给她:“阴长黎来彼岸城了。”
    金迎深深一拢眉:“臣下这就起阵布防。”
    “不用。”景然道,“撤掉所有法阵,用行动明明白白告诉他,我在等他。”
    金迎身后,十二宫宫主来了九位,相熟的都在传音密语。
    “帝君有多少年没来过冥界了?”
    自从当年太子被贬来冥界,冥界几乎和天族断了往来,几乎自成一国,不再归属上界管辖了一样。
    当初带着三只小妖怪前往银沙城追杀阴长黎的洛云羞和柳一行,也在传音密语。
    他们两个讨论的是项海葵。
    才过去十年,柳一行的记『性』明显有点差:“她是不是银沙城那位二小姐?长黎君用来引开咱们的棋子?”
    洛云羞打量项海葵许久了,捂着嘴娇笑道:“当初我就觉得这小姑娘不一般,瞧瞧我这识人之能,才多久啊,就已八品巅峰了。”
    柳一行不在乎这个,他皱着眉:“可她不是长黎君的人么,为何会跟着帝君?”
    景然已经步上金莲,项海葵还站在岸上没有动。
    景然转头:“你怕我了?”
    项海葵回望过去,问:“学长,关于我的朋友圈……我是应该在你的名字后面加个备注,还是删掉从前的,重新加个好友呢?”
    景然轻笑:“随你,我都无所谓。”
    见她眉目间满满的犹豫不决,他补充,“项同学,即使我的身份是天族帝君,也无法掌握我会转世去哪里。与你相识是天意,从前的相处也不含半分欺骗。”
    “今日醒来,我不会因我的身份而刻意疏远你,你若看我不再是我,那便是你的事情了。”
    项海葵点点头,追着他踩上金莲,一步步往彼岸城走。
    还是熟悉的背影,连走路的姿态都是一模一样的。
    从高中到大学,几年时间里,她看过最多的就是他的背影。
    好像没有什么变化。
    但是,怎么就在传送时,将她从老板身边拽走了呢?
    ……
    阴长黎此时距离彼岸城尚有相当远的距离。
    但他感知到了十二宫齐齐升出海面,此为接待帝君才有的待遇。
    他像寒栖一样,琢磨明白了。
    并不会太过惊讶,也不会自责无能,毕竟这位帝君可是当年两族之战的最大赢家,是如今三界的霸主。
    而那时候,阴长黎还仅仅是个懵懂无知少年郎。
    这位帝君的手段,是喜欢和没脑子的人比计谋,和有脑子的人比拳头。
    无论哪一门功夫,他都是炉火纯青。
    这些年,帝君一直抓不到阴长黎,阻止不了阴长黎整合山海旧部,四处埋线,便将他扔给了寒栖来慢慢对付。
    如今自认为抓住了阴长黎的弱点,便想要快刀斩『乱』麻了。
    阴长黎从玉盒里将那颗“红苹果”取了出来,往地上一扔,滚出来一个路溪桥。
    “沿着此路往前走便是彼岸城,你去找项海葵,帮我带句话给她。”
    路溪桥搞不清楚状况:“这位前辈,您不怀疑我……”
    阴长黎:“不用测了,你是真的路溪桥,孟南亭必定已回上界。”
    路溪桥莫名其妙:“那前辈要我带什么话?”
    “你就说……”
    阴长黎说完之后,便扔下路溪桥,去往九苦之地。
    并没有耗费多少时间,便找到藏在一处小夹缝里瑟瑟发抖的小仓鼠。
    白星现受了伤,瞧见自家叔叔之后,委屈巴巴的掉了几滴泪。
    将小黑球吐出来后,阴长黎开启行宫。
    白星现变回人身,坐在行宫内打坐,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叔叔,您真的醒了啊?”
    阴长黎回到案台后坐下,项衡并没有『乱』碰他的东西,依然是原样摆放着:“莫非我看着像是在梦游?”
    “金灵的事情解决了吗?小路如何了?小葵妹妹呢?”白星现一口气问了许多问题。
    阴长黎一个也不回答:“你快些恢复,趁着帝君处于恢复期,咱们正好去做事。”
    白星现锲而不舍的追问:“那小葵妹妹呢?我们不带着她一起?”
    阴长黎将案台收拾干净,又仔细擦了一遍。
    擦完之后他才发现,除了小白,小黑球下方还养了许多地精,他为何要自己亲手收拾,一副习惯成自然的样子。
    他的动作慢下来,心头弥漫上一股郁气:“她被帝君带走了。”
    白星现惊的起身:“什么?”
    阴长黎三言两语讲了讲:“我一直以为是我挑中了她,将她牵扯进来。现在来看,帝君更早出现在她身边,这说明所有的一切,本就该是她的命运,我所谓的改命,也不过是被命运给牵着鼻子走。”
    白星现快速走去他面前:“叔叔,管他什么命不命,您得去救她啊。”
    “怎么救?帝君打开门等着我去送死。或者,想要『摸』清楚我在彼岸城的势力。”阴长黎拢了拢羽『毛』大氅,“再一个,我现在也不敢再让她跟着我……”
    就像他与寒栖临别前说过的话,寒栖害过,他救过,且一手栽培的女孩儿,寒栖拿什么和他争。
    可现在她与帝君算是半个青梅竹马,她又爱慕帝君多年,自己又凭什么与帝君争?
    凭那一夕『露』水么?
    “她掉转枪头对付我的可能『性』极大,帝君或许会哄骗着她来我身边当细作。”
    “不可能。”白星现一口否定。
    “帝君做的出来。”
    “我是说小葵妹妹,她不会的。”白星现笃定,“您没有那十年记忆,我有啊。您知道小葵为了帮您收集妖力,有多拼吗?有一次咱们遭了埋伏,有只八品妖兽差点儿伤到你,她想都不想的扑上去替您挡,晕了好几日才醒过来……”
    “平日里,但凡有一点风吹草动,她就像只蚂蚱似的跳起来,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的守着您。”
    “叔叔,这些连小白都做不到。她这一路付出的,不是简单交易就能弥补的,您无论做出多少补偿,也偿不了小葵这份情谊……”
    阴长黎打断他:“我不想听,你速去调息,咱们尽快走。”
    白星现从来不曾违抗过他的命令。
    可绷了许久嘴唇之后,白星现抱着手臂坐在台阶上,一副撂挑子不干了的态度:“叔叔,您究竟是想不起来,还是根本就不愿意去想,您自己心里明白。”
    叔叔向来如此。
    白星现想起自己小时候还不能化形,经常无法无天的趴在叔叔肩膀上。
    叔叔对他纵容溺爱的厉害。
    可有一次他被追兵逮到,虽然叔叔不费吹灰之力,就将那些人全部干掉了,但就此以后,叔叔再也不与他亲近,不准他随意化形,完全将他当成了灵宠仆人。
    叔叔习惯了独来独往,无论和谁相处,都用交易的方式,当场两清,从不过多牵扯。
    不知是怕害人,还是怕害己。
    总之,硬生生将自己『逼』成一个孤家寡人。
    想到这些,白星现又有些理解叔叔了。
    觉得自己方才的话,似乎重了点,小心翼翼的扭过头,瞧一眼叔叔。
    却见他摆了满桌子的物品,都是从储物镯子里取出来的。
    有木梳,有画像,有漂亮的羽『毛』,有精美的绣品,还有一柄……菜刀。
    “叔叔……?”
    阴长黎盯着那柄菜刀看了很久。
    然后他闭上眼睛。
    白星现见他眉头深锁,知道他在思考大事,大气也不敢出,默默去调息。
    许久。
    “走吧。”
    白星现:“去哪儿?”
    阴长黎睁开眼睛;“彼岸城。”
    白星现:“我们要潜进去救人?”
    “不是。”阴长黎掐了个手诀,朝一旁盘龙柱子上凌空一点。
    龙口中吐出更多灵雾。
    灵雾内显出一道模糊的身影,行一个山海族的单手礼:“不知族长有何吩咐?”
    手指点了几下桌面,阴长黎道:“你这一支准备一下,我打算拿下彼岸城。”
    灵雾中的身影愣了一愣:“族长?按照计划咱们不是先要去解封……”
    “计划有变。”阴长黎道,“先打彼岸城。”
    “但是……”
    “当年有戚爷他们在,最后不也一败涂地?”
    “……”
    “这一战用不着他们,冥界是帝君手最短的地方,听我的便是。”
    阴长黎虚空一抓,抓出一把灵箭。
    与之前送给项海葵的灵箭相似但又有所不同,这是令箭。
    随着他挥臂一抛,令箭悉数飞出,飞向四面八方。
    他也不想再等了,越等变故指不定更多。
    他未曾准备好,帝君也一样。
    帝君想抓出自己在彼岸城的棋子,那就全部摊开给他看。
    自己四成修为,他转世刚醒,看谁先丢半条命。
    “咱们山海族最后的生死存亡之战,就从彼岸城开始。”
    一生都在算天命,机关算尽,却越来越无力。
    那么这一次,从心吧。
    *
    项海葵被热气熏的眼睛睁不开。
    这是一处极华美的宫殿,殿内除了层层叠叠的飞纱,便只有一处和温泉差不多的水池子。
    水气是可以滋养魂魄的,不必下水去,坐在水池边打坐就行。
    帝君到此,享受的最高级别的待遇,这养魂水自然是上上品,除了冥君,连十二宫主都没这待遇。
    项海葵莫名其妙抱了帝君的大腿,蹭了一波,此时正盘膝坐在水池边。
    景然在她左侧,闭着眼睛道:“专心一点。”
    项海葵赶紧闭上眼,这养魂水的功效她已经感受到了,可她一直定不下心。
    “我觉得我体验到了学长的感受。”
    “嗯?”
    “你在地球时的感受,那种不真实感。”
    景然闻言睁开眼睛,垂头看她:“怎么说?”
    项海葵忍了好半天,忍不住:“学长将我带走,也是想拿我对付阴前辈吧?”
    景然沉默下:“你之前还称呼他是个傻『逼』,怎么这会又变成前辈了?”
    项海葵:……“毕竟我骂的是三个傻『逼』,怕你想起来。”
    景然低声笑了下。
    “学长还没说。”项海葵摆明自己的态度,“如果是,我希望你可以像寒栖那样直接了当的说出来,我会试图说服我自己,去理解你的立场,请不要……”
    她没继续说下去。
    “我知道你对帝君这个身份,已经有了自己的认知,因为孟家……”景然道,“我只能说,天族有两个地球的人口,我管不过来。”
    项海葵张了张嘴。
    他又说:“先前是我报的信,我认为孟家三子是个人才,想留他一命。至于孟家,待我回去之后,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项海葵想问的太多:“你真算计了前冥君……?”
    景然换了个手势打坐,反问:“玄武门兵变那位,是不是明君?”
    项海葵:……“可你们把垃圾扔去山海族,『逼』着山海族反击,又将他们剿灭……”
    热气蒸腾,水珠顺着脸颊汇聚于下巴,一滴滴流下,景然又问:“地球上有本《山海经》,可见地球上原本也有山海族,后来,他们去哪儿了呢?为何会全部失踪,只留下一些血脉普通的兽族,你可曾思考过这个问题?”
    这话问的项海葵完全不知道怎么答,她没事儿怎么会想这些。
    景然重新闭目:“他们再进化下去,所有种族都不是对手。”
    “那人族呢?”项海葵想了想,问,“学长在地球也做了一次人类,你有领悟到什么不?”
    “有。”景然点头,“人族原来可以进化的如此厉害,我倒是忽视了。从今往后,不仅要灭掉山海族,更要开始压制人族。”
    项海葵瞪大眼睛:“学长?”
    “项同学看过《猩球崛起》这部电影么,若真有一日,地球的猩猩们完成了进化,能够和人类斗争,要求和人类平权,你觉得你们地球人,是会镇压它们,还是会同意它们的要求?”
    项海葵:“一群猩猩?”
    “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我们天族就是‘人类’,人类则是没进化完成的猩猩。”
    他给人类资源,已经是在保护动物。
    “我天族都还吃不饱的情况下,肯让出一些资源,还不知足?”
    景然话音落下许久,听不到项海葵回答。
    他瞧她有些呆滞的模样:“有疑问?”
    项海葵道:“没,我就是很意外,原来在学长眼睛里,我是头猩猩。”
    景然愣了一下,道:“项同学在我眼中,自然不一样。”
    项海葵“哦”了一声:“我是外国来的猩猩?”
    景然再怔了怔:“不是,我从未将你当成猩猩,我只是借电影打个比方……”
    项海葵打断:“人在你的眼睛里都是猩猩,我不是猩猩,你在骂我不是人?你们这些文化人,骂人怎么还拐弯抹角的?直接草你妈不行吗?”
    景然嘴唇颤动片刻,头突然有点儿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