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兵王归来 > 第2764章 一敌多
他径直冲罗库跳掠而去,杀手佩剑被他用得如臂如指,不过刘芒没有直刺罗库命脉,他知道这样子很容易被罗库挡开,所以是直刺罗库脚部而去。

手太灵活,难刺中,而脚相对来说目标更明显。罗库的表情有点凝滞,他应该也没想到刘芒的出招这么奇奇怪怪。

银蓝色长枪向上一挑,把刘芒的杀手佩剑跳起,但刘芒实在是很聪明,他直接顺势而为、剑刃又逼向了罗库胸口,而且依然猛攻而去。

罗库不停的后退,他也害怕刘芒刺中他,而且现在的刘芒已经是剑君了,各方面都比罗库要强。

刘芒得理不饶人,攻势越来越凌厉,罗库一直在苦苦支撑着,就在他要坚持不了想拼命反击时,一把红色利刃从他胸口处刺了出来。这把利剑出现的毫无预兆,罗库现的时候已经晚了,他的胸口已经被刺透了,生命力在快速流失。

有点不敢相信的低头看着那刺破心口的利剑,他实在想不明白,这把剑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背后,并且一击致命的。

其实罗库一开始就进了刘芒的圈套,刘芒的剑可是有七星赤霄的,但他一直用杀手佩剑和罗库纠打,并且攻势非常迅猛,罗库一心都扑在提防正面的刘芒,哪里会考虑到暗自有一把七星赤霄对他虎视眈眈。

七星赤霄极其锐利,自然可以瞬杀他,而且刘芒非常小心,他专挑罗库想反击的时候出剑,因为那时候罗库的精力全部集中在了正面,特别是攻击上面,背后正是空档。

毕竟对手也是个巅峰剑魔,明目张胆的偷袭他可太过于理想了,不过这一次刘芒的心理战玩得很好,罗库完美上当。被刘芒推开,一剑结束了他的生命。

刘芒按照惯例搜索了一下罗库的库存情况,这个罗库比里顿就寒酸太多了,刘芒没多久就没了兴趣。

这次几乎兵不刃血的干掉了一个不算强的对手,也是让刘芒考虑到了其他问题,罗库只是开始,后面的对手不知道会有多强,要合理利用现在能利用的一切,好不容易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刘芒可不想折戟沉沙。这天轻松的守擂成功,刘芒也是有了更多的时间去调整自己的状态他跟里顿那一战受的伤,也在慢慢的痊愈,至少不会影响第三天的守擂

有了这两次的胜利,刘芒也是稍微的领悟到了一点点,关于这个生死斗兽场的真谛。他好像知道了该如何去迎接挑战,如何去分配自己的体力,或者利用现有的资源,让自己的状态保存在个比较好的状态。

连里顿都被他打败,没有多少人能够阻止他,有惊无险的,刘芒也是直接守擂成功十八场,这其中遇到的对手,大多数都是剑君,不过并没有巅峰剑君,比较多的是剑君初期,后期偶尔会出现。

不过刘芒利用自己现有的条件,以及心里战术,还是艰难的战胜了他们。他不得不感慨,幸亏自己已经成为了剑君,不然这些天早就已经被打趴了,而且他的自愈能力,也是严重的帮了他大忙。

这些战斗中,他不乏各种各样的损伤,如果是正常人的话,虽然不至死,但绝对会影响到实力挥,即使刘芒也受影响,但强大的自愈能力,并没有让他太吃亏。

如此一来,单单是这逆天的自愈能力,足以让刘芒的实力,跟剑君后期这样的强者比拟。并不是说他的修为达到了剑君后期,而是他这这个特定的场地,特定的情况下,他现在的修为,足以用剑君后期的底蕴来看待。

越到后面,刘芒越珍惜他现在的战绩,因为他已经征战过半,从整个生死斗兽场来看,他现在已经完成大半的进程,照现在这个情况来看,只要没碰到剑君巅峰强者,他都有很大的把握。

但正是这样的形势,让他更加担心,这要是在哪一场突然碰到打不赢的人,他前面的战绩就都浪费了。

所以现在的刘芒,非常的谨慎,也非常的虔诚。他不知道从哪个仁兄的随身物品里,竟然翻出了一把香,这可给刘芒乐坏了。

他明天都要点上几支,祈祷自己不要碰到打不过的人,虽然他知道这样有点太过理想,因为按照他的修为来看,来挑战他的人,很多人修为都比他高,不过这些人多多少少是棋差一招,让刘芒距离梦想的实现越来越近。

但刘芒可还没有碰到剑君巅峰的挑战者,他真的没有把握战胜这样的对手,所以只能祈祷暴风雨来得更晚些吧,最好别来。

希望是好的,但现实确实残酷,刘芒高兴又提心吊胆了十场,终于碰到了一个他看着都头皮麻的挑战者。

巅峰剑君,芈子华。

这是一个比较年轻的中年人,气息很是沉敛,长相有点锋利,眼光如同老鹰一般,盯得刘芒极其不自然。

芈子华跟一般的挑战者不一样,一般的挑战者一看见刘芒,只是个初期剑君,顿时心花怒放,不由得就轻敌,然后就成了刘芒成功的垫脚石。

但这个芈子华,一下来就保持着警惕,不苟言语,似乎一开口,就能够左右局势。

他只是站在那里,就让刘芒感到很大的压力。

虽然跟里顿一样,都是剑君巅峰,但这个芈子华,气场可比里顿强不少,虽然不像当初的郑可那么有格调,但也有些影子。

他没动手,刘芒可不敢依着他。要是到了第二天,这个挑战者还没有被干翻,上面还是会照常把挑战者放进来,谁知道他们会对刘芒做些什么。

“嗖嗖嗖……

尖锐的剑啸不停的刺击着空气,在芈子华旁边不停的飞掠,寻找着进攻的机会。

但芈子华依然不动如山,刘芒控制着追踪剑,下意识的有了佯攻的趋势,可芈子华似乎看透了刘芒的可怜倔强,没有防御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