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嘉佑嬉事 > 第五百六十二章 立威(3)

美酒佳肴,水陆咸呈。


九凤仙朝的御厨,那厨艺确实顶尖,吃得卢仚是满口流油,大快朵颐。


九凤仙朝的舞姬,也是顶尖水平。设宴的大殿中,数千舞姬身披霓裳羽衣,彩带飘飘,做天魔乱舞……卢仚对此虽然不怎么感兴趣,却也大力鼓掌赞叹。


卢仚和胤垣勾肩搭背的,大口吃肉,大碗喝酒,追朔兄弟友谊,畅谈天下大事。


说着说着,胤垣就将话题带歪了方向:“兄弟,哥哥我这些年,苦啊!”


卢仚挑了挑眉头……呵呵,你这整天大姑娘搂着,软饭吃着,带着大队的剑门精锐满天下转悠,到处都是好吃好喝好招待,耀武扬威四处浪荡,你说你过得‘苦’?





一巴掌拍在胤垣肩膀上,卢仚很严肃的看着胤垣:“哥哥只管说来,若是有人欺负了哥哥你,智深一定给你出气!”


两人目光交错,眸子深处有精光闪烁。


他们来元灵天,不就是为了整事么?卢仚在弥罗教整出这么大的事情,现在,轮到他胤垣整事了。不把元灵天修炼界整得奄奄一息,生不如死,如何显得出他胤垣的本事来?


“有人,看不起我,看不起你家嫂子!”胤垣举起袖子,擦了擦莫须有的泪珠儿:“这些年来,小白和我,带着众多剑门弟子四处扑灭邪祟,但是这些邪祟过于难缠,我们扑灭了一处,却冒出更多来……所以,颇多流言蜚语!”


一旁的白鼋已经放下了酒盏,阴沉着脸坐在一旁。


卢仚用力一拍桌桉,厉声道:“他们都说什么了?”


胤垣低下头,带上了几分哭音:“他们说小白德不配位,不配做剑门的少宗……他们更对我,对我颇有指责……说,都是我,带坏了小白!”


一旁白鼋发作了:“有这等事?有这种话?相公,你怎么不对我说?”


卢仚眉头一挑,胤垣已经哭哭啼啼的开口了:“男子汉,大丈夫,受了委屈,岂能向自家娘子诉委屈?也就是今日见了智深兄弟,才能一诉胸中块垒……呜,这些年,我受了多少白眼?受了多少冷言冷语?”


白鼋震怒,一巴掌将面前桌桉掀飞:“究竟是谁?”


卢仚肃然看着白鼋,他沉声道:“大嫂,这等事情,且让我们兄弟解决罢。若是什么事情,都要借助大嫂你的力量,未来,天下还有我哥哥立足之地么?”


“这!”


白鼋犹豫。


胤垣放下并没有沾上什么水迹袖子,朝着白鼋深深一礼:“娘子,你我夫妻本为一体,按理,你出手帮我,也是应该。但是,男人,总归要有几分男儿气概,有些事情,必须由我亲自去做。”


微微沉吟片刻,胤垣有点底气不足的说道:“大不了,我先做事,不成功,你再帮我?”


白鼋面孔酡红的看着胤垣,无比深情的叫了一声:“相公!”


胤垣也眼眶发红的看着白鼋,同样深情脉脉的叫嚷着:“娘子!”


“相公!”


“娘子!”


“相公!”


“娘子!”


两人情难自已,张开双臂,深情的拥抱在一起!


卢仚在一旁看得浑身直冒鸡皮疙瘩,他向毕恭毕敬守在一旁的鱼长乐看了一眼,眉角一挑,向鱼长乐传音:“你家陛下,咋就勾上了这么个大宝贝?”


鱼长乐嘴角一耷拉,朝着白鼋飞快的扫了一眼,意思大概就是——‘如果这是咱家闺女,早就塞水井里回炉重造了’!


卢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拿着快子,轻轻的敲击着酒盏,发出‘叮叮’脆响:“哥哥且坐下,我们好生谋划谋划,看看,如何给哥哥出口气,给大嫂挣个体面!”


设宴大殿内的一举一动,都有无数九凤仙朝的耳目盯着。


皇城御书房内,李元和一众李氏宗亲聚集在这里,不断有小太监来回奔走,将设宴大殿中的响动一五一十的传递回来。


包括‘鲁智深’的个人信息,一应情报等等,也都传了回来。


‘鲁智深’,于剑城和胤垣一见如故,结为兄弟。其后,剑城地肺熔炉崩碎,鲁智深有一段时间去向不明,再次出现,他已经和弥罗教勾搭在一起——据说,是在地肺熔炉崩碎一事中受了重伤,被弥罗教教主之位有力竞争者宋十变救下。


宋十变在秋雪江水府一事中,被水神宫暴力擒拿,‘鲁智深’就加入了弥罗教阵营,和水神宫大打出手。


弥罗教和水神宫的火并,最后结果天下人都已经知道。


水神宫烟消云散,弥罗教摇身一变,变成了庞然巨物——长生教!


“所以,这个鲁智深,现在不仅仅是我剑门的客卿长老……他在长生教,同样挂了客卿的头衔?”李元冷笑着,指了指面前刚刚从剑门送来的情报。


“是,这消息,在长生教内,并非什么秘密。他和宋十变交好,虽然长生教如今是那一对儿卢氏父子做主,但是宋无法、宋十变等人,身份地位依旧颇高,依旧掌有重权。是以,和宋十变交好的鲁智深,在长生教也极受优待。”


一名刚刚从剑门本宗赶来的李氏族人冷声道:“不过,或许正是因为他身上有我剑门客卿长老身份,所以,长生教对他也有一丝防备。他在长生教,也仅仅是客卿,并没有真正加入长生教。”


李元冷笑:“墙头草,两边靠?以他的出身来历,作出这种事情,倒也合情合理。”


冷笑了几声,李元阴沉着脸说道:“但是少宗,怎能和这等人物厮混在一起?如此首鼠两端的下三滥,我剑门少宗,怎能……”


一名九凤仙朝亲王轻咳了一声:“他是那阴鼋的结拜兄弟,少宗对那阴鼋,几乎是言听计从。我剑门,何其不幸,摊上这么一个自甘堕落的少宗?”


御书房内,一众李氏族人纷纷开口,对白鼋颇有不敬,甚至话头都扯到了她身后的白玄月和白诛等人身上。


更有年轻气盛的李氏宗亲怒道:“这些年,我剑门威严一再受挫,白氏一族,很是折损了几个高手……虽然死的是他白氏族人,但是连累着我们也都面上无光。白玄月,怎配得这个掌教之名?若非……”


李元和一众人相互看了看,没吭声。


这些年,剑门白氏一族被狙杀了好几个重要成员,那凶手也是古怪,专门挑白氏一族落单的重要门人下手,出手深得稳、准、狠的精义。偏偏他杀了这么些人,白玄月等人,硬是没能找出任何的线索,任何的蛛丝马迹。


甚至,剑门内部,好几个大家族的高层都在怀疑,是不是有剑门内部哪个大族动了心,勾结了外人,想要推翻白氏一族。


事实如此,白氏一族占据剑门核心高位,已经三万年了,要说大家都没想法,这是不可能的!


问题在于,白诛那个老不死的。


他现在是剑门唯一的天人境大能……白诛不死,谁能把白氏一族怎么样?就算白玄月表现得再无能,再荒唐,只要白诛在,谁能动他的掌教之位?


一名李氏宗亲幽幽道:“这么下去,我看,我剑门,大事不妙。呵呵,若是世俗仙朝,先有一个无能昏君,再有一个无能太子,那太子身边,还奸佞成群……外部,还有强敌虎视眈眈……呵呵,这朝,要完!”


李元轻咳一声,正要制止这些说话胆量越来越大的亲族,突然一个小太监面皮煞白的跑了进来,‘咕冬’一声跪在了地上:“陛下,那,那,那鲁智深,说,说……”


设宴大殿内,卢仚给胤垣出了一个‘好主意’,一个让胤垣‘扬名立万、建功立业、名震天下、声传八方’的‘好主意’。


卢仚说:“这邪诡,飘忽莫测,诡秘难当,想要剿灭她们,我觉得,太难,太难。投入大,收益小,做不好,天下人都骂你,做好了,天下人都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


“所以,哥哥,我们要做一件,让天下人都为之震惊的事情,立威!”


卢仚一巴掌拍在了面前的桌桉上:“就好比兄弟我如今交情还不错的长生教,那卢旵、卢仚父子两,凭什么在短短十几年内名震元灵天?”


胤垣若有所思的看着卢仚:“所以……”


卢仚一脸认真的看着胤垣:“若是哥哥你,也能赤手空拳,创下一个堪比长生教的势力……这天下人,谁还敢看不起哥哥你?以后大嫂去了哪里,提起哥哥的名字,也都脸上有光啊!”


胤垣愁眉苦脸的看着卢仚:“说起来容易,可是,何其艰难?”


卢仚又是一巴掌拍在了面前的桌桉上:“哪里艰难?以哥哥如今的身份,招兵买马,易如反掌。吾等有了一定地盘,人手,就弱肉强食,逐步鲸吞,以滚雪球的方式,将地盘越滚越大,人手越来越多……有了更大的地盘,更多的人手,我们就去侵占更强的目标!”


卢仚大声道:“以哥哥的雄图壮志,有兄弟我鼎力支持,万万没有不成事的道理!”


胤垣还没表态呢,一旁白鼋已经开始鼓掌叫好:“智深兄弟这一番话,深得我心,简直是荡气回肠,妙不可言……相公,你只管放手去做,一切后果,我给你担了!”


胤垣再次深情款款的看向了白鼋:“娘子!”


白鼋娇羞无限的扑进了胤垣的怀里:“相公!”


卢仚再次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白玄月是上辈子缺了多少德,才弄出来这么个大宝贝?


不过,真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