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毒妃 > 第1159章 虚伪对我们没用
);
这句话,让皇上有些扎心了。
“楚王殿下,在大雍的时候,就跟你皇伯父这样说话么?”
“绝对不会,因为没有立场……我皇伯父为了保护我,付出了很多,而且从来不会把自己的任何一个皇子放逐,虽然皇位只有一个,可是儿子并不是唯一的,既然生出来了,自然应该负责。”
莫君夜的话,让大齐皇帝更加尴尬了。
“我们不同……我没有他那么伟大……”
“皇上,这个不重要,毕竟跟我无关,我的评价,并不代表天下,对百姓来说,能够让他们安定,过上好日子,你就是好皇上,至于你们家后院起不起火,并不是欺骗百姓的理由。将来这几位皇子,不管是谁当皇上,我们大雍都不会有什么意见,这是我们的原则。”
莫君夜始终不卑不亢,甚至带着一点讽刺。
这种语气,让大齐皇上有些倦怠。
他从楚王身上,看到了自己那几个孩子都没有的东西。
或许,在元琛身上有,可是他已经不把自己当成父皇了。
童年的经历,他们的父子情分,基本上已经断了。
这一点,他心里应该清楚。
“看来元琛在大雍过得很好……”皇上说道。
“皇上希望他过得不好么?”尹素婳有些不悦的问道。
别人的家事,她原本不想管,也没有必要管。
可是这位皇上,做了绝情的事,又要在这里装作有那么一点感情。
她最讨厌的就是这种,给孩子的童年造成了极大的苦难,然后又说自己有苦衷,或者是对那个孩子有特别的期许。
之前她看过不少电影和电视剧,里面都是这种情节,尤其是那几个号称小说大家的作品,里面那些男人们为了让自己的孩子继承野心,就用各种方式折磨自己的孩子,孩子九死一生长大了,他们也该死了,就在临死之前一边吐血一边说,你终于成为了我想让你成为那个人。
恶心,这种情节就是恶心,都是那些自负的男人心里自以为是的英雄戏码。
“楚王妃这话是什么意思?”皇上问道。
“皇上,三皇子只是你的儿子么?”尹素婳问道。
“那还应该是谁的?”皇上显然没有理解。
尹素婳也没有兜圈子:“言妃娘娘,她才是为了三皇子付出最多的人,你只是一时痛快,根本就没有真正付出什么,而孕育孩子,含辛茹苦把他养大,忍受跟他骨肉分离的人,都是言妃娘娘,皇上跟天下男人都一样么,觉得儿子的事情,就是应该当爹的做主,都不用跟当娘的商量一声?”
尹素婳这个质问,让皇上有些语塞。
“王妃说这个话,朕没有办法回答。”
“皇上不用回答,毕竟我们也不是来要什么答案,三皇子也不期待。只不过,皇上没有必要在我们跟前表现的对三皇子还有一丝不舍,大家都很理智,既然做了,那就承认,然后自己承担结果就是了。”
尹素婳说话,让皇上很震惊。
想不到,大雍的皇室,竟然可以把一个女子纵容成这样。
虽然她说的都是实话,可是实话总是伤人的。
“看来王妃是笃定,朕不会死了。”
“难道皇上想要自杀来陷害我?”尹素婳也没有太客气。
“罢了,朕累了,身上还真是有点疼,今日的事,劳烦楚王和王妃了。”
莫君夜补充了一句:“我的王妃治好了皇上,这算是大齐欠我们大雍一个天大的人情,当然了,皇上如果不想承认,我们没有意见,毕竟人和人不一样。”
这句话,挤兑的皇上伤口都疼了。
不过他的凉薄,已经刻在骨子里了。
所以,这样的话,他也可以接受。
“多谢楚王提醒……我们大齐和大雍之间的关系,一向不错,之前有谭阁老家的嫡长女嫁给我大齐镇北侯,现在我儿子又成了大雍的驸马,我们的关系,只会更进一步。”
莫君夜再次提醒:“原来这些事,都比我娘子救你一命重要……”
皇上笑了:“倒是让楚王见笑了,是朕的不是……只不过朕已经抱着必死之心,如今死里逃生,还像是做梦一样,有些话说的不够周全,还请楚王不要见怪。”
“已经知道皇上的为人,也就没有什么抱怨的,我娘子救皇上,也不是为了贪图这份人情,只是因为我姨祖母家嫡子的请求,还有三皇子的委托,跟皇上倒是没有什么关系。”
皇上听到莫君夜说话这样直接,自己也没又必要拐弯抹角。
“楚王见到我那个儿子,让他好好生活,他母妃会一直生活得很好。”
“皇上刚醒,还是不要说太多话了,这几日就让飞扬在宫中照顾,过七日,我来帮皇上拆线。”尹素婳说道。
至于该注意的问题,风飞扬都知道。
跟这个皇上说话,如果沉不住气,确实容易生气。
不过想到他对这几个儿子,都没有什么真心,除了小皇子元阔,元初和元诺都只是棋子,心里就平衡多了。
从皇上的房间出来,张皇后马上迎上来。
“王妃,皇上怎么样了?”
“既然醒了,就是没事了,不过既然动了刀,必然会伤害到元气,这几天,尽量让皇上静养,食物也要尽量是一些流食,不要太多,能够维持皇上需要就行,千万不要大补,会补出事,具体的飞扬都会交代。”
听到尹素婳这样说,张皇后就知道稳了。
想不到,她真有这个本事,就连九尘都没有办法治好的病,她办到了。
“如果没什么事,我们想要先回湘王府了……”尹素婳说道。
张皇后马上吩咐:“来人,送楚王和王妃出宫……”
尹素婳经过元诺身边,看到他那个吃人的眼神。
不过他没有害怕,莫君夜也发现了,搂着尹素婳,霸气的朝着元诺走了几步,眼神冷冽:“二皇子是觉得自己的眼睛好看么?虽然这里是大齐,并不是大雍,不过二皇子做的事,本王并没有打算得过且过,皇上既然好了,之前的事情,他不清算,本王会用自己的方式动手,事先通知你一声,免得你没有一点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