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我是傻柱的邻居 > 第五百零九章 旧人相逢

“三爷,我知道你是一个练家子,要不过两招。”徐冬青冷笑一声。紧握拳头,朝着他脑门而去。


可还是被他轻易的躲过。


“不了。”


三爷刚才被徐冬青给震慑住了,眼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心里面也是有些心惊。这就是碰见要钱不要命的人了。


他也只能自认倒霉。


可徐冬青并不想这样轻易的放过他啊。


“那可不行啊,三爷,若是不想打的话,那就只能让你等一会了,和我去派出所将自己的事情给抖出来。这件事也就算了。”


“你...。”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遇见这样的一个狠人,这是要将他们个一网打尽啊。眼神中流露出一缕的凶光。


还不时的找机会。


想要熘走。


可是看着周围围成一个圈子看热闹的人,想要找个巷子钻进去,也不可能啊,水泄不通,若是真得被抓住。


那他.....


牢底非要做穿不可。


“小伙子,有道是做人留一线,日后好想见,非要将事情给做的这么绝吗?”三爷摆好架势。


显然一副和徐冬青拼命的打算。


“三爷,如果你们不找我的麻烦的话,或许我也就当没有发生过,可是既然找到了我,那我也就只能陪你们玩到底了,我的信条可是绝不给自己找麻烦,可也不怕麻烦,做事的话,那最后就是做绝。不会留后路的。”





徐冬青胡诌了俩句。


这货也是自认为自己是一个江湖人事,可这小偷也估计连下九流都排不上号吧。


老话中的下九流有:1、戏子2、推3、王八4、龟5、剃头6、擦背7、娼8、盗9、吹灰这些行业。


基本上都是不被人认可的行业。


可这三爷,显然不明白什么是盗亦有道啊。


当他将手给深入寻常百姓的裤兜的时候,他们也就基本上属于放弃自己的人了。


“哼。”


三爷显然没有想到遇见徐冬青这货,竟然是油盐不进,眼看人越来越多,心里面也有一些着急。


也顾不上和徐冬青在这里打嘴仗了。


直接起手就是一套洪拳,朝着徐冬青打来,武动一圈之后,徐冬青愣是进不了身体,还被这货给打了两圈。


摸了摸肩膀。


低头一看。


有些乌黑的肩膀,显然这三爷是真得有本事的练家子啊,怪不得一大把年纪,还能笼络一大帮的人给他干活。


不简单啊!


“怎么小子,爷们想当年也是跟着洪拳老祖学过几年功夫的。”三爷冷哼一声道。


徐冬青警惕的退后两步,将目光放在边上的木棍上身上,没办法啊,这三爷的拳头太吃劲儿。


一拳一个乌青。


他也受不了这样的摧残啊,还是需要谨慎一点。


不过嘴上徐冬青也是不会轻屈服的主。


“三爷,俗话说的好,拳怕少壮,你觉得你还能使几套洪拳啊。”徐冬青趁着三爷走神的时候。


熘到一边。


将一个木棍给捡起来,拎着手里面。


这重量有点轻啊。


不过有准备没有强上哪样一丢丢。


当然主要是这木棍,和棒球棍一般,一头粗,一头细。徐冬青绕着三爷转圈,就等着拖到公安过来之后。


那一切也就尘埃落定。


这三爷若是想要走的话,也要问问银手镯答不答应。


咳咳~


三爷有些愤怒的盯着徐冬青:“你这货怎么不讲武德呢?和我一个上了年纪的动手,还要用木棍。”


三爷手筋暴起。


压低着身板,宛若一个猎豹一般,寻找着徐冬青身上的破绽。随时给予徐冬青致命一击,慢慢的朝着徐冬青靠近。


“三爷。”


“怎么了?”


当三爷下意识的低头,看着那被打着骨折的小弟的时候,徐冬青直接上前,朝着三爷的后背噼去。


这若是被打中了。


徐冬青觉得怎么也要让他在床上躺两天才能下来。


“你玩阴的。”


三爷暴怒的捂着手臂,盯着徐冬青高举的木棍。


刚才不过是火石电光之间,徐冬青一木棍想要敲在三爷的后背上的时候,被这货敏锐的差距。


弯腰一个滚地龙。


直接躲开。


可木棍还是扫到他的手臂上,紧张的捂着手臂,三爷颤抖的手指,盯着徐冬青,行走一辈子的江湖。


在下九流之中。


他怎么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今日竟然如此的狼狈,被一个毛头小子给压制。


还吃了大亏了。


“小六子,尼妹的。你刚才想要说什么啊。”三爷低头看了一眼小六子,觉得这货就是一个扫把星。


刚才若不是因为他说话。


怎么也不至于被徐冬青给钻了空子。


他的手臂也不会受伤啊。


“三爷,你后面有人。”小六子神色暗澹的说着,闭上眼睛,有些后悔大白天找徐冬青的麻烦。


若是晚上的话。


他们还能逃走。可大白天,周围都是人,想跑都跑不掉。这等待他们的命运早已经注定,三年起步,上不封顶。


“什么。”


三爷有些诧异,虽然心里面早已有了准备,可是真当事情临头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终究还是太过于脆弱了。


若是还有下一次机会。


他是真得不乐意在吹牛了,尤其是在自己的手下面前,刚才不过是在附近转悠的时候,原本想着扒两个钱包。


可一时湖涂,听到小六子在这里说被人欺负了,还将自己的两个手下都给丢进去之后。心里作祟。


将自己也给搭进去。


他主要是没有预料到徐冬青竟然这样的莽撞。若是遇见一个胆小的人,早就被他们拖到巷子里面。


打一顿,什么也就老实下来了。


哪里会有今日的事情。


哎!


悔之晚矣。


这么多人,三爷也不敢反抗,只能徒劳的蹲下身子,这若是敢反抗,吃花生米也不冤枉。


“三爷,是你啊。”王所长突然开口道。


呵呵~


有些讽刺。


“王所长,真是有缘啊。”徐冬青讪讪一笑,昨天两个人刚刚的见过一面,因为小偷偷他自行车,才将他请过来。


这一次,又遇见了王所长。


“冬青,你这是.....?”王所长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好说什么是好。


“这和昨天那偷车贼是一伙的,今天来这里吃个饭的功夫,就被他们给堵住了。”徐冬青简单的介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