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穿越修仙的爹回来接我了 > 番外现代篇(一)

【现代篇番外】


北方某城。


一个热燥的盼不来一丝风的夏日午后, 气象局发布消息,稍后将有一场暴雨,希望市民尽量待在室内。


不少市民收到短讯后感到诧异。


万里无云的,哪有一点要下雨的样子?


岂料十几分钟过后, 天空积蓄出厚重的云层, 天色以极快的速度转黑。


暴雨突降, 雷声滚滚。


紫电撕裂云层的瞬间, 远远望过去, 好像有一只恐怖的爪子从云层伸向大地。


又被一栋高楼顶端的避雷针“扎”了手,才缩回去。


实际上,这场暴雨属于“人工”降雨——为了遮掩华夏特殊事务处理部门, 简称“特殊部门”, 开启法阵,连接异世界所造成的异像。


闪电类似飞行器,避雷针则是进站口。


当闪电接触避雷针那一刹,两道身影随着闪电落下,正是项海葵和阴长黎。


两人身上迸发着灵气,瓢泼大雨被弹开。


“果然和那位曲宋部长说的一样,我的法力被压制的很厉害。”项海葵眼睛都还没睁开, 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


她的法力至少失去十分之七, 只剩下三成。


这是两个世界灵气属性存在差异导致的。


需要时间适应。


“我还好。”阴长黎自审过罢,说。


“废话。”项海葵刚睁开眼睛,先给他一记白眼。


他没了内丹正在重修,现在也没恢复多少法力, 灵气差异对他影响不大,“身体怎么样?”


穿梭世界严重消耗体力,连生龙活虎的项海葵都有些吃不消,别提他了。


阴长黎莞尔:“还好。”


“真的。”


“嗯。”


项海葵知道是假的,也不拆穿他:“就这么离开了,真的没问题吗?”


临走前,白星现已经开始着手释放那些山海囚徒了。


阴长黎却当起甩手掌柜,跟她回来地球。


“你不在,不怕那些大佬们会违背和你的约定,不听从小白的调遣?”


“他们既然应下来,我生我死,都不会反悔。”阴长黎有自信。


“你就不怕其中有人是权宜之计,先应下来,脱困后再反悔?”项海葵刚问出口,立马摇头。


自己这话问的没水平,山海大佬们有这么聪明,也不会被抓起来了。


阴长黎还是答了:“抛开一些不屑说谎的,有两个根本无法说谎。一个是谛听,他天生无法撒谎。还有一个是蛙龙,体表会变色,开心红色,难过黄色,撒谎会变绿色,我根本无需分辨。”


项海葵波澜不惊的点点头。


阵法对接造成的灵气风暴逐渐停歇,阴长黎笑了笑,抬手抚了下鬓边被暴风吹乱的发丝。


“发型挺适合你的。”项海葵这会儿才注意到,他那一头乌黑长发不再披散,高高束起,扎了个马尾,“跟我回趟娘家,还特意换了个发型,挺重视嘛。”


好看。


项海葵吧唧吧唧嘴。


从前总觉得这狗适合高贵冷艳的风格,没想到马尾一扎,成了个俊俏小伙儿,朝气蓬勃,充满少年感。


果然人长的好看,轻易驾驭各种风格。


“自然得重视,总不好丢你的脸。”甭管阴长黎心里怎么想的,肯定得顺着她的话说。


项海葵挑挑眉。


今天称得上衣锦还乡,她也是精心打扮过的。


一声炸雷响过之后,项海葵听见有个低沉的男声说道:“项姑娘,你我又见面了。至于这位,应该就是阴长黎,阴前辈了吧。”


是曲宋。


项海葵不是靠声音分辨的,是他说话的腔调非常有特色。


单听声音,就知道是个“性冷澹”。


她寻声望过去,远远地,曲宋朝她走过来。


短发,穿着藏青色的中山装,胸前口袋里还别着一个老式钢笔。


身后站着一排西装革履的小弟,其中一人帮他撑着伞。


气派十足。


听说是个宋朝人。


曲宋来到他们面前,朝阴长黎拱了拱手:“阴前辈。”


阴长黎客气还礼:“曲……盟主。”


曲宋随后朝项海葵伸出手:“项姑娘,欢迎回家。”


项海葵忙握住:“多谢曲部长。”


她和阴长黎的落脚之处,是一座四十几层的高楼顶部,周围高楼林立,霓虹闪烁,“这里就是特殊部门的总部?”


“对。”曲宋点头。


“瞧着像在市区内部?”项海葵脑海里的修仙联盟总部,位于某座山上。


道观之类。


万万没想到居然是栋写字楼。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大隐隐于市?


“是的。”


“在市中心楼顶上开启法阵,不怕被凡人发现吗?”


“有暴风雨遮挡,天有异像也看不出来。”曲宋抬头望天,“至于楼顶,有隔绝法阵。”


“科技手段无法破解?”


“我们的法阵是经科技手段改良过的。”


项海葵感慨万千。


曲宋身后的部门职员们都清楚,启动这种会引动天象的法阵,按照一般章程,应该由西北荒漠附近的“避雷针”进行对接,尽量不给凡人带来麻烦。


但这位年纪小小就已经修到九品的项姑娘,是部长心心念念要招揽的人才。虽已答应加入特殊部门,却还不曾正式签订合约,随时都可能被截胡。


倘若项姑娘降落在荒漠,部长赶过去需要时间,接她来总部也需要时间,很容易被华夏其他势力捷足先登,挖墙角。


合约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准备递过去。


但曲宋并没有提及此事,看向阴长黎:“阴前辈,您擅自从我界抓人,违反我界律例,虽并未造成严重后果,也是需要接受惩处的,这一点,舍妹曲悦应都告诉过您了吧?”


阴长黎点头:“我此番前来,正是受审的。”


“受审严重了。”曲宋拱手,“舍妹应该告诉您了,按照律例,您有两个选择,一是去牢狱里待上一年半载,一是将功补过。”


“他选择将功补过。”项海葵直截了当,“可他现在身体不适,有什么任务,我替他做。”


本来她就是要加入特殊部门的,公事私事一起办,稳赚不赔。


曲宋却严肃道:“项姑娘,这不行。”


项海葵蹙眉:“不行?你妹妹不是说可以由家属代劳吗?”


“家属”这两个字从她喉咙里流淌出来,醇酒一般,直将阴长黎灌昏了头。


微微翘着唇角,一时间神思恍惚,都不知道他们在争执些什么了。


曲宋指出:“可以代劳。我说的不行,是你‘代劳’的任务,必须是无偿免费的,不能给你算工钱,这是规矩。”


项海葵“啊”了一声。


曲宋身后众人嘴角直抽,尤其是拿着合约的那位,手腕在抖。


对,这做法很“部长”,但合约还没签呐,好歹等哄着人家签下合约之后,再暴露本性啊!


“部长,也没几个钱吧,别给项姑娘留下个坏印象,不肯加入咱们了。”秘书传音。


“不是钱的问题,是没这个规矩。”曲宋一步不让。


“今天在总部启动传送阵,不也违背了一般章程?”


“一般章程之上还有特殊章程,工钱这事儿却没有任何依据。”


“……”


算了吧,秘书也不和他杠了,杠不赢。


“行,我接受!”项海葵想想觉得挺合理,“要做什么,现在就做吗?”


她不喜欢欠着。


曲宋颇欣赏她这爽快的性格:“其实用不着你代劳,我这有个疑问,阴前辈若能帮忙解答一二,就算将功补过了。”


阴长黎回神:“哦?”


曲宋取了个玉简递过去。


阴长黎接过。


同时也给了项海葵也给文件夹。


项海葵翻开看,有文字,有照片,还有视频。


不久前,沿海某城市,发生了几起诡异的死亡桉件。


死者都是在海边游泳时死亡的,死状恐怖,像是被动物咬死的,但从齿痕上无法鉴别是什么物种。


视频只能看到死者遇难之前在水里扑腾,随后鲜血便染红了水域。


怀疑是某种未知的海洋物种。


那片海域被封锁了。


之后,在另一座城市也发生了类似的桉件。


不是海边,死者都是在家中死亡,同样死于啃食,仍旧无法鉴别物种。


其中一名死者家里安了摄像头,拍下了他死亡时的场景。


镜头里除了死者之外,空无一物。


然而死者好像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瞳孔紧缩,惊恐大叫,倒地翻滚着,血肉被一股怪力撕咬。


“类似这样的桉件,就属于特殊事物,归属于我们来查了。”曲宋对项海葵解释,“我们的人迅速赶过去,没有在现场捕捉到哪怕一丝妖息。”


阴长黎被勾起了兴趣的模样,仔细研究许久,摇头:“我不清楚。”


众人都很失望。


连山海经里的大佬都不知道这些是什么怪物,怎么查?


项海葵有些毛骨悚然,拽拽他的衣袖:“难不成是鬼?”


阴长黎啼笑皆非:“别忘了,我从前在冥界做事,分辨鬼物比分辨妖兽更在行。”


“部长!”


此时,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


项海葵看着她撑伞走近,穿着碧绿的衣裳,秀气斯文,一双眼睛灵动有神,荷叶上的露珠一般。


“曲悦?”项海葵问。


“嗯。”阴长黎拱手,对她比对曲宋更客气,“曲姑娘,别来无恙。”


曲悦还礼,笑道:“阴前辈,别来无恙。”


项海葵仔细打量她,修为不高,瞧着还不到六品,和自己的九品差得挺远。


但却能抓捕阴长黎抓到噩梦废墟去,还令阴长黎提前脱困,真令人好奇。


见项海葵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曲悦正要说话,曲宋板着脸道:“说正事。”


曲悦的表情旋即收紧,立正站好,小兵见到上司:“部长,刚接到消息,又有三座城市同时出现了‘无影兽’,分别是……”


无影兽是他们给这些看不到踪影,捕捉不到气息的怪兽起的代号。


“江北市?”项海葵听到自己生长的城市,眉头一皱。


胳膊肘捣了阴长黎一下,“我今日才回来,就出这样的事情,会不会……冲着我来的?”


“怎么会呢,无影兽早在两三个月前就出现了。”阴长黎握了握她的手,心道这爱揽责上身的毛病,怎就改不了了,“两三月不长,但咱们两个世界是有时差的,对咱们来说,差不多都是四五年之前了。”


项海葵舒一口气。


曲宋这边:“做事。”


众人:“是!”


“曲部长,我也去一趟江北。”项海葵站出来说,“带着阴长黎一起,没准儿现场走一圈,他能认出来。”


曲宋求之不得,目望手下又递一份文件夹过去:“不如先签了合约,成为我们的一员,行事会更方便。”


项海葵看也不看,打开尾页,准备在落款处按手印。


阴长黎按住她的手臂:“小葵。”


项海葵抬头。


阴长黎望着她的眼睛,传音:“考虑清楚了么?”


项海葵不解:“啥?”


阴长黎知道她义无反顾的选择加入特殊部门,是因为他们跨越重重世界去寻找她,她想还这份情:“不必勉强,我愿拿我行宫内一半的宝物……”


“你舍得,我还舍不得呢。”项海葵拨开他的手,“这就一份劳动合同罢了,又不是卖身契,你至于?”





阴长黎想她从此逍遥自在,不愿她再为还谁恩情活着,商量道:“全部给他们也可,能否买你一个心安理得?”


“你想多了,我不是为了还什么情,是真想去瞧瞧怎么回事。”项海葵头好疼,“在你们的世界,我做事是被迫求生,现在不一样,我自愿的……”


说有一份“责任感”太装逼了。


但特殊部门因她失踪,耗费大量人力财力,跨越重重世界前去接她回家,完美诠释了“责任感”这三个字,给她进行了一场深刻的“爱国教育”。


项海葵解释不清,按上手印,递过去。


从今往后,特殊部门就是她安身立命的地方了。


“曲悦。”曲宋吩咐,“你送项姑娘和阴前辈前往江北,作为指引,让她迅速了解部门是怎么运作的。”


曲悦:“是!”


曲宋:“阴前辈,我还有要紧事做,失陪了。”


阴长黎:“请便。”


片刻,楼顶只剩三人。


曲悦问:“阴前辈,您现在有能力启动您的圆球飞行器么?”


阴长黎点头:“可以。”


“那就好。”曲悦轻松不少,对项海葵说道,“项姐姐,在华夏疆域内,咱们是不能随意飞行的,外出最好使用凡人的交通工具。”


“这我懂。”项海葵比划了个“ok”的手势,假装凡人,混迹于凡人群体里生活,尽量不使用法力。


“但若是有速度极快的飞行器,比如阴前辈手中那枚黑球,快到无法捕捉,是可以使用的。”曲悦一边解释着,一边跳上边沿,居高临下学了声鸟鸣。


片刻之后,一道光影落在楼顶。


是个背着棺材的男人,一头烟灰长发,遮住半张没有表情的脸。


项海葵吃了一惊,这是什么速度?


阴长黎解惑:“这位是曲姑娘的夫君九荒,他背后的棺材是个飞行法宝,和我的小黑球差不多。”


说着,他也召唤出小黑球。


“那咱们出发吧,两位随我们的方向飞就是。”曲悦跳进棺材里,拉上棺材盖,九荒重新将棺材背上,足下一点,飞出大楼结界,宛如一滴雨水,融入雨幕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项海葵呆呆看着,长叹:“这真是我自小生活了二十年的世界?”


阴长黎催促她快快进入小黑球,好笑:“我们那虽只是一处小世界,也算应有尽有,你多半都见识过了,为何还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项海葵摆摆手:“你不懂,这不一样。”


去往异世界,原本就是一个陌生世界,再稀奇,也可以很快接受设定。


但自小生活的世界,竟然还有隐藏属性,这种感觉太奇怪了。


“而且。”项海葵抱着手臂,看着面前圆滚滚的小黑球,再想想被九荒背在小棺材里的曲悦,眯起眼睛,“我怎么突然觉着,你这藏宝无数的小黑球行宫,不香了呢?”


作者有话要说:番外我随意写,大家也随意看。


明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