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海葵也是这样想的, 瞥身畔的景然一眼:“这难道不算『逼』我出手?”
    又看向面前的父子俩, “他们好像不怎么配合,又跪又抖的,真让我连一点动手的欲望都没有。”
    也未免太小看她了, 她又不是那些山海大佬, 只要不被妖血控制的太厉害,还是分得清轻重缓急的。
    再想『乱』剑砍死这些垃圾,也必须忍住。
    更何况, 她现在动手的欲望确实不强烈。
    当年老板和师父给她做了集训, 就敢让她前往银沙对抗孟西楼,丝毫不带担心的。
    项海葵一直不懂他们的自信源自于哪里。
    是两人自恃教导有方, 是天狂足够强悍霸道, 还是她项海葵特别天赋异禀?
    都不是。
    真正的原因, 在老板和师父的眼睛里,压根儿就没有孟西楼这号人物。
    所以当她的敌人换成景然时,师父冒死也要来替她撑腰。
    仇人之所以会扎进眼睛里拔不出来,是因为难以战胜。
    今日再看他们, 无非一群可怜虫罢了。
    想想孟西楼, 败给一个人族小丫头时多么忿忿不平, 分/身到死都还没想明白输在哪里。
    他回来忙着闭关, 疗伤,着急复原之后再次下界收拾她。
    可等他出关之后,突然发现短短十几年间,外面的世界已经天翻地覆了。
    他会『露』出什么表情?
    她跑神的时间里, 孟家父子心头震『荡』。
    他们一直跪着,是因为之前被帝君抓了个正着,负罪之身,不敢不跪。
    被她一说,倒像是不想给帝君当试剑石,为天族和山海族的交锋做出牺牲,才故意跪着以消项海葵的怒火。
    “父亲?”孟南亭忍不住在帝君眼皮子底下传音,想让他爹拿个主意,要不要站起身挑衅一下项海葵。
    孟家主一步步失了方寸。
    此时不挑衅她,罪名就背上了。
    真挑衅她,将她触怒以后,后果又承受不起。
    幸好景然替他们解了围,却又说出令他们更恐惧的话:“本君没有『逼』你出剑的意思,你想杀就杀,赌约里的出剑,指的是你动手抢阵盘,不包括报仇。”
    他瞥一眼孟南亭,心中仍是有几分不舍的,好生栽培,是个好苗子,但是……“若你不想脏了自己的手,本君可以代劳。”
    孟家的气氛原本便乌云压顶了,此一刻更是狂风暴雨,摧枯拉朽。
    孟南亭慌忙叩拜:“帝君饶命!”
    他心中已有个估『摸』,帝君改了策略。
    两人之前毕竟有过一段情,帝君是想讨好她,用温情动摇她。
    他忙又朝项海葵叩拜,“项姑娘,之前是我有眼无珠,伤害了你,自知罪无可恕,但还请你看在舍妹的份上,饶我一命!”
    项海葵现在没工夫理会孟南亭,她看不懂景然想干什么。
    孟南亭还在说:“令尊一贯疼爱舍妹,等舍妹恢复身份,知是项姑娘杀了自己的哥哥,若找姑娘报仇,令尊夹在中间,相信会十分难做……”
    简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项海葵脸『色』骤冷,一记眼刀杀过去!
    手掌在剑匣上一拍,“咔咔”一阵响,院内原本出现的裂纹的灵砖,全部碎为齑粉。
    肃杀中,却听“嘭”一声,颅骨碎裂的声音!
    项海葵心头一震。
    竟是孟家主毫无征兆的出手了,一掌重重拍在孟南亭太阳『穴』上!
    孟南亭虽一直都有防备,可他的灵感与真气与他父亲一脉同源。
    他的护体真气甚至无法辨别,无法加以阻拦。
    很明显的弃车保帅,以孟南亭的头脑想得到,也隐有预感会被推出来送死,可他仍是怀着一丝侥幸的。
    毕竟……是父子啊。
    即使没有这份侥幸,他也不能躲避。
    不然,遭殃的就是他那没有一丁点家族背景的母亲了。
    倒下时,他看向孟家主,眼神里没有吃惊和伤心,反而有种恳求。
    孟家主读懂了他的要求,以眼神答应下来:我会善待你母亲。
    等孟南亭没了气息,孟家主面容痛苦,似乎在拼命隐忍:“项姑娘,小女下凡之后的所有计划,皆是出自这逆子之手,不知这个交代你可还满意?”
    项海葵许久不言。
    她好像有些明白为何项天晴满心都是父亲,生怕自己分薄了这份父爱的原因了。
    心情愈发烦躁,她看向景然。
    这贱人既想讨好她,又想『乱』她心神,双管齐下,稳赚不亏。
    孟南亭死不足惜,险些搞死路溪桥,还将她暗算至重伤。
    若非如此她也不会被迫与老板双修,更不会发生后来的事情。
    但相比之下,她更厌烦景然这幅拿人生命当棋子的态度!
    妖血逐渐在她体内沸腾,再待下去她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她一咬牙,果断提起剑匣转身大步走出孟家。
    “小葵。”景然转身追她。
    项海葵徒步往王宫方向走。
    景然追上去:“我带你来报仇,你非但不开心,反倒还恼上我了?”
    项海葵目『色』如冰。
    景然又道:“我派人去查雀迟的行踪了,这只朱厌,我来杀。”
    “当初是你收买他,让他临阵倒戈刺伤我师父,害我师父被囚的吧?”项海葵的步伐越来越快,几乎快成一道影子,“好歹也为你立下过汗马功劳,怎就突然不念一点旧情了?”
    “当然是为了你。”
    “啊,是吗?可他之前又保护了我师父,我现在并不是很想杀他了。”
    “小葵,我不想再看你和拼命的样子了,我们……重新来过好不好?”
    他这话说的突兀,低沉又缓慢,透着微微的不自然。
    项海葵脚步一滞,耳畔风声停歇。
    景然绕来她身前,本想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但她锐利似剑,触之必伤:“我可以同你约法三章,你将阵盘和宝物还给我,我单独放你师父出来,了却你的心愿。”
    项海葵蹙眉。
    他提条件:“你只需答应我,从此和阴长黎、你师父划清界限,安心留在我身边,我可以既往不咎。”
    “你既往不咎?”项海葵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是,我既往不咎。”景然重复一遍。
    项海葵简直要被他气笑:“你也别帮我报仇了,我的头号仇人就是你,不如你先捅自己几刀,我再考虑要不要接受你的既往不咎?”
    她一贯咄咄『逼』人,景然早有心里准备:“小葵,我做出这个决定,经历了许多你无法理解的……”
    “那就别为难自己好吗?”项海葵打断他,“也放过我吧,我可不想对你感恩戴德!”
    景然气的手抖,极力维持着自己的耐『性』:“你想让我‘同感’你,你又何曾‘同感’过我?我一再告诉你,那件关于我天族全族的神器,根本让我没得选择……”
    项海葵再一次打断:“假设你将王位让给白星现,神器就会立刻原地消失,小白也会比你这个帝君做的更好,你会让吗?”
    景然道:“这种假设你不觉得无聊?”
    项海葵坚持:“回答我。”
    景然沉着脸不语。
    项海葵:“你看,你连犹豫都不犹豫。”
    景然耐『性』渐失:“你说你这是不是无理取闹?我有权位之心,有何不对?”
    “没有什么不对,你直接说出‘老子就是要做这三界霸主,要这天下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我项海葵心中再不服,也敬你是个大老爷们!”
    她冷酷的回望他,“所以,别再试图让我理解你的‘身不由己’了。不是我无法理解,是这世上根本没有那么多身不由己。又当又立的,你他妈恶心谁呢?!”
    再有心理准备,景然也无法忍受这样的羞辱:“你不要太得寸进尺!”
    “帝君不必在我这块儿臭石头身上浪费时间了,你这比草还轻贱的‘真心’打动不了我。”项海葵理也不理,毫不留恋的绕过他继续走,“不如打起精神打败我,喂我吃颗能将我搞失忆的『药』,更适合你的作风!”
    景然绷着脸看着她远去的背影,飘逸的长裙将她的身形衬托的更加纤瘦。
    就是这样一个瘦弱的女人,背着最沉重的剑,说着最恶毒的话,有着最冷硬的心。
    如此敬酒不吃吃罚酒,得不到命运的偏爱,纯属活该!
    可以,那便如她所愿。
    “项海葵你听好了,路是你自己选的,往后莫又要怪在本君身上!”
    项海葵大步向前走,背对着他竖起中指。
    ……
    回到王宫,飞上金莲,项海葵立刻开始打坐,却久久无法沉静下来。
    孟家走这一趟的确令她心浮气躁了不少。
    而连日来都处于烦躁中的景然,却盘膝闭目,神情淡然。
    他在分|身。
    通常修为九品以上才能修炼出分|身,而在同一时间内,分|身与本体只能『操』控一个。
    但像他和阴长黎这种境界,基本可以同时『操』控。
    分|身悄然离体,流星般划过夜空,再一次落在孟家大门外。
    *
    人间,金灵王都别院。
    今晚天气极是闷燥,项天晴抱着一个冰枕来到院外,隔着拱门看向院子坐着的项衡。
    犹豫片刻,她走进去:“爹,您又在担心妹妹了?”
    项衡微微怔,被阴长黎点拨后,他近来时常反省自己对小葵的态度,同时也担心她此行在外的安全,时常跑神。
    项衡回过头慈爱的看向她:“还没休息?”
    项天晴不说话,穿过院子走进他房里,将枕头换成自己这几日做成的寒冰枕。
    她之前外出寻找师父时,项海葵曾回来过。
    等她找到师父回来,项海葵已经走了。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避开她。
    而父亲近来则时常锁着眉头,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项天晴克制住自己,挥去脑海里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时至今日她已有所感悟,从前的她眼界和心胸的确是狭隘了点儿。
    那是因为她自小生活在银沙城,从来不曾外出过。
    在她的世界里只有父亲和师兄们,他们是她生命中所有『色』彩。
    尤其是父亲,替她拔魔毒,抚养她长大,血雨腥风里用身躯牢牢护住她,待她眼珠子似的疼爱。
    她被惯坏了。
    身为养女,她害怕项海葵这个亲生的回来之后,自己会从天上星变为脚下泥,难道不是人之常情吗?
    何况她再小家子气也是搁在心里,又没对项海葵干过什么坏事儿。
    反倒是项海葵,一句话就令她和父亲之间产生了隔阂。
    “爹,您早些休息。”换好枕头,项天晴便要走了。
    项衡忍不住又提起她不爱听的话题:“小晴,你还是一点都不肯相信,是吗?”
    项天晴停下脚步:“不是。”
    之前她被绑去路家,发生了一连串的变故,等醒来时金灵大『乱』,路家也倒台了。
    她稀里糊涂了一段时日,慢慢对项海葵之前“污蔑”她的话信了几分。
    她可能真是上界转世来的。
    “但即使这些全是事实,项海葵说她在‘未来梦’里看到我亲手杀了您,一定是假的!”项天晴最怒不过这一处,成为她和父亲之间抹不去的隔阂!
    项海葵绝对是故意的,九十九句真话里掺这一句假话,假话便成了真话,令父亲对此深信不疑。
    她成了“杀害”父亲的凶手,背上了一辈子都无法再洗脱的罪名。
    莫须有的罪名!
    “小晴,其实也并不是不可能吧。”父女俩相依为命许多年,若非此事,项衡都不知道原来自己这个温柔到略显怯弱的女儿骨子里竟是如此固执,“爹从前魔毒容易发作,每次闭关不是都要交代你,若我控不住自己,你必须……”
    “我答应下来,仅仅是想您安心闭关罢了,您还真信了?”
    项天晴听见这话,满腹心酸委屈,“您去将整个人间屠成炼狱,试试我会不会对您动手?”
    说着哽咽起来,她闭上嘴扭头走人。
    项衡越喊她,她走的越快。
    哎,这两个女儿真令他头痛。
    项衡禁不住想,倘若换成两个儿子,或者一儿一女,是不是就没那么多事儿了?
    他是个直『性』子,真不擅长去猜女儿家的小心思。
    别说女儿了,从前他连妻子为何突然沉默、生气都『摸』不着头脑。
    项天晴离开别院,去往郊外的剑道院。
    刚出城没走多远,项天晴凝神屏息,手慢慢『摸』上剑柄:“谁?”
    行道两侧的树林太过安静。
    不,夜风之下,树叶竟纹丝不动!
    拔剑的同时项天晴厉喝:“出来!”
    “女儿。”忽地一个声音林间深处传了出来。
    项天晴刚锁定方位,那人已近在眼前,正是孟家主的分|身。
    下界时间不长的情况下,天族不必附身人族,孟家主依然是本尊的模样。
    项天晴没有一丝印象,但他这声“女儿”喊的她心头一颤。
    她慌着想躲,完全不想面对。
    但才刚转身逃离,孟家主好似幽灵一般,突地出现在她前方,挡住她的去路:“南亭说你应该都知道了,既是如此,为何见到为父,竟想着躲开?”
    “对不起,我并不认识前辈。”项天晴攥紧剑柄,努力平复情绪。
    莫要混『乱』,她只需记得自己是项天晴,项衡才是她的父亲。
    她已经转世了,原本就是项天晴,这是事实。
    其余一切皆与她无关。
    孟家主很不满她的态度:“那你也不记得你大哥孟西楼了吗?他为了你身受重伤……”
    项天晴心里打了个突,回忆起疼爱自己的大师兄,忍不住想要问问他的近况。
    但再一想孟西楼待在父亲身边的目的,又恨的牙痒。
    项天晴正欲驳斥面前之人,让他哪儿来的滚回哪儿去,却听一阵脚步“沙沙”,一抹黑影从暗处徐徐走了出来。
    男人披着一件带帽的斗篷,乌发从斗篷里倾泻出来,却难以窥见容貌。
    他的声音低沉沙哑:“少些废话。”
    “是。”孟家主惶恐着朝他躬身。
    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令项天晴皱了皱眉头。
    待他走近,瞧见他『露』出帽檐外的下颚弧线,她瞳孔紧缩:“景师兄?!”
    孟家主忙喝止:“不得无礼,快来拜见帝君!”
    “帝君?”项天晴脑海里没有概念。
    “项天晴,本君需要你去做一件事情。”景然抬起手,掌心里有一根类似鱼刺的利器。
    鱼骨刺朝她飞过去,定在她面前的半空中。
    “女儿,项海葵如今身在天界,她手中的剑匣秘宝,装满了山海囚徒的阵盘。”孟家主私下里传音解释。
    这番话不好当着帝君的面说。
    阴长黎迟迟不现身,山海族不见动静,项海葵又难对付,整个天族人心惶惶,草木皆兵。
    说到底,是因为当年和山海族的战争爆发的太过突然。
    天族损失惨重,人才断层的厉害,顶端只剩下帝君和独孤壑两人顶着。
    独孤壑又是个不靠谱的莽夫,上次私自下界去找戚隐决斗,至今未归,越来越靠不住。
    若不然,帝君也不会重用寒栖和他背后的人族势力。
    眼下帝君要么心里没谱,要么希望万无一失,决定对项衡下手了。
    今日项海葵来一趟孟家,孟南亭提了下项衡都令她失了分寸。
    可见愚孝是她致命的弱点。
    控制住项衡,阵盘基本到手一半。
    此事难就难在项衡同样不是一个省油的灯。虽无心计,却骁勇善战,『性』格刚烈,天生自带“天狂”。
    帝君虽还保留着人族的容貌,却早已彻底恢复天族肉身,此番分|身下界,修为不足真身两成,想在人间活抓项衡基本没戏。
    若项衡宁为玉碎,便起不到筹码的作用,更会将海葵激怒。
    万幸项衡身边有一个项天晴。
    孟家主叮嘱:“女儿,你趁项衡不防备时,将此物刺入项衡……”
    他话未说完,项天晴挥剑便朝那鱼骨刺砍去!
    “锵”的一声,鱼骨刺被砍中时闪出一道强光,项天晴反被击飞十数丈,剑也脱手而出。
    她倒地时吐了一口血,落在红纱裙上并不明显。
    她立刻起身,五指一抓将剑吸了回来,愤怒的指向他们:“你们做梦去吧,休想伤害我爹!”
    自知敌不过二人,她迅速扔出一道惊雷符,拔腿朝向王都城门方向疾奔。
    希望惊雷符能够引来巡城卫,而她则要赶回去通知项衡。
    孟家主愣了愣,平素柔弱乖巧的女儿,转世之后竟被项衡教导成这幅模样?
    他并不追,拱手询问帝君:“您看……?”
    天族转世为人族之后,不是谁都可以像帝君一样说觉醒便觉醒。
    连他都没办法让灵感相连的亲生女儿记起前尘。
    帝君应该可以。
    景然朝项天晴的方向伸出手,掌心蕴起一颗金『色』光球。
    “去!”光球自他手心飞出。
    项天晴被光球击中后背,“啊”的惊叫一声,瞬间全身麻痹。
    无法抗衡这股入侵的力量,她意识海内如同决了堤,过往记忆狂涌奔腾。
    “女儿?”孟家主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声。
    项天晴一双美眸睁的极大,整个人抖若筛糠。
    是真的。
    原来项海葵没有撒谎,都是真的!
    人间活一世,她自以为的一切努力,竟全是被安排好了的,更是她点头同意的……
    过了许久,项天晴才脸『色』惨白的回过头,颤着嗓音喊道:“父亲……”
    随后目光不由自主的移去景然身上,倏就感受到了他身上强大的灵感威压。
    从未见过帝君,却是帝君无疑。
    项天晴禁不住双腿发软,“噗通”跪下了。