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穿越修仙的爹回来接我了 > 第72章 彼岸无归路(九)
寝殿是有门禁的, 景然一直都没有开启。
    但随着殿内的力量波动越来越激烈, 冲击到禁制,暗卫感知到了异常,连喊了两声“帝君”, 都不曾得到回应。
    暗卫心中一凛, 划破禁制强行入内,瞬间被血腥与剑气冲击,暗道一声糟糕!
    再一看殿内的景象, 惊的整个人呆滞了一瞬, 才惶然冲上去想要拿下项海葵。
    “出去!”
    “帝君……”
    “滚!”
    暗卫手心捏着汗重新退了出去:“是!”
    景然抓紧了她的手,厉声道:“天狂顶峰了又如何, 你这八品修为往后更控不住它, 你渡劫合道只会更困难!”
    再捅他个十剑八剑他也死不了, 然而剧痛袭来,他的声音颤抖不已,看她的目光更是充满了忿恨。
    项海葵说完了该说的话,一言不发, 一双沉如古井深潭的眼, 迎着他死死盯着自己的目光。
    天狂将他捅穿了, 若不是被他抓住手, 项海葵已经妖化的蛟龙爪,几乎要抓进他腹部里。
    可即使如此,他的大部分真气都还凝结在她的心脉上。
    她的心脉已经破裂,被他强行堵上, 因为一旦耗损过渡,她体内所有真气都会集中保护心脉,包括正在融合生命的两道精气。
    融合将会终止。
    “我偏不让你如愿!”项海葵借用疯狂上涨的狂意,强行冲破他的钳制,将天狂抽出,一个转身,背对着他。
    她准备朝自己胸口再来一剑,同时穿透了他的腹部。
    “你究竟疯够没有!”景然从背后锁住她,将她紧紧锁在胸前,一手紧紧勒住她的肩膀,一手抓住即将扎进她心脏里的剑尖,“我骗你也是为了你好!”
    若不是照顾着她的感受,何必如此麻烦?!
    “你冷静一些听我说,我的确是没有办法!我那个大哥他是个疯子,他比你还疯!他认为自己的种族有缺陷,不该存在,他要将整个天族清除掉!”
    景然抓剑尖的手掌已是血肉模糊,又因为大部分真气都在帮项海葵疗伤,他自己的伤口血流不止,痛入骨髓。
    他声音颤的厉害,带着点低三下四的祈求,“就这一次,海葵,你帮帮我。往后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我娶你,让你成为与我平起平坐的帝后。你想回地球,我帮你合道,带你回地球生活,两边时间流速不同,我们现在回去只过了半年,我们可以继续上学,你想做什么,我就陪你做什么……”
    后背贴在他胸口上,项海葵用尽力气也挣脱不来,听着他说话,心中只想冷笑:“看来这个孩子对帝君来说,还真是很重要。”
    她的挣扎,加剧他的痛苦,景然在她耳边闷声喝道:“是!非常重要!可即使如此,我都没有用强迫的方式,照顾着你的感受!阴长黎又做了什么?除了伤害你他还做了什么!竟让你这样帮着他,不惜拿自己的命来和我拼!”
    “帮着他?你直到现在,还认为我是为了帮着他?”眼珠越来越红,红的几乎滴血,项海葵疯狂的吸收狂意,根本不管自己身体能不能承受得住。
    她要的正是承受不住!
    利用她就算了,连她的孩子都给安排上了?
    还认为只要她不爱阴长黎,就能忍受自己的孩子被做成武器,炼成丹『药』,炼成咒!
    真是一丁点都不将她当成人看啊。
    “我要是帮着他,我就不来捅你了!我需要考虑的是,寒栖想干什么!”
    “寒栖……”景然声音骤冷。
    “是,就是寒栖,你的计划全是寒栖告诉我的,是他让我来捅你的!”
    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洛云羞嫌闷打开窗子,她就恰好看到外面被“萤火虫”围绕的女人。
    能将时机算的这么准,不是天命,就是擅长玩弄天命的人。
    这样的人只有两个,阴长黎和寒栖。
    不是阴长黎,那只能是寒栖。
    天族与山海族眼看着就要开战,寒栖怎么可能不来掺合。
    但寒栖只是以这种方式提醒了她,让她自己作出了判断。
    至于这个节骨眼上,寒栖想干什么,想让她干什么,她都不去考虑,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局势发展和她半『毛』钱关系也没有!
    从今往后,她不会再做任何人的棋子,“所以这个孩子,你想都别想!”
    “一线生机?”她的笑容越来越森冷,“帝君,你以为你来到了我身边,就算渡劫成功了?”
    “你的劫难,才刚刚开始!从我开始!”
    狂意在身体里奔涌,她像个即将被吹爆了的气球。
    嘭的一声,景然抓在手心里的剑尖倏然消失,怀里箍着的女人瞬间变为蛟龙。
    他被突然爆发的妖力震的倒退数十步,背后撞在墙壁上,全身骨骼似被碾压过,痛的连吐几口血。
    却没空理会自己,猜到项海葵的想法,他以神念之力将自己的血化为了一张网,将蛟龙兜了起来!
    人形时项海葵只有八品,能被他一指头碾死,可化蛟龙之后,九重的天狂力拔山兮,顶着那张闪着金光的血网,朝他扑过去!
    ……
    冥海岸上,面朝彼岸城,站着一位紫衣男子。
    长发披散,丰神俊秀,意态从容,正是寒栖。
    他手中拿着一个橘子,掰了一瓣,撕掉橘络后咬下一半,酸的倒牙,淡淡笑道:“洛姑娘不必自责,你只是告诉了她事实,她该感谢你才对。”
    “是啊妹妹,告诉她实情,又没设陷阱给她,这是在帮她。”星奴安慰似的,拍拍身侧洛云羞的肩膀。
    星奴是寒栖给改的名字,她原本姓洛,是洛云羞的亲姐姐。
    可即使如此,洛云羞仍旧有些怅惘,小心翼翼的看向面前这位大占星师的背影:“但仙君选择此时告诉她,是想她……”
    “这姑娘是匹谁也驯服不了的野马,我根本不知道她会干什么。”寒栖吃着橘子道。
    他这么做有两个目的。
    小建木那一夜后,项海葵问了他许多人族与山海族之间的混血问题,他也回答了很多。
    帝君那时候已经醒来了,听的到。
    他的一些言论,可能给了帝君启发。
    其实寒栖也想过用这个办法,但寒栖放弃了。
    太下作。
    本身拿一个女人当武器,已经是非常下作的了。
    “连我这种卑鄙下作之人,我都看不下去。”寒栖摇摇头,对帝君的所作所为十分不齿。
    其实阴长黎也该想到的这一点的,可他一直都在逃避,自然不会去细想。
    这人啊,一但有了弱点,各方面能力都会衰减。
    总令寒栖生出疑『惑』,不过就是一段情缘罢了,至于吗。
    但对象是项姑娘,他又觉着挺正常的。
    “可是……”星奴知道看不过眼只是其中一个小理由,“长黎君才是咱们的敌人啊,这样一来,岂不是帮了长黎君?”
    “现在情况不同了。”寒栖背着手。
    他原本的想法,是阻止山海族东山再起的同时,抢到那个神器,攥在自己手中,才能继续和帝君“讲道理”。
    灭掉天族是不明智的,因为天族不压着各族,人类世界麻烦不断。
    人族还没有强大到像天族一样,可以爬上食物链的最顶端,还需要时间。
    “帝君转世去的世界,人类已经爬上顶端了,这会给帝君压力,若此时让他将阴长黎干掉,销毁神器,下一个遭殃的,就是我们人族。”
    寒栖『揉』『揉』太阳『穴』,很是苦恼的样子。
    “那我们现在就看着他们斗吗?”星奴总觉得师父带她来看戏,肯定是有什么大戏。
    “我在等一个人。”寒栖拿出一个沙漏看了一眼,“应该就快出现了。”
    ……
    彼岸城内城。
    阴长黎幻化成异族人的形态,走在挂满彼岸花灯的长街上。
    这座不夜城,从来没有昼夜之分,无论何时,周围都是熙熙攘攘。
    他走在人群中,萎靡不振。
    修炼,不可能的。
    就算知道帝君的修为一天一个样子,他也沉不下心。
    原本他看那些记录,真觉得不过如此,只觉得那是一个足够通透,十分优秀的女孩子。
    他想的是,她既这样通透,想必不会给自己带来多少麻烦。
    可当他将记忆回收之后,才发现亲身感受,与观看记录是完全不同的。
    一时间,短短十年的记忆,许久不曾有过的冲动,完全攻占了他。
    他一直在努力压制这股冲动,越压制,它反抗的越厉害。
    一个声音怂恿着他,不管用多丢脸的方式,也要去请求她的原谅。
    像是缝住自己的嘴,像个小厮去给她端茶倒水。
    一个声音冷笑说你可是山海族的族长,这把年纪都是她祖宗了,要点脸吧。
    反反复复,两个自己不断拉扯,每个念头的翻转,都是一场煎熬。
    他的脚步越来越缓慢,直到停下来。
    他开始想不通,自己为什么要问她的意见?
    直接说自己等不下去,一刻钟也不想她跟在帝君身边,立刻就要带她走,这样有什么不行?
    他正想着,心口一阵剧痛,他捂住胸口,不知缘故。
    突又听见一阵巨响,紧接着是一声龙『吟』。
    长街上几乎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两侧楼房里人也探出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只见一条蛟龙挣扎着飞上半空,一张大网将它兜住。
    那张网明明是红『色』的丝线,却闪耀着金光,
    随后是帝君飞上去,虚空抓着那张网,看的出来,正试图将蛟龙收服。
    众人震惊,抓条蛟龙,帝君竟然满身是血,气息散『乱』。
    那条蛟龙的腹部破了一个洞,反而没有血流出来。
    一人一龙映在阴长黎的瞳孔中,他的心跳漏了好几拍,脑袋同样有一瞬间的空白,反应过来后,便是深深的恐惧。
    旋即化为一道黑『色』的弧光飞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