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穿越修仙的爹回来接我了 > 第91章 引导循序渐进
阴长黎在沉思时, 项海葵一声也不吭, 托着腮也在想事情。
    时不时看他一眼。
    不知不觉,阳光透窗而过,屋内已经不必燃灯。
    两人出门时, 门禁刚开启, 唢呐声便涌入耳中。
    “居然还在吹?”一日之内,项海葵已然发现血修罗“说一不二”的『性』格优点。
    阴长黎正是抓住了他这项“优点”,才会有恃无恐的坑他。
    血修罗一见他俩走出房门, 立刻停下来:“你们说完了吧?!”
    撂下这句话便跳下墙头逃之夭夭, 生怕阴长黎抛一句“我们只是打算换个地方继续聊,你停下来就是孙子。”
    阴长黎见他慌不择路的模样, 笑道:“血修罗, 其实我与你祖父同辈, 你自认个孙子并不亏。”
    项海葵劝道:“行了前辈,您就别气他了。”
    非她多事儿『插』手两位大佬的恩怨,她瞧出来了,血修罗的头也挺铁的, 不是个吃一堑长一智的人。
    阴长黎越收拾他, 他越来劲儿, 稍后还要一起出门, 她可不想一路上鸡飞狗跳。
    “您等一下,我去请我爹。”
    阴长黎要见她父亲,辈分和修为摆在那里,应该是她父亲过来拜见。
    阴长黎却随她走:“我亲自过去吧, 你瞧,我喊他伯父他都认了下来……”
    项海葵停下脚步:“那是您失忆时喊多了,他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好吧。”
    “那您回房等着。”
    项海葵将阴长黎撇下,走出院子去找项衡。
    路上一个人都没瞧见,侍女仆从们全都在房间里躲着。
    “爹?”她叩门。
    项衡开门以后,一听外头没动静了,顿时长长舒了口气。
    去见阴长黎的路上,他先传音问:“有小道消息说这位修罗剑尊出身邪修世家,是真的吧?”
    来别人家做客第一晚,大半夜坐在墙头吹唢呐,什么怪癖?
    偏偏还是一位前辈大佬,除了躲没办法。
    “是真的,不过血前辈是为了惹阴前辈不痛快……”项海葵陪在他身边,随他慢慢往前走。
    “说起来……”项衡朝阴长黎的住处望去,“阴前辈是怎么回事儿?接你们时我没反应过来,回房才想起信中说他已经清醒了,为何还叫我‘伯父’?”
    项海葵漫不经心:“还能因为什么,他在追求我,敢当您的前辈么,岂不是『乱』辈分了。”
    项衡脚步一顿,十分吃惊:“阴前辈恢复记忆之后,居然还追着你不放?”
    他声音骤然提高许多,惊的项海葵一个哆嗦,不满的撇嘴:“您这什么意思?我很差吗?”
    “不,我不是这意思。”项衡伸手『揉』『揉』她的丸子头,“我只是觉得像他这样的前辈高人……算了,反正爹不是这意思,那你们现在……”
    “既然是追求,我肯定没答应啊。”
    “你还惦记着你那个学长……景然?”
    提到景然,项海葵的眼底便暗了暗,挑挑眉道:“和别人没关系,是我看不上他。”
    “那就好。”项衡微抚胸口。
    项海葵反而不懂了:“难道阴前辈不配当您的女婿?”
    项衡语重心长:“不是配不配,他的圈子太过复杂,你跟在他身边所经历的,我可能连想都想不到,更遑论帮你了。”
    阴长黎提醒他之后,他在房间坐了半宿。
    自从将女儿接来这个世界,女儿就与阴长黎绑定在一起,背后的师父,还是一位山海巨佬。
    他们的能力是他无法想象的,他自然放心。
    随后女儿出去收集妖力,他也从不多话。
    反正即使阴长黎失忆,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
    更何况连他的命都靠女儿来救,哪儿还有脸再对女儿指手画脚呢。
    指不定女儿还会觉得他见识短浅,杞人忧天。
    久而久之,他对这个失而复得、刚强彪悍,又得贵人相助的女儿似乎越来越放心。
    可项衡发现自己忘记了,阴长黎是很强,他的对手也同样不会弱。
    女儿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还只是个普通的女大学生。
    项海葵打量着她爹这一副“阴长黎的高枝,咱们这种小麻雀攀上去,只会高处不胜寒”的模样,『摸』了『摸』下巴。
    无论怎么看,都没有一点“神箭”该有的模样。
    正常,从前在地球的时候,他便是个朴实又务实的『性』子。
    “爹,您知道阴前辈找您是为了什么吗?”
    “嗯?”
    “他怀疑您是他和天族前太子合力铸造出的一支箭。”
    项衡:???
    路上项海葵将事情大概讲了讲。
    等去到阴长黎房间之后,有了心理准备的项衡,又听他讲了一遍。
    项海葵回房补觉去了,因为阴长黎告诉她,他要取他爹一抹元神之力,需要好几日。
    等讲完之后,阴长黎问:“冒昧问一句,伯父现在是不是连一丁点异常都没有了?”
    项衡:“没有。自从来到这里之后,我再也没有出现过‘幻觉’。”
    “那就对了。”阴长黎道,“如果伯父真是神箭,换了一具肉身,已经完全是个普通人了。”
    他先随便找个理由。
    不知真正的原因之前,说猜想毫无意义。
    何况告诉项衡,他也帮不上忙,因为无论哪种原因丢失了神箭之力,项衡成为普通人已是事实。
    莫说穿透空间的能力,他连天武血脉的优势都丧失了。
    多半是不可逆的,永远丧失。
    神箭已毁。
    与三千大世界接轨这一条路,短时间内无法实现了。
    项衡摩挲着指腹,若有所思:“嗯。”
    阴长黎坐在他对面,打量着他的神情:“伯父似乎不怎么在乎?”
    项衡回神笑了一下:“是普通人还是一支神箭,我不还是我吗?有什么区别呢?只不过……”
    他回望阴长黎,“前辈等这支剑归来,等了那么都年,想必非常失望。”
    阴长黎笑道:“不,我并不失望。”
    真话。
    现如今各族形势『乱』七八糟,真打造出空间隧道,带来的风险难以估量。
    还是扶持白星现掌控天界这条路更稳。
    等局势彻底稳定,各族发展一些年头之后,再并入三千界不迟。
    没错,即使白星现拥有足够的能力稳住局面,与三千界接轨也是大势所趋。
    他夸赞项衡:“小葵的接受能力很强,时常令我难以理解,看来是遗传自伯父您。”
    “那倒不是。”项衡忍很久了,“比如前辈总是称呼我为‘伯父’,我就始终无法接受。”
    阴长黎失忆之时喊的次数太多,项衡心想他是个病人,也不去纠正他。
    现在变回从前,仍旧这样喊,内心真是有点接受不了。
    阴长黎面上波澜不惊:“想让我换个称呼?”
    项衡连连点头:“最好还是换个吧。”
    阴长黎问道:“那您想我换成什么?换成岳父大人?”
    项衡惊愣:“不是……”
    “我理解您急迫的心情,但这不好吧?”阴长黎打断了他,『露』出颇为难的表情,“小葵目前还没有完全接受我,冒然称呼您岳父大人,不太合适吧……”
    项衡真是服了,从没见过这般厚颜无耻之人。
    项衡有自知自明,在不和阴长黎撕破脸的情况下,想说过他是没指望的,妥协的摆摆手:“得了,还是喊伯父吧。”
    “是,伯父。”阴长黎面带微笑,朝他拱了拱手。
    项衡木着脸,想起一件事,又问:“如果我原本真是那支天武神箭,会不会影响到我女儿?”
    “对她的影响不大。”阴长黎摇头,“她虽又能看的见,也能听的见,但那里毕竟是两界交叉点,离开交叉点之后,她便恢复正常了。这点天赋,低微的可以忽略不计。”
    项衡颔首。
    阴长黎站起身,“伯父,您卸掉护体真气,我来提取您一些元神之力。”
    “好。”项衡爽快照办,根本不问他取来做什么。
    不管怎么样,他们父女的俩的命都是他救回来的,得人恩果千年记。
    阴长黎取他元神,准备做只纸鹤,去到隔壁世界之后放飞出去。
    若神箭之力是被人取走的,即使手法再高明,也无法将力量与元神分离的干净彻底。
    纸鹤可以追踪过去。
    所以在这个节骨眼上找办法送项海葵回故乡,对于阴长黎来说并非不干正事儿。
    虽不在意神箭被毁,他也必须去查查清楚,究竟是谁毁了舒罗耶和他的心血。
    倘若是他第一个猜测,那人杀了项海葵的母亲,揪出此人,也算“丈母娘”报仇,同时还刷了一波好感。
    ……
    元神之力取之不易,整整用了七日,耗费阴长黎大量法力。
    完成时,他鬓边布满了汗珠。
    项衡也好不到哪里去,调息了一会儿才走。
    “伯父。”阴长黎喊道。
    项衡一条腿已经跨过门槛了,又回头:“前辈有何吩咐?”
    阴长黎问:“您有问过她么?”
    项衡不解其意:“嗯?”
    阴长黎:“问她为何想回故乡去?”
    项衡:“这不是很正常么,您若能两界往返,我也想回去看看。”
    阴长黎道:“您是想回去看看,而她是想回去生活。”
    项衡道:“她才过来十年,刚刚背井离乡是这样的,我刚来那会儿,也整天想回去……”
    “可伯父当年有个年幼无助的女儿待在故乡,她在故乡又没有亲人,所为哪般呢?”阴长黎一步步引导着他。
    项衡『性』格耿直,脑袋一根筋,还不如项海葵聪明,情商更是可以忽略不计。
    不然也不会教出来的徒弟没一个像样的。
    直接将对他的不满摆出来,他有可能不懂。
    循序渐进,让他自己去反思会更好一些。
    反正来日方长。
    项衡果然被他给问愣住了。
    “伯父您莫怪我多嘴,只是我很……喜爱她。我想了解她所有的想法。”阴长黎饱含感情的道,“我自认善谋人心,可此事着实令我想不通,还请您仔细想一想,想明白了,回头指教长黎一二。”
    项衡茫茫然的走了。
    阴长黎收起盛着元神之力的玉瓶,『摸』出那方绣着向日葵的帕子,将鬓边的汗擦去。
    他愿意相信项衡只是忘记了怎么去爱女儿,而不是不爱。
    他活的久,明白时间的残酷。
    残酷到他有时候想起自己那些哥哥姐姐们,脸和名字都对不上号。
    也多少可以理解项衡对项天晴的爱护。
    他养了小白五百年,从牙牙学语到蹒跚学步,再到长大成人。从一开始的使命感,养着养着,便真当亲儿子一般看待了。
    只不过,他是因为知道项衡对项海葵来说有多重要,才『逼』着自己去理解他。
    ……
    又待了三日,让项衡和项海葵好好相处之后,他们启程了。
    项衡将他们送出门,告别时犹豫了半响,看着项海葵道:“要不爹也陪着你一起去吧?”
    项海葵都准备和他挥手告别了,愣了愣,摇头道:“别了,这还不知去多久呢,银沙现在没人管,您不能离开太久,早点回银沙去吧,有他们两位大佬保护我,您有什么不放心的?”
    项衡蹙眉:“可是……”
    “别可是啦。”项海葵推他走。
    项衡默了默,朝阴长黎和血修罗躬身抱拳:“那小女便拜托两位了。”
    血修罗微微点头,算是应允下来。
    阴长黎则拱手:“伯父放心。”
    出城之后,要从兽车换成小黑球了。
    现在有个严峻的问题摆在眼前,白星现走了,谁来拉车?
    小黑球速度虽快,可它有个缺点,不能锁定方向。
    “不是还有血修罗。”阴长黎劝项海葵放宽心。
    “什么?你们请我帮忙,还要我拉车??”血修罗难以置信这话是怎么说出口的。
    这家伙哪来的自信他会去拉车?
    阴长黎纠正他:“咱们之间不是互相帮忙,是交易。我道歉,你随我们去蜃境。”
    血修罗怒道:“就算如此,咱们也是平等的,凭什么我拉车?”
    “那就别借用我的飞行法宝。”阴长黎递给他一张地图,“你自己亲自飞着去。”
    “自己飞就自己飞。”血修罗拿过地图一看,顿时惊呆了。
    这也太远了吧!
    没关系,他一个渡劫期大佬,御剑飞行也挺快。
    项海葵捂脸:“您真是次次入陷阱,回话前能不能想想清楚,别回的那么快?他说的是自己亲自飞,您就不能御剑了,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