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这个异界需要革命 > 第160章 有功有法
刘知易站在擂台上没动,心里复盘着刚才的战斗,基本按照他设计好的剧本进行。结果就是刘知易预料好的结果。文武双修,大可取之处,武道主攻,文道辅助,能起到互相促进的效果。让他一个六品武道进士,战胜了四品高手。

当然,这一切跟林教头没有防备有必然联系,不过下一次,刘知易还会进行仔细的推演,采用另外的方案应对。他文武双休,法医兼修,手段太多了,组合起来,千变万化。他需要一一试验,而最好的对象,除了林教头,他找不到别人。因为只有林教头,才真正想揍他,其他不管是师姐还是大哥,都舍不得下手。所以他故意挑衅林教头,让有骗女之狠的林教头下狠手,尽量贴近实战。

“师姐。上来试一试。”

打赢林教头后,刘知易有些膨胀,挥手邀请在台下观战的方戎女上擂台。

方戎女摆摆手:“你打不赢我的。”

刘知易正在兴头上,坚持道:“试一试就知道了。”

方戎女无奈,跳上擂台:“师弟,那我开始了。”

刘知易点头,接着昏倒了。

方戎女隔空一拳,将他打晕了。

一力降十会,果然打不过。

醒来后在方戎女房间,浑身酸痛,这女人下手真狠。

“师弟,你醒了?”

方戎女惊喜道。

刘知易不想说话,起身下床,去找林花求安慰去了。

大早起来,林花慵懒的伸展手臂,刘郎在一旁睡的香甜,看见他俊美的脸庞就忍不住想亲。

昨夜,二人相拥而眠。刘郎手脚很不老实,一想到他肆意轻薄自己,林花不由羞涩。但她并不怨恨,两人最终没有越过最后的防线,不是林花不情愿,而是刘郎要守身。林花并不介意把身子给刘郎,甚至有些惋惜刘郎是个练武之人。也想按照郡主说的,让刘郎破功,以后一心从文,可是刘郎把持住了。刘郎不动,她有什么办法。

刘郎抱着她练武练了一夜,这会应该很累,想到这里,林花悄悄起身,走下床,一件件穿上衣裳。然后出门,准备为刘郎准备一桌充满爱意的早餐。

回来,满脸不高兴。

“林花,怎么了?”

刘知易被推门声叫醒,到了该醒来的时候了,坐起身子就看到进屋的林花。

“郡主有请。”

林花不满的说道。

堂堂郡主,没有颜色,破坏人家跟爱郎的甜蜜早餐时间。

刘知易嗯了一声,起身穿衣,洗漱,然后跟林花一起往隔壁的小金川园走去。

郡主在竹舍等待,一张竹桌上摆了几个清淡的酒菜、还有一些果蔬、糕点。

郡主住的地方,还是那么简朴。屋内的陈设,几乎都是竹木制品,唯一上的台面的,应该是墙上挂着的几张字画。还有一点,竹屋十分干净,纤尘不染。

“见过郡主。”

刘知易和林花同时行礼。

“免礼吧。你要的人手,药材,都给你准备齐了。你准备什么时候动身?”

“随时都可以。”

郡主点头:“殿试后,你就跟我一起南下吧。”

刘知易疑惑:“郡主也要南下?”

郡主瞪眼:“怎么,我去不得?”

刘知易道:“能,能去,你哪都能去!”

郡主道:“还有一件事,太后寿诞快到了,你替我写首诗,我送给太后。”

送给太后的,这种诗不好写,不过他会抄,有现成的。

“小事一桩!”

之后就没什么事了,闲聊了一会儿。自从拿出斗地主后,郡主就没了跟刘知易打牌的心情,有林花这个二五仔,她输多赢少,忒没意思。

上午陪林花,下午就去了师姐处。

师姐方戎女的境界卡在四品,她领悟不了武道真意,就不可能突破三品。

所以刘知易建议她去岭南王的书房,看一看岭南王的那些秘籍,也许能够领悟。

当然,刘知易打算跟着去。

“师弟,快点。王爷今天不在!”

方戎女虽然答应偷偷带刘知易进王爷的书房,胆战心惊,既不敢违逆刘知易,也不想让王爷知道,心里十分矛盾。

“放心吧师姐。老王爷既然答应你进书房,那就是答应你带我进去。没想到老王爷这么看重我!”

刘知易颇为感慨。

刘知易始终觉得,王爷收方戎女为徒,就是看自己面子。几次给方戎女秘籍,目的是通过她的手转给刘知易。不过刘知易一直没有证据,只能通过侧面一点一点验证。

他不但偷学了王府秘籍,而且还在王府教头面前施展,他相信林教头肯定能认出来,但林教头从来没说过什么,这显然是王爷的意思。否则偷学秘籍,早就把腿打断了。

另外就是这次,忽悠师姐去向王爷提出想进书房读书的要求,王爷也答应了。

如果在书房里看那些秘籍能帮到方戎女,王爷没道理不早点让她进去,等她提出痛快答应,刘知易不由怀疑,这是王爷在给他机会,让他去书房里挑选秘籍。

走进书房,书架上满满当当都是各种书籍,绝大多数都是武道秘籍。既有功法,也有技法,还有一些武道论述。

刘知易直接看花了眼,反而不知道该看什么。接连扫过多本书都无法领悟分毫,偶尔有所感悟的,发现还不如自己正在修炼的《潮汐术》合适。翻过三十多本功法后,刘知易确信,《潮汐术》就是最适合自己的功法。而这本潮汐术其实是早先王爷交给方戎女修炼,而刘知易从方戎女手里偷师的。结果是刘知易学会了,方戎女却没有学,因为方戎女修炼的,是她梦中得来的《拔山气》,那是最适合她的。

“师弟。快点。”

一直没有什么收获,可是看到王爷海量的藏书,刘知易还是忍不住,一本本翻看。方戎女十分着急,因为时间越长,王爷回来的可能就越大。

“别急。好容易来一趟,总不能白来,贼不走空你懂不懂。”

刘知易一边说着,一边继续翻。没几本能练的,不由怀疑王爷真正高深的藏书,根本不在这里。

回头瞥见王爷书桌上,放着两本翻开的书籍,好奇凑过去。

“我看看,王爷自己看什么书?”

一本《急雨针》,一本《游鱼刀》,翻开一看,《急雨针》是一套飞针法,《游鱼刀》是一套飞刀法。

这,这,这还说不是故意送给我的!

这一刻,刘知易确定,王爷一直通过师姐送秘籍给他。对王爷的好感大增,谁说豪门不讲情义,老郡王对救命之恩就知道感恩。

刘知易会医家针法,老王爷送他一套武道针法,还送一本类似飞针的飞刀法。

不客气,拿起来就走。

方戎女急了:“师弟,你要拿走吗?”

放在桌面上,还翻开了,明显是老王爷正在看的书,直接拿走,不就露馅了。这贼当得胆子也太大了。

刘知易安慰他:“王爷要问你,就说我拿了。不过你放心,王爷肯定不问,王爷肯定猜到你会带我进来,故意拿出这两本适合我的秘籍放在桌上的。”

方戎女皱着眉头,长叹一声:“王爷要责罚,就责罚我吧。还有,不要有下次了。”

刘知易点头,这书房里都没几本适合他的,下次不会浪费时间来了。

“走吧。咱俩一块练。”

说完率先走出门,方戎女无奈只能跟上,还小心关上门。

飞针法刘知易很快就学会了,他会医家针法,还编辑出了一套用法家真气催动的《追魂夺魄》针法,这两门针法跟武道针法不同,都是用真气御针。飞针发出,一根真气细丝始终牵着飞针,通过这跟细丝,能够控制飞针飞行的方向,飞针的飞行又通过真气细丝反馈给主人,便于时时调整,控制精微。

可武道飞针就不同了,刘知易武道六品,能聚气成刃,血气离体不散。只见一根根金针,裹挟着血气,在空中急速飞舞,所过之处,无物不破。放在桌上的瓷瓶一针穿过,留下两个针孔。

飞针不过是血气的载体,通过飞针,将血气更合理的释放。

刘知易用了半个时辰领悟了《急雨针》,不过还只能控制一根针,按照秘籍序章所说,这门针法达到高深处,可以发针如急雨,让人避无可避,所以叫做急雨针,练到高深处,也不需要用针,可以直接聚气为针,杀人于无形。

之后练习《游鱼刀》废了很大力气,飞刀跟飞针的运气方法也不太相同,飞针是整个裹挟这一层血气,血气结合飞针的锋锐展现威力。飞刀则复杂的多,一方面要用血气通过飞刀激发出刀气,大大提高飞刀的威力,还要用血气催动飞刀打击目标,一心二用,对控制血气的要求极高。

用了两个多时辰,刘知易勉强掌握了《游鱼刀》的诀窍,用血气御刀,刀身上散发出凝聚不散的银白刀气,飞刀在空气中游动,就像一条白鱼在江河中游动,这大概就是游鱼刀名字的来源。

刘知易打算抓紧时间演练,然后下次碰到林教头的时候,拿来阴他一把。用实际行动告诉林教头,他现在有功有法,不复从前。

领悟了两门秘籍之后,方戎女马上把秘籍还了回去。

出去的是身材高挑,匀称的方戎女,进来的却是身形婀娜,柔软的林花。

“过几天殿试,郡主问你有没有兴趣打赌?”

刘知易摇头:“不赌了。今年的举子,我都不认识。我明天要回太学去,今天陪你走走。”

林花很乐意。

两人相互偎依,毫不避讳亲热的在王府里散步。

哪怕看到林教头,刘知易也毫不忌讳,甚至故意在林教头面前,牵着他女儿的小手。

可想而知,一场决斗在所难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