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穿越修仙的爹回来接我了 > 第67章 彼岸无归路(四)
景然背后就是养魂池, 说完这话之后, 立刻原地一个旋身。
    果不其然,原本在地上吊儿郎当躺着的项海葵倏地跳起来,试图一脚将他踹进池子里去。
    他这一躲闪, 项海葵差点儿一头栽进水池里。
    他忙不迭出手拉住她的手臂, 她借力站稳的同时,手臂用力,将他甩进池子里, 溅起一大蓬水。
    “我看帝君是眼睛长在头顶长太久了, 很久没照过镜子了吧,快低头瞧瞧自己的德行!”项海葵站在池边, 黑着脸将他臭骂一通。
    老板嘴巴也毒, 但更多的是调侃, 听了只会郁闷。
    这傻『逼』说话却总能令她愤怒。
    池水只没过景然的胸口,在池中站稳后,他抹一把脸上的水,不明白自己平时与人沟通, 哪怕面对寒栖, 都可游刃有余, 怎么就总是能将她激怒。
    项海葵走回剑匣旁边, 背对着他坐下,怄什么气,既然有大腿抱,好好养魂就是。
    “帝君不必与我多费口舌, 无论你有多少苦衷,都关我屁事!”
    而且,不是重点。
    无论他本质上有多恶劣,多令她难以接受,都不是重点。
    顶多有些失望罢了。毕竟从前会『迷』恋他,又不是因为他“伟光正”。
    自己的人品,也不见得多好,自私又逐利,为了活下去,不知跪过多少次,哪有资格去指责别人。
    真正让她无法接受的,是被他拿来当武器。
    她一直处于这样的惶恐中,他对她的好,都像扎进她心里的刺。
    寒栖利用她,她顶多恼火。
    学长不一样,曾是她的“光”啊。
    “看来,我的解释你不接受。”景然在背后说。
    “学长从前可没那么多话,帝君解释太多,更像掩饰。”她扭头冷笑一声。
    活了不知多少年的人了,凭她一个奋不顾身就印象深刻了?
    是因为被扒了裤子吗?
    冒着这么大危险转世渡劫,就是为了遇见一个奋不顾身的挂件宠物吗?
    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不可能。
    “我最近一千年加起来说的话,都没有这几日与你说的多。”景然从池子里跃上来,玄衣贴在身上,嗒嗒滴水,“你不喜欢听,我往后不说就是。”
    他还懒得说呢,能不能理解他,认同他,有什么关系?
    景然重新盘膝坐下,周身浮现出金光,衣袍的水分迅速消失。
    两个人都不再说话。
    一连过去两三日,项海葵发现他周身那层金光,从淡淡一层光晕,变的越来越夺目耀眼。
    害她都不得不挪远点儿,不然总有一种压迫感和窒息感。
    强的不像话。
    果然像他们这种能量条能绕赤道两圈的巨佬,短短一段时间,就能突飞猛进。
    不知道老板怎么样。
    几天之后,他们两个肯定是要交手的。
    说起来,项海葵似乎从来就没有见老板和谁真正动手过,唯一一次也就是踹了洛云羞的脸?
    总感觉老板似乎头脑更厉害点儿,并不太擅长打架的样子,何况还有挺严重的腰伤。
    老板此次真的是太任『性』了,应该先去救出师父和霸哥他们的。
    “你偷看我做什么?”景然突然睁开眼睛,目光中的猜忌清晰可见。
    项海葵冷不丁被吓了一跳:“我看你怎么了?你先前不是说喜欢我看你的眼神?”
    景然的面部线条逐渐放缓:“我养魂时对周围的感知力比较强,你不要生出太多想法。”
    “哦。”
    他重新闭上眼睛,继续养魂。
    太厉害了吧?项海葵暗暗呼了口气,只是在心里冒出一个邪恶的念头,纠结了一下,多看他两眼,他竟然可以感知到?
    至于那个邪恶的念头,是自己要不要真施展个美人计什么的,缠住学长,让他停下恢复的脚步……
    她想的只是拽着学长聊天,逛街。
    天狂显然是会错了意,嗷嗷兴奋。
    自从天狂进入七重之后,她和天狂的感应越来越强烈,就像是有个恶魔在耳边不停低语。
    声声蛊『惑』。
    比如现在,那个声音像是一片羽『毛』,不停挠着她的耳廓。
    小葵,你的梦想不是日天日地日老板吗?
    老板日过了,现在可以日天了!
    你快瞧瞧那个帝君,虽然是个人渣,但也是自己暗恋了好几年的男人。
    睡他,榨干他,让他下不了床。
    得偿夙愿,就此了断,你逃跑就方便了啊。
    还能顺便绿了阴长黎,我直接就能从七重跳去九重了。
    相信我,待我九重之后,这世上便再也无人敢欺你。
    没心没肺并不是解决痛苦的好办法,狼心狗肺才是。
    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
    小葵……
    “滚开!”项海葵倏的用双手捂住耳朵,双眼泛红,流『露』出痛苦的表情。
    但这种痛苦旋即便消失了,一股微风拂来,带着淡淡的薄荷香味。
    她慢慢睁开眼睛,看到一只掌纹很『乱』的手,覆盖在她灵台上方,正在为她输送灵气。
    景然半蹲在她面前,蹙着眉头:“你修为拔的太快,心境跟不上,有走火入魔的趋势。”
    项海葵当然知道,先前五重的时候,化蛟龙时就经常控制不住拿头撞山了。
    短短时日,修为从六品拔到了八品巅峰,天狂也从五重升入了七重。
    不变蛟龙都开始出现反应了。
    “天狂是柄妖剑,妖的心魔劫比人的更重,越往上越不好走,尤其是合道时,非常困难。”景然看一眼她手边的天狂剑匣,“阴长黎送你的?”
    项海葵没说话。
    景然道:“为了改他的命,拔苗助长着让你成长起来,根本就……”
    “这他妈还不是你们天族害的!”项海葵朝他喝一声,让他闭嘴。
    她站起身,提着剑匣往外走,出去吹吹风,透透气。
    看来她和路溪桥现在面临着差不多的问题。
    修为上来了,心境跟不上。
    他被合道恶浊果影响,自己则被天狂妖『性』的一面影响。
    自从提升到七品之后,她还没变蛟龙干过架,真不敢想象会不会疯的收不住。
    “对了,让我朋友离开彼岸城吧,他原本就容易受浊气影响,冥界浊气太重。”她回头看向景然,趁机提出。
    “没人拦着他。”景然没有打坐养魂,有跟着她出门的意思。
    出门之后,景然没说要去哪里,项海葵随便走,趁机去了一趟内城。
    居然和人间的城市差不多,街道林立,往来如织。
    项海葵不知道这些是不是人,但看着又不像鬼。
    正想问一问景然时,手中天狂嗡鸣颤动,危险预警。
    项海葵刚要拔剑,景然却一把将她推开。
    只见眼前凭空裂开一道缝隙,飞出三道黑影,两人共同拿着两条褐『色』锁链,将景然缠住。
    另一人则举着一柄诡异的闪着银光的月牙镰,往他肩头砍。
    景然动也不动,没有施展法术的迹象。
    那月牙镰砍上去,被突然爆发的金光反弹,竟翻转过去,割掉了持镰刀之人的脑袋。
    而另外持着锁链的人,锁链被金光从中间崩断之后,也将他们掀翻。
    一人当场死亡,另一人一时没死透,指了指他,含恨说了声:“你这……”
    也七孔流血而死。
    城中没有普通人,遇到这种突袭的事儿,都很淡定的观看。
    此刻一个个脸上『露』出骇然。
    加上最近的传闻,有些人猜到了他的身份,开始纷纷下跪。
    项海葵抽了抽嘴角,这和用灵感焚掉那两个修为不高的女子不同。
    能让七重天狂预警的杀意,此三人修为不低,分分钟挂了……
    而且学长根本没出手,他是借三人试一试自己的护体金光恢复的如何了。
    瞧他蹙着眉摇摇头,似乎很不满意。
    完了。
    老板是不是要挂了?
    而且项海葵这才明白,自己先前踹他那一脚,是多么的难能可贵。
    早知道该多踹几脚的。
    一个声音传入:“帝君。”
    这是景然在上界的护卫。
    “您为了等阴长黎来,如今彼岸城全城不设防,有些部族得知您渡劫初醒,正集结着您不利,不如……”
    “无妨。”景然快速瞧一眼地上的尸体,“这三个哪族的?”
    三界之内当然不只天族、山海族和人族,大大小小还有数不尽的种族,只是都不成气候罢了。
    “属下这就去查。”
    景然语气淡淡:“没灭的灭掉,灭过的再灭一遍。”
    “是!”
    风波过去,景然瞧一眼周围跪着的人:“项同学,看来要扫你的兴致了,咱们换个地方。”
    项海葵跟着他走。
    边走边听他问:“你刚才提了口气,又松下,怎么,以为是阴长黎?”
    项海葵『揉』『揉』肚子:“我嘴馋了。”
    景然明白该往哪儿走了,但仍旧继续问:“你心里也认为,他会过来带走你?”
    项海葵是个十分诚实的人,在见识过他真正的实力之后,心里『毛』『毛』的,走在他身边,汗『毛』根根竖了起来。
    但她还是硬着头皮道:“你先前解释一堆,说对我好,就只是想对我好,结果呢,不照旧是利用我来引他?”
    景然偏头看她:“我对你好,和以你引他来,这之间有冲突?”
    项海葵仰头:“学长这逻辑我不懂。”
    “若换个女人,我会将她挂在城楼上,派人每隔一小时剐她一片肉。”景然抬起手臂,原本是想用指甲在她娇嫩的脸颊划一下,可瞧见她似乎被吓到了,连细小的绒『毛』都支棱起来。
    他迟疑了下,又将手放下,“阴长黎被千刀万剐过,最明白这种痛苦,来的指不定还更快一点儿。”
    项海葵:“那我真是谢谢你了。”
    “阴长黎是真的难对付。”景然头疼着捏了捏眉心,“整个山海族的脑子,怕都长他一个人脑袋里了。”
    当年那个跪在自己脚下的孱弱少年长大了。
    景然万分后悔,没有将他提早除掉。
    可谁又能料想到,烛龙族这个出了名软弱无能葬花落泪的小公子,有朝一日会成长的这般坚不可摧。
    “根据玄天镜的预示,我与天族此番都将经历一场大劫难。项同学是我用一次亡命渡劫,挣来的生机……”
    项海葵道:“可你先前还说,你对付阴长黎的武器,并不是我?”
    “的确不是你,我不舍得伤害你,所以选择了一个迂回的办法,这个办法与你有关。”
    景然待她来到一处『露』台,站在这处『露』台,能看到许多形似海豚的生物,在海面欢快跳跃,“只要你对阴长黎没感情,你就不会有事。”
    项海葵想不明白:“什么叫与我有关?”
    景然不解释:“你只要听话待在我身边,眼睛只看着我一个,你不会感受到任何伤害,这一点,我可以向你保证。”
    一群侍女鱼贯而入,在『露』台上摆放桌椅和碗筷。
    尔后一盘盘美酒佳肴端上桌。
    仅一张坐地长桌,原本是该并坐左右的,项海葵选择了坐在他对面。
    景然拂袖让人退下,提壶看她:“会不会喝酒?”
    项海葵摇摇头,闷头吃肉。
    景然自斟自饮,不动筷子,看着她吃。
    吃光两盘子酱肘子之后,她腻得慌,抓起果盘里的梅子吃起来。
    总之吃了很久都不说话,景然想与她拉进些距离,但又不知自己会不会又将这个炮仗给点燃。
    他沉『吟』片刻:“项同学,从前在地球时,你说我救过你,因为没有真实感的原因,其实我记得不太清楚了,你能不能详细和我讲一讲?”
    项海葵的手顿了下。
    那天的场景,几乎每隔一阵子都会回想一次,早就印刷进了脑袋里。
    她写小说似的描绘起来:“那是一个夜晚,十点钟的时候吧,我打工刚下班,路过一条昏暗的小巷子里,天上下着蒙蒙细雨,我被五个流氓给堵了……”
    随着她的描绘,景然渐渐有些印象,抿一口酒:“我想起来了,那天我刚看完电影,从这条巷子回家,是条近路。”
    但有个人堵在巷子口,让他转道。他才不理会,只管往里走。
    接着,就将一伙拦路人全打趴下。
    随后发现角落里缩着一个女孩儿,抱着肩膀瑟瑟发抖。
    路过顺手救下,这没『毛』病,项海葵继续讲。
    讲起这些的事情,项海葵忽然觉得对学长的感觉又回来了,看着眼前的“帝君”,也没有那么面目可憎,或者畏惧。
    “然后,学长朝我走来,手里的黑伞朝我伸过来。”
    现在基本都是折叠伞,那种直柄伞瞧着有几分古板严肃,但那一刻项海葵真的get到了直柄黑伞的魅力。
    犹如一柄黑『色』的长剑,完全戳中了她的少女心!
    “我拽着伞尖,你拉着伞柄,将我从地上提了起来。”
    景然继续回忆,又抿了口酒:“对,因为我有些洁癖,你缩在一片垃圾里,脏兮兮的,我不想碰你,所以才用伞……”
    项海葵:?
    一口气堵在胸口差点儿上不来。
    “没关系,洁癖也可以理解……”项海葵说,“学长之后将伞给了我……”
    景然又想起来了;“我本来想让你抓伞尖,可你抓的比较靠前,将伞布抓脏了,我索『性』将伞送给了你。”
    项海葵:……
    低头吃肉吧。
    突听景然道:“但我很快就后悔了。”
    项海葵绝处逢生,从饭碗里抬起头,目光充满了希冀。
    景然指了下天:“走出那条巷子没过多久,就下起了暴雨,我被堵在屋檐下大半个小时,心里后悔的不行,不该将伞给你……”
    项海葵朝他嘴里塞了个鸡腿:“你可闭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