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穿越修仙的爹回来接我了 > 第59章 外乡人
项海葵稍作沉默, 反手将天狂竖在身后。
    这柄没节『操』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剑, 一路上都在蹦,一个不留神,它就要脱手而出。
    项海葵大踏步往前走:“前辈顶着一张我暗恋许多年的脸, 我还真有点儿把持不住呢。”
    走到他身边, 又与他擦肩而过,没理会他伸出的手。
    寒栖不见尴尬,稍牵唇角, 转身继续追着她:“我原身的相貌也不差的。”
    项海葵当初喜欢学长又不是看脸, 看脸的话,其实她更喜欢前老板那种精致高贵类型的, 不然也不会将他当爱豆模仿他的发型。
    “我考虑一下。”她说。
    “可以。”寒栖颔首, “但是不要考虑太久。”
    项海葵:“我也有个‘但是’。”
    寒栖摆出一切好商量的态度:“姑娘请讲。”
    项海葵非常不满, “您能不能不要再抢怪了?”
    寒栖:?
    项海葵简直要气死了,刚提升境界学会凝气成剑,摩拳擦掌的想要练练手,这斗鸡一直抢怪打。
    她的修为陡然拔高, 不先练一下, 待会儿怎么打boss?
    寒栖颇有些哭笑不得:“我只是……”
    项海葵当然知道他是展示一下自己的能力与保护欲。
    男人就这臭德行, 真像孔雀。
    不免又让她想起了前老板那个狗比, 也算一朵不一样的烟火了。
    ……
    小建木底部,项天晴尚未醒来,孟南亭正打坐,心腹突然现身, 带来一封信。
    他蹙着眉接过,看罢瞳孔一缩:“将大小姐带走……”
    并将雀迟附身的玉佩也给了心腹,且吩咐了一些事情。
    ……
    项海葵一路杀进去,现在的路家已经成了修罗场,到处都是人和妖兽的尸体。
    原先来路家天狂预警,她以为路家养了许多高阶修士,没想到全是一些怪兽。
    但这些怪兽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打着并不难。
    终于让她遇到一个厉害的,竟将空间隔离,一脚踏空之后,她像是落入了一片血海之中。
    “是之前帮着雀迟的山海族?”她点着足尖,立在血海上。
    一个怪笑传来:“山海鬼车族。”
    项海葵原本还不知道鬼车是什么,隐隐约约见到了他的原型,原来是一只九头鸟。
    不过这只九头鸟,有四个头明显和另外五个头不一样大,像是被砍掉后重新长出来新头。
    挥剑砍去,这血幕咕嘟咕嘟,将她的剑气悉数吸收。
    项海葵兴奋的目『露』疯狂之『色』,啊,总算碰到一个能打的了,来吧!
    她凝结道道剑气,正准备狂轰『乱』炸。
    突听见一声惨叫,周围的血海不见了,又回到了路家的花园。
    滚了一地的鸟头,鸟『毛』雪花片子似的落。
    项海葵愤怒的看向远处的寒栖,寒栖无辜的摇摇头。
    “项姑娘。”
    竟是阴长黎的声音。
    项海葵微微一讶,寻声抬起头,他站在房顶上。
    两片鳞拢着乌黑长发,穿一袭浅灰长衫,估计是刚出休眠期怕冷,披着一件白『色』的羽『毛』大氅,一派雍容华贵,已经丝毫看不出昨夜在树洞的狼狈。
    看样子,是他出手将九头鸟给撕碎了。
    得,睡过之后,连老板也成了孔雀。
    先前自己被揍到哭,没一个人帮忙,今天想亲手打个怪怎么这么难?
    而且这傻『逼』天狂是怎么回事,她冲锋陷阵打怪的时候,它宛如咸鱼。
    前老板一出现,它兴奋的像一条看到骨头的狗,狂摇尾巴。
    曾经项海葵以为自己可能会成为一代『逼』王,是她太天真了。
    现如今,天狂俨然对装『逼』兴趣不大。
    它是想让她成为“狗血女王”。
    项海葵定了定神,问:“您找到小白了?”
    阴长黎:“还没有,我感知到他是安全的,我想先回来向你……道个歉。”
    项海葵仰头看他。
    他说话时唇角自然上翘,眉目清朗,与从前一样。
    看来不只外在,心态也完全平复了。
    阴长黎收回看向她的目光,转望西北方向的小建木树:“你想要什么补偿?我去帮你杀了孟南亭,将路溪桥救回来,怎样?”
    小建木树此时正被一团绿『色』的雾气缭绕,他心情复杂。
    当初告诉路家老爷子,以双生子种合道果的“高人”,正是他阴长黎。
    阴长黎索要了路家半数财富不是重点,主要是算出自己与路家有缘。
    正如算出道辰与他也有缘一样。
    不知缘分是什么,便出手帮扶他们一把。
    阴长黎以为这缘分是和双生子的,没想到最终竟落在了小建木树身上。
    命运无常,不过如是。
    项海葵听了这话,莫名一肚子火:“前辈非得将所有交情,都用交易来解决么?”
    阴长黎刚转过视线看她,又见她红唇开开合合:“不过我确实需要。”
    她可不会为了所谓的骨气,就怄气说“不用你帮忙你滚吧。”
    阴长黎微微颔首,准备往高塔去。
    项海葵喊住他:“但不是现在,我要先去报仇,如果我打不过,前辈在帮忙……像十年前一样。”
    像十年前他训练她那会儿,扔她进怪物堆,他则在远处坐着喝茶。
    等她精疲力尽或者打不过时,将她捞走。
    她这样一说,阴长黎倏然有些『迷』怔,才短短十年,为何竟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他淡淡微笑:“可以。”
    项海葵提着剑准备去了,走了几步忽然想到:“啊!对了!阴前辈,我有件事儿和您说。”
    她用的不是传音。
    阴长黎:“嗯?”
    项海葵指着不远处的寒栖: “寒前辈跟了我一路,说他要上报给帝君,您是跟我双修才清醒的,让帝君抓我。”
    寒栖眉头一蹙。
    阴长黎同样沉了沉眸,看过去:“寒栖,你何时变得这么输不起了?”
    寒栖捏了下眉心,正要说话。
    项海葵抢先道:“这还不只,他还说他想娶我为妻,一个是要跟您比一比双修,一个是捏着我来对付您……”
    她叭叭叭将寒栖的话说了一遍。
    寒栖实在太能哔哔了,背的她好累。
    但是,关于『奶』狗老板那一段,她没有说,狗比老板可是很好面子的。
    阴长黎听着,原本微翘的嘴角又慢慢沉了下去。
    寒栖看向项海葵,拧起眉头:“我可不可以当做,姑娘做选择了?”
    项海葵摆摆手:“当然不是,我只是和他说清楚。”
    一听这话,阴长黎的眸光又冷了三分,直视她:“所以,你往后准备帮着他,来对付我?”
    项海葵摊手:“这不好说,真的,帝君太恐怖了,我真的怕。而且您也听见了,寒前辈开出的价码的确挺诱人。”
    阴长黎不辩神『色』,连连点头:“恩,这是你的自由,你随意。你要去助纣为虐,我也拦不住。”
    “其实你们的事情我不懂……”
    项海葵心道,反正都是一群高高在上不把人当人看的辣鸡。
    “我就一外乡人,对这世界没有任何归属感,也不想站什么队。出来混口饭吃不容易,谁让我活下去,给我的肉多,我就为谁卖命。”
    项海葵转身之前,做出请的手势,“现在我去救人,两位老板不妨列个待遇清单,相互比一比,谁给我的待遇好,我往后就跟着谁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