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穿越修仙的爹回来接我了 > 第89章 抉择( 天武神石。
完了。
    项海葵回魂之后, 偷瞄一眼阴长黎微微上翘的唇角, 便知血修罗完蛋了。
    先前还觉得他可怜,现在发现他可真是会花样作死。
    “小葵,你也瞧见了, 我没说错吧?”阴长黎扶了扶鬓边的鳞片, 淡淡道,“这些年来但凡他有一点儿觉悟,也不会困于心魔。”
    “你们聊你们的, 当我不存在, 不必与我客气。”血修罗得意的挑挑眉,继续吹唢呐。
    两人除非回房间开隔音禁制, 否则甭想摆脱他。
    但三更半夜, 项海葵不会和他进同一间房, 且锁死门禁。
    先前马车上,当阴长黎朝她的方向倾身时,她总是下意识的闪躲,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还时不时撩窗帘透气。
    似乎存在某种心理障碍, 不想与阴长黎待在同个密闭空间里。
    血修罗琢磨着, 两人的双修经历, 对于项海葵来说一定不怎么美好,甚至给她留下心里阴影。
    血修罗吹的是首阴气森森的曲子。
    像是平地刮起一阵阴风,项海葵浑身寒『毛』直竖。
    这种情况阴长黎不会再讲下去,他现在的心思, 肯定全放在收拾血修罗上。
    她准备回房睡觉:“我先……”
    阴长黎传音道:“咱们刚才说到哪里了?哦对,说到隔壁三千界最强的天人四族……”
    项海葵才刚挪了挪屁股,准备从石墩子上起身,闻言重新坐下。
    阴长黎不疾不徐地道:“天人四族各司其职,天女是首领,天工是工匠,天灵是脑子,天武是将士。”
    “当年隔壁三千界那位大佬,除了几柄神剑之外,不是还送了许多宝物么,其中有一块儿天武神石,是天武人用精气和鲜血浇灌养成的……”
    这些被誉为神之子、天生骁勇善战的天武人,没有入土而安的习俗。
    他们在寿元将尽时,会提前进入圈定好的山洞中。
    将自身溶解,悉数化为养分,滋养地脉。
    久而久之,地脉中将会形成一种拥有天武神力的矿石,取名天武神石。
    天武人每隔数千年,会将足够年份的矿石采出来,交由天工人为他们打造神兵,用来保护天人四族,以及维护三千界的稳定。
    阴长黎:“这是一个令人钦佩的种族,和我们世界的天族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项海葵认真听着,几乎快要忘记唢呐声。
    阴长黎继续道:“那位大佬带来的天武神石,号称石王,也就是神石中品质最为上乘的,极困难才会产出一块儿,以石王造出的神兵,唯有天武每一代的最强者才配拥有。”
    项海葵忙不迭道:“您瞧瞧,还说人家不是来扶贫的?”
    就算是扔来这些坑爹剑,大佬良心不安,想做出补偿,也不会拿出这种等级的宝贝吧?
    阴长黎笑了笑,道:“可对于我们的世界来说,这块儿天武神石不过一块儿废铁。”
    项海葵蹙眉:“怎么?”
    阴长黎:“哪怕当世第一铸器师,也无法将神石熔炼。”
    项海葵:……
    “后来,我与舒罗耶终于找到了熔炼之策。”阴长黎提及此事,眸光微微黯然,“然而,若不是为了熔炼它,舒罗耶也不会丢掉大半精气神,死在帝君手中。”
    原来这块儿石头最后落在小白亲爹手里,项海葵稍稍一寻思,突然明白过来。
    那件让帝君忌惮的神器,应是以天武神石打造而成的。
    “前辈,此事与我父亲可以看到异世界景象有关系?若是无关,您还是不要说了……”
    项海葵的神『色』逐渐凝重。
    关于神器,是阴长黎一直保守的秘密。
    是帝君和寒栖机关算尽都要得到的秘密。
    “有关系。”阴长黎端正了坐姿,静静看着她。
    他的目光有些晦暗不明,项海葵脑子里像是有根弦越绷越紧。
    他迟迟不语。
    她紧张到窒息。
    阴长黎却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转眸看向血修罗:“我二人聊多久,你就预备吹多久是不是?”
    血修罗心道忍不住了吧,点点头,继续吹。
    阴长黎烦不胜烦的模样:“小葵,咱们明日再说吧,提及故友舒罗耶,我心情不愉,静不下来,唢呐声吵的我愈发焦躁。”
    别啊,紧要关头,来什么且听下回分解啊?
    先前项海葵还能忍到明天,现在绝不可能。
    “前辈,您还有完没完了!”她恼火的瞪着血修罗,越看他越不顺眼,心道活该你被阴长黎欺负!
    她站起身的同时拉住阴长黎的衣袖,“走!咱们回我房里说去,隔音门禁启动之后,随便让他吹,不吹到咱俩分开他就是个孙子!”
    阴长黎被她连拉带拽着走出凉亭。
    走进项海葵房间之际,他转过头,朝墙头上的血修罗勾了勾唇角,以口型道:“多谢了,你的一小步,促成了我的一大步。”
    血修罗:……
    什么情况,好像没当成绊脚石,反倒成了垫脚石??
    ……
    房间里。
    项海葵端起窗下柜子上的油灯,摆于桌面。
    她和阴长黎隔着一张桌子,面对面坐着。
    金灵寸土寸金,驿馆别院的房间面积有限,门禁全部锁上之后,静悄悄的,她的呼吸便有些急促。
    血修罗并未看错,她的确有些排斥与阴长黎在同一个小空间内共处。
    在天命笔预示的未来梦里,她被按进洗澡水中窒息而亡。
    她最怕窒息。
    故而她对狭小密闭的空间,原本就有抵触心。
    而树洞双修那晚,阴长黎又险些将她掐死。
    虽说他早已解释过并非故意,但窒息的感觉是真实的。
    阴长黎了然于心,隔着幽幽烛火看向她,见她双手搁在桌面上,不停在捏自己的骨节。
    他想伸手过去,握住她的手,向前再跨一步。
    犹豫许久,那只蠢蠢欲动的手最终转为托腮。
    另一手则取出一支簪子,挑了挑灯芯,令屋内更明亮一些。
    阴长黎先开了口:“小葵,你之前不是说想随我学习辨别矿石的本事?”
    “嗯啊。”他一提,项海葵才想起来由于血修罗半路杀了出来,他还不曾答应。
    阴长黎苦恼着“哎”了一声:“我自然愿意,但我忽然想起,到时候你得跟着我在荒山地下钻来钻去,黑洞洞的,密不透风,你……”
    “我可以!我没问题!”项海葵连忙打断。
    想她狂化之路上,用蛟龙脑袋撞过多少次山啊。
    练就的这颗铁头倘若不拿来钻地挖矿,那将毫无意义。
    如此一想,顿时觉得呼吸顺畅起来,浑身充满了力量!
    阴长黎忍俊不禁,点头:“行,得空我教你。”
    项海葵赶紧应下,一声“多谢大老板”差点儿脱口而出。活泛过来之后,她催促:“现在没人打扰了,您接着说吧,那块儿天武神石,为何会和我爹能看到异世界有关系?”
    阴长黎陷入了短暂的沉默,目望眼前的灯火,逐渐失了神:“这要从我潜入冥界杀雀迟,被舒罗耶阻拦开始说起……”
    山海族战败,舒罗耶被剥夺天族太子之位时,阴长黎还是个少年。
    两人之间隔着重重岁数和阅历,能够成为挚友,是舒罗耶先挑中的阴长黎。
    那时候的阴长黎无论能力亦或眼界都还过于单薄,却有一个舒罗耶迫切需要的优点。
    他精通“矿石”。
    一个落魄的“山海贱民”,短短时间内靠挖矿积累了大量财富。
    舒罗耶想造兵器,正在研究那块儿来自异世界的天武神石。
    考量过他的品『性』之后,便向他下手了。
    拉拢他在冥界任职,成为十二宫主之一。
    数百年的考量,确定他乃同道中人之后,舒罗耶终于将天武神石拿了出来……
    …………
    “长黎,这就是天武神石。”舒罗耶掀开手中宝盒的盒盖。
    不过是个巴掌大的盒子,内里装着一块儿拳头大的黑『色』石头,普普通通,毫不起眼。
    “我想用它铸造一件神器。”舒罗耶抬头望着冥界暗红『色』的天。
    阴长黎打量着那块儿神石:“拿来对付帝君?”
    早些年舒罗耶一直在实验怎样剥离自身灵感,自身灵感强度,已经不如他弟弟了。
    舒罗耶摇头:“那未免太浪费。”
    阴长黎:“那是?”
    舒罗耶望向天空的目光逐渐悠远:“三界乌烟瘴气,是我天族之大过。而我天族这般模样,也不全是灵感的错。灵感虽让我们无欲,但无欲本该无求,而非冷血嗜杀,自负傲慢。”
    起初时,天族并不是这样的,居于上界,潜心修行,同时维持着人间和冥界的秩序。
    可不知从何时起,天族越来越傲慢,以高贵自居,自认是神的化身。
    到了他太祖父那一代帝君时,将各种族划分三六九等,自认天族第一等。
    祖父一代,则各种掠夺资源,压制各族。
    父亲时,开始掀起战争。
    他弟弟这位新帝君更是离谱,看不顺眼就灭族屠杀。
    “长久下来,这种观念已经深入每个天族人的骨子里……”舒罗耶垂下头,微微叹气,“那位自隔壁世界来此的前辈,手札里提过一个词,叫做‘夜郎自大’,我觉得我们天族就是夜郎,灭亡是迟早的事儿。”
    阴长黎将盒子里的天武神石取出来,握在手心里:“行了,你哪来那么多感慨,说正事儿,你想造什么神器?”
    舒罗耶:“我想打造一支神箭,可以穿透空间世界壁,在我们与异世界之间开辟一条空间隧道。天武神石来自隔壁三千界,进入虚空之后,应会被‘出生地’吸引,咱们与隔壁三千界,最有可能相通。”
    两边时间流速不同,但相通之后,经过一个漫长的融合期,时间差会越缩越小,最终一模一样。
    阴长黎微惊:“你是想将咱们的世界,并入三千界,成为三千大世界中的一员?”
    *
    听到这里时,项海葵也惊的坐起身。
    原来神器是支能打通两界空间隧道的箭。
    项海葵想不太深,听阴长黎的意思此界比三千世界落后,并入三千界,等同加入国际组织,不再闭关锁国,利大于弊。
    至少让天族人不再做井底之蛙,狂妄自大。
    她想起一件事:“您现在将和平寄希望于小白,一直说神器还不成熟,是不是神器出了什么问题?”
    “不是神器出了问题,是舒罗耶犹豫不定。”阴长黎『摸』了『摸』耳垂,“兹事体大,利弊明显,要冒极大的风险,最后舒罗耶决定交给天道来抉择,是继续偏居一隅,还是与大世界接轨。”
    项海葵不懂:“交给天道抉择?”
    难不成抽签?
    丢骰子?
    阴长黎道:“他嘱咐我,待那支箭完全造好之后,将箭丢入轮回境,让它转世轮回。非我世界之物,应回隔壁世界去了,若不再回来,便是天道不允。天道若允,兜兜转转,它必定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