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穿越修仙的爹回来接我了 > 第93章 理由伴生灵的理由
项海葵并不是怕景然。
    『摸』不准现在是个什么状况, 真有点儿懵。
    怕被景然从眼神和表情瞧出端倪, 项海葵尽量维持着高冷冰山脸。一边仰着头与景然对视,一边继续通过喇叭花与阴长黎传音,“不只我能看见帝君, 他也能看到我……他似乎称呼我镜灵?玄天镜灵?”
    阴长黎没有回答。
    喇叭花是群聊工具, 另外三人像是被屏蔽了似的,一句也不『插』嘴。
    景然见镜中人石雕一般动也不动:“镜灵?”
    项海葵的担忧是多余的,她从天花板上的镜光能看到天道殿的全貌, 高清画质的那种。
    而景然通过面前的玄天镜, 连她的脸都看不清,更何况她的眼神。
    “不是镜灵?”
    此刻不只项海葵『摸』不着头脑, 景然亦十分『迷』『惑』。
    他伸出手, 朝镜面『摸』过去。
    项海葵屏住呼吸, 生怕他的手可以穿透镜面。
    如此一来,她或许会忍不住拔剑,将他的手臂砍下来。
    最终,景然的手指轻轻在镜面点了点, 并未穿透玄天镜。
    景然确定, 是玄天镜自行开启了没有错。
    镜中人应该不是镜灵吧, 问卜之时, 若玄天镜有指示,镜面一般会浮现出简短又晦涩的小字。
    从没有出现过“画面”,更别提镜灵现身。
    景然收回按在镜面上的手指,负于背后, 审视玄天镜:“我继任帝君之位以来,只见你自行开启过两次,上次是警示舒罗耶可能会给我天族带来灭顶之灾,这次,又是为了什么?”
    浮现出项海葵的影子,究竟有何深意?
    应不会那么无聊,故意讥讽他。
    项海葵见景然凝眉思索的模样,心中越来越疑『惑』:“前辈?”
    ——“我在。”阴长黎应道。
    项海葵正想说话,屋内地板上镶嵌的铜镜忽然失『色』,上方反『射』而出的镜光也于刹那散去。
    一切归于平静。
    “消失了……?”项海微微愣,一时间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她是靠门站着的。
    一股力量从门外涌动入内。
    项海葵目光骤凛,取剑之前听见喇叭花里血修罗的声音:“项姑娘,是我。”
    松口气,她让出门后空地。
    血修罗穿门而过,疾步去往铜镜处,抱着剑蹲下|身开始研究:“怎么会通向上界,不应该啊。”
    血修罗对上界的事情知道的不多,却也不少,他们这些有机会合道、去往上界的人,都提前被寒栖招揽过。
    尤其是他与阴长黎有仇,寒栖更是不会放过。
    只不过血修罗没答应。
    研究半响,他赞叹:“好古老的符文,阴长黎,我估计连你都不一定认得。”
    项海葵走过去一同蹲下,先抬头望一眼天花板:“这里究竟是不是去往现实世界的通道?”
    血修罗沉『吟』:“噩梦之狱是自然存在的,噩梦之力向这里流淌,如同清气上升,浊气下沉,也属于自然现象,用不着专门设置一个法阵吧?”
    项海葵琢磨:“以您的猜测,这里和天族的玄天镜并非自然相连,是伴生灵使用某种古老法阵,强行连接在了一起?”
    “我可不是随便猜测。”血修罗给她一个“十拿九稳”的眼神,“妹子,镜子这东西本身就容易聚阴聚阳,且还特别常见,几乎家家户户都有。根据梦剑内铸剑老祖的手书,他怀疑人类的噩梦之力,就是经由镜子吸纳,慢慢汇聚,尔后流入噩梦之狱的。”
    项海葵认真听着,时不时总抬头看一眼天花板。
    听上去镜子背后像是都有一根管子,类似天然气管道。
    血修罗:“所以家中镜子的摆放,门道多的是,若与周遭气场相合,那便能吸收人的负能量。若摆放的与周遭气场不和,非但吸收不了,镜子内的负能量,还可能会泄『露』出来……”
    天族的玄天镜再厉害,也是一面镜子。
    但凡是镜子,对于噩梦之狱的伴生灵来讲,都是有希望“攻破”的。
    “阴前辈……”项海葵传音,“莫非玄天镜所预示的吉凶祸福,与天道无关,都是来自伴生灵?”
    ——“有这种可能。”阴长黎沉闷的答。
    “那天族人自己知道吗?他们的镇族之宝并不是一面神镜,而是魔镜?”
    项海葵认为他们不知道。
    至少景然不知道。
    提起他们天族,提起玄天镜,他那副骄傲的模样不是伪装出来的。
    不,她问的不严谨。
    应该说最近六、七代的帝君知道不知道,他们的“神镜”不知从何时起,变成了“魔镜”。
    阴长黎不久之前才刚刚和她讲过舒罗耶打造神器的经历。
    提过舒罗耶认为天族的路越走越偏。
    “灵感”让他们无欲,天族的先祖们也确实无欲无求,几代之前,才开始变的嗜杀成『性』,唯天族独尊。
    原来背后还潜藏着一个推手?
    玄天镜的力量越来越弱之后,被噩梦之狱的伴生灵攻破,伴生灵假扮起“天道”?
    在帝君们遇事不决时,故意给予错误的预示,将各族局势朝着逐渐恶劣的趋势推动?
    伴生灵有这种能力吗?
    应该有。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作为吸纳噩梦的梦境领主,它可以从很多人的梦中,提炼出不少秘密。
    比如,当年舒罗耶的噩梦不小心流入了这片噩梦之狱。
    那会儿,他正在打造建立空间通道的神箭,因为担忧与大世界接轨之后的风险,在他的噩梦中,他成为了一个疯子,手持一柄大杀器,将整个天族灭族。
    于是伴生灵便做出预警,告诉景然,舒罗耶可能正在制造一个毁灭天族的神器。
    景然一调查,舒罗耶近来似乎真的在打造什么宝贝,自然而然就信了。
    加上本来就是老祖宗留下来的,怎么可能会怀疑?
    “阴前辈?”
    项海葵都在脑海里寻思大半天了,也没听见阴长黎回应。
    只听见一阵隆隆雷声的回音,由远及近传递而来。
    “糟糕!”血修罗眉头一蹙,旋即起身,往后排宫殿方向望去,“伴生灵醒来了,估计是这里的法阵开启,它感应到了。”
    因为阴长黎正在守着它,将它拦下了。“真是倒霉,看这情况,咱们想离开只能靠杀出去了。”
    项海葵跟着他起身,地面陡然一阵剧烈晃动,她险些撞在血修罗身上。
    她已经感觉到,伴生灵闭关的宫殿像是一个正在喷发的火山口,两股浩『荡』的力量相撞之后,开始向周围飞溅、横扫。
    阴长黎和伴生灵交手了。
    就算伴生灵没被惊醒,阴长黎不可能就这么偷偷『摸』『摸』的离开。
    天族和山海族开战,少不了这家伙在背后推波助澜,唯恐天下不『乱』。
    再一个,舒罗耶造神器是它预的警,它也算半个凶手。
    无论哪一个,对阴长黎来说都是生死大仇,怎么可能放过它!
    ——“你们过来我这里。”阴长黎抽空传音。
    “走!”血修罗身体虚化,穿门而出。
    项海葵再使用一张隐身符,也穿门而出。
    离开密室,进入走廊之后,不仅地面动『荡』之感愈发强烈,还有股浓烈的暴戾之气迎面冲来。
    是宫殿外部巡逻的守卫得到伴生灵的指示,冲了进来。
    从暴戾之气的浓度来分析,数目非常可观。
    有强有弱,弱的打头阵,强的在后。
    “你上,我保存实力。”血修罗原本是冲在前的,倏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到项海葵身后。
    项海葵也停下脚步。
    血修罗推了一下她背后的剑匣:“不是我坑你,这只伴生灵连天族都敢坑,实力应该已经超出‘不容小觑”的范围,阴长黎未必打得过。咱们这些人里,也就我还能帮把手了。”
    项海葵:“我明白,我在分析地形。”
    从走廊出去就是开阔的大厅,一挑多的时候,位置越狭窄对她越有利,这样就不需要担心什么围攻啊、偷袭啊、走位啊。
    “就在这等着它们冲进走廊,我们再冲出去。”
    她将胸脯当胸肌,拍了一下,“正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
    血修罗嘴角微抽:“你还真是很喜欢用简单粗暴来解决问题。”
    项海葵挑眉:“您这话逻辑不对,是能用粗暴解决的简单问题,为什么非得耗费脑力呢?”
    血修罗『摸』了『摸』下巴,好像还挺有道理的样子。
    说着话,那些怪兽守卫已经冲进走廊。
    冲在最前面的怪兽,像是蝎子和蜈蚣的结合体,高举斧头,闪耀的紫『色』电弧,颇有劈山开路的气势。
    项海葵开启剑匣,天狂并未出鞘,仅是剑气喷涌而出。
    项海葵第一次尝试『操』控剑气,是在和阴长黎双修之后。
    那时候她才刚刚可以『操』控一道剑气,正常的步骤是运用熟练之后,开始尝试同时『操』控两道剑气。
    一道和两道,瞧着差别不大,却需要将自己的神识分为两半,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而项海葵跳过『操』控两道剑气,直接将天狂剑气打散,分化成几十道。
    打从阴长黎将她接来这个世界开始,她能力的提升,都处于重压之下。
    以至于她已经养成了习惯,喜欢铤而走险,喜欢绝处逢生。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她正分散神识时,血修罗瞧一眼自己手中梦剑上的腐锈,颇为担忧,于是拍拍她的肩膀:“算了你退后,还是我来吧,这些怪兽身上的暴戾气息虽都不重,但集中在一起爆发也很可怕……”
    项海葵:“没事,我对付的了,您还是保存实力。”
    血修罗:“我是怕你控制不住天狂,这些暴戾会影响你的心境……”
    从前那些天狂剑主,自身修为比天狂等级还高时,都容易被狂意冲昏头脑,疯疯癫癫。
    何况项海葵的天狂已经满级。
    “我可不想等你杀完这些妖兽,失了控,还得我来控制你,那便得不偿失了。”
    “没问题的。”项海葵笃定,“前辈放心,绝对不会有问题。”
    “你哪来的自信?”血修罗蹙着眉。
    这一代天狂剑主,好像确实不太一样。
    项海葵:“这不是自信,我是天狂剑主啊,就得这么狂!”
    血修罗:……
    不一样个屁,一模一样。
    嗖……!
    数十道剑气在项海葵的『操』控下,向前一哄而去,似无孔不入的针,刺入那些怪兽体内。
    狂意在它们体内膨胀,砰砰砰,将它们炸成一蓬蓬的血雾。
    空气中并没有血腥味儿,正是血修罗所言,它们没有真实肉身,都是由噩梦所产生的黑暗之力凝结而成。
    剑匣内的剑气释放完了之后,项海葵向前冲去,身化蛟龙。
    血盆大口一张,一声咆哮,剑气自口中喷涌而出,又死了一大片。
    然后,便是用头上两根峥嵘龙角一路顶过去,扎山楂似的,扎死一片,还串成两串。
    血修罗在后方看的眼皮儿直跳。
    万分感谢当年阴长黎给了他梦剑,而非天狂。
    就这么一路踩着怪兽的尸体杀出走廊,短时间内能赶来的怪兽基本都被杀死了。
    逃离宫殿后,在外面与绝代高手两人会和,杀起来更轻松。
    但数量实在太多,他们边打边向伴生灵所在的宫殿逃去。
    那座宫殿的上方,阴长黎正浮在半空中,衣袂飘飘,神情冷肃。
    项海葵多打量他几眼。
    得知景然这种骄傲狂妄之人,居然一直在被一个噩梦伴生灵欺骗时,她有一种大仇得报的快感,一时间特别想笑。
    但想想此事给阴长黎带来的灾难,她哪里还能笑的出来。
    而那只伴生灵,此刻与阴长黎相距大约二十丈左右。
    这家伙有头有脸没五官,皮肤透明且薄,感觉一戳就破,血管经脉若隐若现,像极了一个人形水母。
    两人瞧着都没动手的样子,遥遥相对,但周围的空气已被两人的气息搅动的似激流一般。
    闭上眼睛,仿佛可以听到大海冲击礁石的声音。
    项海葵将神识递过去,距离他们甚远时,就像触角触碰到了烙铁,烫的她一个激灵。
    阴长黎喊他们过来,正是这个道理。
    他与伴生灵斗法所产生的力量,普通怪兽们根本无法靠近。
    “阴长黎,我要说几遍你才相信?”
    伴生灵开口说话,声音十分中『性』,听不出男女。
    “我连接玄天镜,只是想要得到天族帝君开启玄天镜时所释放的精气神,这些力量能够使我从灵体进化成实体,就是如此简单。”
    阴长黎冷漠以对。
    周身气场不减,全面压制住伴生灵。
    但也只能压制,无法再进一步。
    伴生灵不挣扎也不让步,任由两股力量在两人之间拉锯:“天族的玄天镜年代久远,早已经失去灵力,我要让他们相信我,当然要主动做出一些预示。”
    “比如舒罗耶制造神器,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他的死,是帝君的选择,并不是我授意的。你想想就该知道,我假扮天道,若在玄天镜上写出让他去杀兄这种话,他难道不会怀疑吗?”
    阴长黎沉声:“那当年天族与我山海族开战时,你怎就预示‘可战’?”
    伴生灵冷笑:“你如何知道我说的是可战?前帝君在占卜之时,是一个人来的神殿。他占卜的问题是,天族若对山海族开战,会得到一个什么结果,我给出的答案是‘后患无穷’四个字。但你知道他怎么解释的,他说玄天镜认为留下山海族将后患无穷,必须尽早铲除。”
    “我得知后,冒着被识破的风险,主动开启玄天镜,又给出一个‘凶’字,他倒是好,又解释成凶兽必除,你告诉我,我有什么办法?”
    阴长黎微微垂睫,似在思索。
    伴生灵触手般的头发随气流飞舞:“当权力在手,欲望扩张,没有人可以阻拦住他们的脚步,他们可以寻找任何理由和借口,骗过所有人,包括他们自己。”
    阴长黎仍旧不语。
    伴生灵:“再说天族行事作风的改变,又与我何干?从古至今,生命轮回不止,朝代兴亡更替,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最初天族无欲无求,那是因为世界仍是蛮荒,现在呢?连质朴的人族都开始勾心斗角,你还指望高高在上的天族始终保持初心?”
    此时,血修罗犹犹豫豫的『插』嘴:“阴长黎,你是不是怀疑它挑起各族战争,是为了制造更多暴戾之气拿来修炼?我之前有没有告诉过你们,噩梦之狱是有承受极限的,若流入的噩梦超出极限,这处噩梦之狱会崩溃,会被清除掉?”
    阿木印象深刻,先迫不及待的点头:“你说过。”
    项海葵也想起来了,血修罗是想告诉阴长黎,伴生灵挑起各族战争,对它没有好处,反而有坏处。
    掀起战争之后,伴随着大规模的杀戮和死亡,会有越来越多的噩梦之力涌入,反而会加速梦狱崩溃,伴生灵也会跟着消亡。
    这条证据摆在眼前,项海葵几乎找不到什么理由来反驳伴生灵的辩解。
    她也不用想的太投入,反正阴长黎肯定能做出正确的判断。
    “没错,我总不会自掘坟墓吧?”伴生灵点了点头,“旁的我都问心无愧,舒罗耶的死……我有些责任,你若非得替他报仇的话,我奉陪就是。”
    言罢,又补充一句,“阴长黎,你的确是个可怕的对手,我终于明白了为何目中无人的帝君,面对你时,竟会如临大敌。但若不是我本就伤了元气,你未必与我有一战之力……”
    “行了。”阴长黎不想听它废话的样子。
    他释放出的力量开始回流。
    不再与它硬拼。
    阴长黎:“你送我们离开,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伴生灵:“送你们离开没问题,但我以拿通道强行绑定了玄天镜,你们想走,只有这一个出口。”
    项海葵:“这不是出口,是出殡吧?”
    直通上界天道神宫,还有帝君在那守着,和送死没有区别。
    项海葵那会儿和他拼命,不排除有“上头”的原因,冷静下来之后,虽不后悔,却明白自己的确有点冲动了。
    她现在可不想因为那个渣渣丢了命。
    血修罗第一个不信:“不可能只有那一条路。”
    “不信你们随便找。”伴生灵展开双臂,做出请便的姿态。
    血修罗真去找了。
    绝代高手和阿木也一起去找,他俩虽不知“帝君”是谁,但听墙角听了半天,多少明白是个狠角『色』。
    “我有一个想法。”
    阴长黎与伴生灵对峙时,她无法传音。
    现在两人之间的对抗减少了许多,她尝试传音给阴长黎:“我有一个非常大胆的想法。”
    阴长黎也不知在想什么,回她话时有些迟缓:“嗯?”
    项海葵道:“帝君不是将我认成玄天镜灵了吗,不如我们将错就错,让伴生灵将我送出去,我假扮玄天镜灵……”
    阴长黎立刻制止:“不行。天道神宫暗卫重重,就算你能骗过帝君,我们出去依然会被发现,我逃走不是问题,带着你们没有绝对的把握……”
    项海葵打断:“我不打算逃。”
    阴长黎居高临下看过来,目光充满疑问。
    项海葵刚张开嘴。
    他问:“你想借用镜灵的身份,去帝君的闻天宫偷你师父的阵盘?”
    项海葵给他一个“你真聪明”的眼神,以示嘉奖。
    山海族那些被封印的大佬们,封印阵盘都在闻天宫内放着,由帝君或者天族第一剑独孤壑守着。
    绕过阵盘,阴长黎想救出他们也是可以的,需要一个个的去囚禁地破阵。
    这是个漫长又艰辛的过程。
    阴长黎之所以还没开始,是想等修为完全恢复。
    如果能将那些阵盘偷走,那便是一劳永逸。
    阴长黎不同意:“先不说帝君……小葵,以你对他的恼恨,你可能在他面前淡定自若?”
    “当然能了。”项海葵想想都开心,哪来的恼恨,“这次我可不是去他面前装孙子,我是假扮他的天道爸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