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穿越修仙的爹回来接我了 > 第88章 花前月下培养感情
这一口热血喷出之后, 梦境旋即坍塌。
    项海葵自梦中惊醒。
    她仍在原本的位置坐着, 脑袋歪靠在阴长黎肩膀上,听他轻声问:“醒了?”
    项海葵坐直身体,眨眨眼睛。
    正有些怀疑刚才发生的事情是不是梦时, 车门竟自行开启, 一道流光飞入车厢。
    随着车门“哐当”重重合拢,一人在对面长椅上坐下,正是血修罗。
    他那双细长的丹凤眼睁至最大, 瞪着阴长黎。
    除怒意冲冲, 项海葵还瞧出几分委屈。
    阴长黎却没事儿人似的,既然保持着优雅的微笑:“你现在可以自由活动, 我们还有其他事情做, 十日后才启程去往蜃景。”
    “阴长黎, 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种恶劣无赖之人?你若非得如此,我也可以说……”
    血修罗可以说自己的应允同样是梦话。
    但阴长黎向他确认之时,特意加上一句“无论何种境遇”。
    他当时没注意这是个坑。
    阴长黎问道:“你一直以来的要求,是希望我向你道歉, 我的确道歉了。之后我对别人说什么, 你也要管?”
    血修罗捏紧拳头, 无话可说。
    是道歉了, 可心魔非但没散,反而更严重了好吗!
    “请。”阴长黎以眼神示意他下车,“十日后去驿馆别院与我们会和。”
    项海葵也朝他抱拳:“血前辈,十日后见。”
    哎, 同样都是渡劫期大佬,旁人风光霁月万人敬仰,瞧他惨兮兮的模样哦。
    项海葵忍不住传音,“阴前辈,您就知道欺负‘老实人’。”
    狗的不忍直视。
    嫌弃。
    阴长黎在心里“嗬”了一声,
    不老实的也一样欺负。
    只不过除了寒栖那个斗鸡,但凡有点儿脑子之人,都不会选择与他赌气。
    这话他不曾说出口。
    因为他感受到项海葵对他的“嫌弃”。
    阴长黎微微蹙起眉头,开始反思自己的行为。
    他好像做错了。
    并不是他不肯吃亏,是他想展示给项海葵瞧一瞧,他不可能吃亏。
    他觉得这是他充满魅力之处。
    至少他自己对这项优点十分自得。
    但在项海葵看来好像是种恶劣?
    在血修罗问他是不是为了她时,他该回答“是”才对!
    “小葵,并不是我欺负他。凭他祖父的所作所为,断他们家传承我毫无愧疚之心。何况,我与他祖父是同代人,算是他的长辈,可他每次见到我总是直呼姓名,连个谦词都没有,但凡他有一点……”
    阴长黎试图解释一下。
    血修罗都准备听话的先离开了,见两人此时密语聊天的神态,他心中一动。
    他此生多半时间都在别人的梦中,见惯了痴男怨女,悲欢离合。
    阴长黎老『奸』巨猾,永远也不可能从他从面部表情上看出他的情绪变化。
    但那眼神是骗不了人的,他对这位项姑娘用情极深。
    然而襄王有意,神女瞧着并不怎么上心的样子。
    血修罗眼珠子一转,一屁股又坐下了,抱着剑道:“我没地方去,这十天我就跟着你们吧。”
    阴长黎双眼微眯,阴沉沉朝他望过去。
    血修罗不动如山,询问项海葵:“姑娘是去找项大城主的吧,方不方便我跟过去住几天呢?”
    项海葵忙应道:“当然方便。”
    阴长黎眸中警告意味渐浓:想做什么?
    血修罗回她一个挑衅的笑容:等着瞧吧!
    ……
    上次项海葵来金灵为金灵王贺寿,这个是驿馆,等于一个官方客栈。
    项衡身为大城主,留在金灵王都,住的是驿馆别院,独栋别墅。
    阴长黎从冰泉出发之前,已经通过传音符,留守精灵的小鸟给项衡报了信,让他这几日在家待着不要出门。
    兽车抵达驿馆别院之后,项海葵站在门外,并没有立刻进去。
    阴长黎与她并肩而立:“项天晴此时不在院中。
    项海葵“哦?”了一声:“怎么?她是故意躲着我?”
    经历了上次小建木树被抓一事,也不知道项天晴现如今心里是怎么想的。
    有没有相信自己真正的身世,是上界转世的贵族小姐。
    “那倒不是。”阴长黎微微摇头,他提前通消息,原本真是想让项衡安排一下,让项天晴离开几日的,她两个再怎样相处,也不可能成为“亲姐妹”或者“好姐妹”,那便不如避着,眼不见心不烦。
    不曾想,她原本就不在家中,“是她师兄和师父都失踪了,不得不与剑道院的师兄弟们一起出去寻找。
    “嗯?”项海葵狐疑。
    项天晴的师父是荆问剑尊,师兄是她学长景然。
    景然没有失踪,只是变成帝君回上界去了。
    荆问是怎么回事?
    阴长黎解释:“之前金灵出事,荆问一直都没有出现,身为剑道院太上长老,整个剑道院没有人知道他去哪里了。”
    “这倒是有些稀奇。”血修罗也抱着剑上前,“荆问那家伙不像我和老徐,他修的是入世之剑,平常没事不会四处游历,若是离开王都,通常会说明自己的去处。”
    他说着话,故意挤去两人中间。
    项海葵往一侧站了站,让位置给他。
    阴长黎则提了下唇角,意味不明:“而且,他与你的十年之约快到期了,他一贯是个守约之人,不会没有原因的爽约。”
    血修罗歪着头道:“以他的修为不会出什么危险的,放心。”
    项海葵好笑,她担心他做什么。
    只不过感觉有些遗憾,此次回来,本来准备趁着这十天时间向他挑战呢,结束那十年之约,没想到他竟会失踪。
    这场约战得等她从蜃景回来之后再举行了。
    此时驿馆大门开启,项衡走了出来:“小葵!”
    他神『色』复杂,既喜悦又充满自责。
    “爹!”项海葵脸上堆满笑容,扑进他怀里去,一把抱住他。
    她的笑容并不是装的。
    心中虽是有些意难平,但父亲死了这么多年,得知他在异世界还活着,对她来说都是一个天大的惊喜。
    莫说是时间让他忘记怎样去爱他,就算连她这个女儿都忘记了也没关系。
    项衡拉着她左看右看,见她身体看不出一点不妥,反而修为已经提升到了八品巅峰,遂放下心来,伸手在她鼻子上刮了下:“你这修为都快追上爹了。”
    项海葵颇得意:“很快的,我距离九品只差临门一脚了。”
    阴长黎在背后道:“项道友……”
    顿了一下,他改了称呼,“项伯父也需的继续努力,不然小葵真的会很快超过你……不过如今银沙局势稳定,不再像当年那般群魔『乱』舞,项伯父想提升修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说的是。”项衡点点头,深以为然。
    当年治理银沙时,项衡遍体鳞伤,吃尽了苦头,但修为提升的飞快。
    平定银沙之后,安稳下来,他的修为提升速度反而放缓了,且越来越缓慢。
    看来,他也需要出去历练历练……
    不对。
    他这个位置是面向着阴长黎的,瞧见他的脸『色』不太对,不像是在给自己出主意的样子。
    阴长黎话中有话。
    项衡仔细一想,明白了他话中含义。
    女儿这几个月,必定是遭了一番大罪。
    “爹,还没和您介绍,这位是血修罗血前辈。”项海葵侧过身,将血修罗亮出来。
    “血……”项衡懵怔了下,终于想起来血修罗是谁,忙抱拳:“血前辈。”
    血修罗也回了个礼:“客气。”
    “咱们先进去吧。”项海葵挽着项衡进门。
    此时已经入夜。
    招待一下两位大佬之后,已是深夜。
    有事儿,也等到明日再说。
    阴长黎和项海葵住在同一个院子里。
    此时月亮皎皎,阴长黎见她房间亮着灯,便去敲门,微笑问道:“你困不困?”
    “不困。”项海葵正好也有事儿问他,走出房间,陪他在凉亭坐下来,凑过去道,“你从我爹身上看出什么了?”
    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是不是我爹的眼睛有天赋?能看到异世界?”
    阴长黎心里其实早就有谱了,纯粹是拉着项海葵出来培养感情的。
    不等他回答,项海葵忽然想道,“前辈,这会不会耽误您的正事儿?”
    “现在没什么正事儿做。”阴长黎劝她放宽心。
    得等小白的状态稳定之后,看看情况,再进行其他,“何况你爹身上的奇怪情况,指不定与我的正事儿有关。”
    项海葵蹙眉。
    阴长黎拢着手:“说起十二神剑时,我提过隔壁三千界存在一个强悍种族,天人四族,分别是天女、天武、天工、天灵。”
    “嗯。”项海葵好奇,“天人四族和这里的天族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阴长黎道,“都是由更高等级的智慧生物,也就是‘神’创造出来的。”
    但是相比之下,隔壁三千界的天人四族,要比自家的天族更强。
    “比如擅长‘造物’的天工,造出的法器自带神威。”
    项海葵『摸』『摸』身畔的剑匣。
    “纯血天武,随便拎出来一个,都能与帝君过上几招。”阴长黎正说着话,院子里突然响起唢呐声。
    项海葵正专心致志的听阴长黎说话,被这唢呐声惊的心头一个咯噔,魂都快被送走了。
    循声望去,血修罗站在院墙上,朝他俩嘿嘿一笑:“花前月下,最配唢呐,我来给二位助助兴?
    阴长黎,你以为我想和你抢女人?
    不,你猜错了,我只想破坏你的好事。
    你当我修行路上的拦路虎,我就做你追妻路上的绊脚石,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