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穿越修仙的爹回来接我了 > 第69章 彼岸无归路(六)
阴长黎几乎是看一句在心里吐槽一句, 看到“少年”这两个字时, 是真的差一点儿吐出来。
    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像是被人甩了几十个巴掌似的。
    他挪开自己的眼睛,五官皱成一团, 有种想要自戳双目的冲动。
    这些黏黏糊糊肉麻兮兮荒唐幼稚的话, 幸好写在了唯有自己才能看到的后灵境内,否则这辈子他都没脸见人了。
    没被帝君给搞死,先被自己给搞死了。
    他甚至邪恶的想, 当年遭遇族变未必是件坏事, 真按照这样的死德『性』成长起来,太可怕了……
    听小白讲, 项海葵说他之前是得了一种叫做“中二”的病。
    他现在对这种病有了一定了解。
    可怕。
    再一个, 阴长黎并未从这些记录中, 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因为从头至尾所表现出的还是雏鸟心态罢了,毫无底线的赞美,脑残一般的自我陶醉。
    所以,如今自认为动了真心, 也是一种错觉吧。
    毕竟项海葵的那缕头发, 已经融合进了他的身体里, 才导致他也会生出这种奇怪的感觉……
    阴长黎深吸一口气, 平复一下心情。
    后面还有很长一段话,他决定先看完再说。
    ……
    我即将醒来了。
    当我看到这十年写下的所有心情,生出一种想要自戳双目的感觉时,我知道, 我距离觉醒不远了。
    我很想擦掉之前那些幼稚可笑的记录,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不然,等我醒来之后,一定会想吐,觉得没脸见人。
    我怎么会认为一个愚蠢的莽夫,像太阳一样耀眼,还一直用“美丽”来形容她?
    我怕不是疯魔了。
    无论如何,我都无法在找寻理由说服我自己。
    这可能真的是雏鸟心态。
    因为在濒临死亡之际,她的那缕头发给我注入了生机,我才会一直记挂着这份温暖。
    容我想想清楚。
    想清楚。
    我的头好疼。
    ……
    好了,我用我现在的头脑,从头想了一遍,想清楚了,这并不是雏鸟情节。
    无论是我的失忆,还是那缕缝进身体里去的青丝,都只是一个让我心无旁骛,只注视着她一个人的契机。
    正是因为有足够的注视,才能看清楚她的优点,和一些原本看不到的东西。
    比如。
    银沙之危解除、项天晴跟着荆问离开之后,项衡宴请我。
    席上项衡问起小葵在故乡时的生活时,小葵讲了起来。
    我认真听着,心疼她年纪小小可怕的遭遇,她却突然转口讲起了笑话,思维跳跃的令人『摸』不着头脑。
    其实不是,她看到了项衡往身旁、属于项天晴的空位置多看了两眼,且略微失神,才转了话题。
    她愚蠢么,她什么都懂。
    ……
    阴长黎微微一怔。
    确实如此吧,当时他藏身于那瓶解毒『药』中,是跟着项海葵一起来的。
    从回来银沙的第一天,她发现喊“爸爸”项衡有些『迷』茫,立刻改口跟着项天晴喊“爹”,而项衡完全没有注意到时,她就应该懂了。
    项衡已在这个世界找到了归属感,异乡人,只剩下她自己。
    这个姑娘,的确是很通透。
    ……
    那会儿,她的笑容扎了我的眼睛。
    我很想拉着她,让她继续说下去,告诉她我在听,我在意,我心疼。
    可我又怕戳破之后,会令她难堪,更不开心,才忍了下来。
    从那以后,我再没听她提过从前。
    而我一直努力着,想她主动和我提起从前。
    可惜始终没能成功。
    又比如。
    沿着边境诛杀妖兽收集妖力的那十年里,无论环境多么恶劣,她随时躺下便能入睡。
    可一旦有个风吹草动,立刻就会惊醒。
    这是警觉『性』么,若注意看,就能看到她惊醒那一刹,双眼里写满恐惧。
    越恐惧,她讲话就越大声。越强的对手,她就越拼命。
    这是莽撞么,她只是明白自己没有退路,也没有人为她撑腰,不硬着头皮杀出一条血路不行。
    慢慢的,她带给我的不再是如同“母亲”一般的温暖。
    恰好相反,许多时候我很想抱抱她,给她一些温暖。
    可她始终坚持我是个“病人”,我又犯病了,她会用“天狂”打我,敲晕我。
    这都是自己造的孽。
    ……
    阴长黎一连串看下来,看了几十个“比如”。
    生活中一件关于她的平凡小事,也拿来抽丝剥茧的分析。
    他渐渐看进去了,因为这一路写下来,心境越来越贴合现在的自己,能引发的共鸣也越来越多。
    他认真看着,一直看到最后。
    ……
    再比如。
    我问她索要定情信物时,想要的是青丝,她却给了我一把菜刀。
    是她真的一点都不解风情?
    她一直坚定的拒绝我,自然不会给我什么信物,但她才看过我的一些不堪的记忆,不忍心让我失望难过,才拿出那把菜刀来。
    就像,当年突然在饭桌上讲起笑话一样。
    说起来,之所以选择她来改命,是因为『摸』不准她的路数。
    其实她的路数是很简单的,只是了解她不能只用眼睛,要用心,要仔细。
    将她层层剥开,才会发现她并不是天生向阳的向日葵。
    她扎根于污泥,拼劲全力的去面朝太阳,追逐太阳。
    这才是她最打动我的地方。
    相比较畏惧痛苦就躲藏在阴暗中的我,她胜过百倍。
    如果我这一生的痛苦,都是来自于命运的苛待。
    唯有错过她,是我自作自受。
    如果醒来后我不能珍视她,放过她也好,滚远一点吧,我不配。
    ……
    满墙密密麻麻的字,最后以“我不配”作为结尾。
    阴长黎凝视着“我不配”三个字,凝视了很久。
    他的思路从“我要不要接受这个弱点”,逐渐变成了“我配不配拥有这个弱点”。
    项海葵是个绝世好姑娘。
    自己则是一摊污泥。
    他想了很久。
    哎?这不对啊?
    “激将法?”阴长黎恍然明白过来,他捏着眉心,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像是自己的左手和右手在博弈,“自己攻心自己,自己给自己洗脑,可还行?”
    但看完这一切,阴长黎还真是生出了一种,自己如果错过她,像是错过什么了不得的宝藏。
    他又从十年前的记录开始看,不知为何,这次好像没那么恶心了。
    看着看着,他甚至还笑了一下,眼尾余光落在一排排向日葵上,那些大脸盘子似乎都在呲着牙嘲笑他。
    他立刻收敛笑容。
    真恶心,这次骂的是自己。
    随后阴长黎闭上眼睛,字从灵璧上一串串飞下来,环绕在他周身,开始往他灵台里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